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美國新總統的外交挑戰:中東、北韓、中國⋯⋯誰最棘手?

2016/04/05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們希望競爭美國總統的所有候選人都有迎接他們將要面臨的(無論長期還是意外)挑戰的能力。

文:Christopher R. Hill(負責東亞事務的美國前助理國務卿,現為丹佛大學Korbel國際研究學院院長,著有《前哨:美國外交前沿的生活》)

當美國新總統2017年1月開始工作時,有些明顯的外交事務已經在等待之中——其中有些事務比其他更有耐心。其中有些長期問題不需要介紹:北韓及其核野心、中國及其全球野心、俄羅斯及其惡毒野心,當然還有中東及其不正常的野心。

但迎接新總統的危機往往出乎所有人預料之外。當小布希(George W. Bush)2001年宣誓就任時,他本想增加國防開支、部署反導系統並解除幾項長期多邊武器控制義務。但事實卻恰恰相反,小布希政府所面臨的問題完全出乎預料,其中包括阿富汗和伊拉克問題,在接下來的8年中一直困擾著小布希政府。

下一任政府就職時同樣的情況也可能發生。脫穎而出的有幾種可能性。

以沙烏地阿拉伯為例。對任何密切關注中東地區持續動盪、特別是眾多重要民主國家持續衰落和極端暴力逐漸興起的人而言,沙烏地王國爆發嚴重危機並不是黑天鵝事件。黑天鵝阿拉伯在克服政治弱點方面一直表現出極強的韌性,往往利用其可觀的石油收入出錢平息事端並保留龐大的王室家族作為穩定的重要來源。

這樣的穩定可能繼續下去,但其確定性正在逐步遞減。隨著油價長期低迷和新的石油來源(比方說伊朗)即將投產,沙烏地人將會發現用財政儲備解決問題不再像過去那樣毫無困難。

可以肯定,按照多數國家的標準,沙烏地的財政儲備非常龐大;但其牢騷滿腹的公眾願望也同樣龐大,更不要說地區問題持續惡化以及沙烏地政權感到必須加緊努力——上述努力往往涉及到財政方面——來抵制伊朗日益增長的地區影響力。隨著另一位高齡君主沙爾曼國王的上台,沙烏地在今天極化而激進的中東清算的日子可能會很快到來。

再有就是土耳其。過去,這股關鍵的地區勢力常年遭受經濟危機、多次爆發惡性通膨並偶爾發生軍事政變,雖然有些政變非常殘酷,但在許多土耳其人看來卻是遠離衰弱的中間偏左和中間偏右政府的喘息之機。而且,儘管存在著經濟和政治領域的障礙,但部分因為希望加入歐盟的雄心,土耳其依然成功樹立了一種積極的形象。這個國家似乎總是希望比成就更大,但它在西方國家眼中一直被視為可靠的盟友和夥伴。

今天,無論是因為「新鄂圖曼主義」抑或僅僅是有伊斯蘭傾向的小氣的獨裁者老掉牙的令人討厭的治理(總統艾爾多安),土耳其已經進入到不止一份觀察名單。土耳其一直偷偷摸摸地干預中東政治,這種干預既缺乏一致性條理也不甚清晰。

起初,土耳其似乎支持敘利亞總統阿薩德領導的阿拉維派,其後又轉變立場加入遜尼派阿拉伯國家聯盟,參與了迄今為止消滅阿薩德的災難性努力。與此同時,土耳其與其動蕩的庫德族少數民族之間的長期問題因為艾爾多安試圖強制庫德族人就範而出現報復性反彈,艾爾多安曾採用同樣的手段對付眾多國內對手,以及媒體和民間社會組織。

土耳其的內政局面不斷惡化,而且該國的深刻分歧(反映了其根深蒂固的歷史和社會分界線)在一個似乎無法靠人格魅力贏得除追隨者以外任何人的總統領導下,沒有任何跡象表明能夠出現緩和。解決敘利亞危機無疑會為土耳其提供幫助,尤其因為土耳其是敘利亞混亂所產生難民的主要目的地;但土耳其人必須思考的治理缺陷影響深遠。土耳其人可以(像以前多次那樣)度過目前的困境,並保持國家的團結和目的。或者它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

那些頑固的長期危機也可能再次出現。但它們可能會造成程度和內容不同的危機。

北韓就是這樣一個例子。該國現任領導人金正恩的危險程度似乎遠超其父金正日、或其祖父金日成。當然,北韓政權威脅對其鄰國發動戰爭的傾向並非自「金氏3.0」始。歸根結底,他的祖父於1950年實際挑起了朝鮮戰爭。但金正恩的魯莽,再加上他建造可發射型核武器的不懈努力,可能將北韓問題推到新總統議程排名靠前的位置。

最後,還有中國問題。對很多美國人而言,中國所造成的威脅在於其實力。事實上,中國真正令人擔憂的並不是實力,而是其早期遺留的弱點,這些弱點可能讓這個國家——以及其他很多依賴於它經濟表現的人——陷入危機。

人們希望競爭美國總統的所有候選人都有迎接他們將要面臨的(無論長期還是意外)挑戰的能力。在某些情況下,坦率地講,這樣的希望可能非常不現實。無論如何,現實都不允許我們犯錯誤。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意料之中的美國意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斯里蘭卡總理:我們通過貿易將人民帶出貧困,但自由貿易卻被視為「洪水猛獸」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