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未來5年GDP維持6.5%年增長率?中國的下一步:「供給側」結構調整

2016/04/07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Corbis/ 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發展論壇沒有討論習近平主席正在採取的重拳打擊高層腐敗行動。許多人說這妨礙了經濟決策,降低了GDP增長。

文:Martin Feldstein(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國家經濟研究局榮譽主席、1982—1984 年雷根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

我剛剛從北京返回。我在北京呆了一周,與中國官員會談,還參加了中國發展論壇。中國發展論壇是一年一度的中國和國外高級官員和頂級企業高管會議。中國政府剛剛發布了十三五規劃,官員們急切地想解釋它對中國未來的意義。

儘管這一最新的規劃包含一份看似無窮無盡的具體的項目和目標清單,但今年的主要新主題是「供給側結構調整」,這個詞包括了範圍甚廣的一系列旨在提振經濟增長和生活水平的政策。「供給側」一詞意在將這些政策與傳統的「需求側」措施(已經將目標對準增強經濟活動的寬鬆的貨幣和略微擴大的財政赤字)相區別。

在供給側政策清單上名列前茅的是消滅一些國有企業和鋼鐵和煤炭行業的過剩產能。這意味著要分流400萬工人,相當於中國勞動力數量的0.5%左右。規劃成立了一個特別基金,為失業者提供幫助。專家認為還需要更大規模的裁員;但當局起步十分謹慎,以觀察政策效果和監控公眾反應。

中國還將讓數百萬人從生產率低下的農村地區流向數十個新城市,並提出了興建50座新機場和數千英里新公路和鐵路的宏偉計劃。當局還提出了「一帶一路」計劃,該計劃將通過中國的金融援助和資源開發連接中國和亞洲、中亞乃至歐洲各部分的港口、鐵路和高速公路。外交政策的目標是擴大中國在該地區內外的影響力。「一帶一路」計劃還將提供出口一些中國過剩工業產能的機會。

此外,官員意欲通過研發刺激創新,包括降低高科技企業的稅率。稅收改革還將把中國的增值稅擴大到服務業。而金融改革將取消銀行存貸款利率限制。

與此同時,關於中國的新外匯機制存在重大認識混亂。近幾年來,人民幣相對美元貶值導致與中國產品競爭的美國企業怨聲載道。但自2010年以來,人民幣相對其他發達國家貨幣也升值了25%。當局承諾讓市場決定匯率,並且沒有理由認為人民幣會繼續下跌。但官員仍然報告人民幣相對美元的波動,因為他們擔心強調相對於一攬子貨幣的匯率管理意味著兌美元進一步下跌,這一預期將增加資本外流。

改善環境的政策也是未來五年政府日程的重點。公眾渴望獲得更清潔的空氣、河流和土地。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政府將採取新監管措施,並創造「綠色債券」為環境修復和低碳能源資源提供融資。中國汽車企業被鼓勵製造混合動力汽車,政府也警告外國汽車公司,如果不遵守規定,將採取措施降低它們的市場份額。

改善生活質量還需要增提高中國消費者所購買的產品質量。在中國發展論壇上,一位政府部長指出,去年100萬中國出境遊客刷信用卡購買了價值大約10億美元國內買不到的商品(並且諷刺地指出了其中一些歐洲和美國品牌實際上為中國製造)。

中國仍是一個低收入國家,人均GDP只有14,000美元,相當於美國的四分之一。儘管北京和上海相對繁榮,但中國仍存在大量貧窮。具有啟發性的是,為了實現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消滅貧窮的目標,將需要讓貧窮人口減少5500萬人,為此,貧窮線被劃定在一年354美元,每天還不到1美元。

中國公司債務水平高企可能成為金融動蕩的來源,儘管一些官員強調他們並不擔心。政府數據表明,銀行債務與GDP之比已經兩倍於美國水平。更令人擔心的是,不良貸款比例之高可能已經非常危險。

但即使這一比例比官方數字更高,中國的壞帳問題與西方也大不相同。中國最大的公司債務人是國有企業,而它們的債權人是國有銀行。因此解決壞帳意味著將損失從國有銀行轉移給政府。而由於政府債務相對較低——約為GDP的17%——因此政府吸收這些損失並不困難。如有必要,政府還能處理地方政府在中央當局的鼓勵下在2008和2009年增加的過多債務。

中國發展論壇沒有討論習近平主席正在採取的重拳打擊高層腐敗行動。許多人說這妨礙了經濟決策,降低了GDP增長。論壇也沒有討論廣泛存在的意識形態左傾,這可能威脅到財產權利,導致資本因為個人尋求財富安全而外流。

但儘管中國依然是一個複雜的謎題,當局仍顯然在追求市場改革,試圖在未來5年維持6.5%或以上的真實年增長率,實現中共在2010年提出的2020年實質人均收入翻一番的目標。如果這一目標沒有實現,不能說是中國政府沒有採取措施。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中國的下一個日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林佳賢

專題下則文章:

揭穿美國的民粹主義敘事:該負責的不是低工資的墨西哥工人或太聰明的中國人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