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美國開國元勳設計的制度框架,能否約束「美國墨索里尼」的自戀式權力欲?

2016/06/1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國建國之初,麥迪遜(James Madison)和其他開國元勳發現,領導人和追隨者都不是天使,必須通過制度設計加強約束。

文:Joseph S. Nye(哈佛大學教授,著有《美國世紀是否結束?》)

一股轉向更大極權的趨勢似乎正在全世界蔓延。普亭(Vladimir Putin)成功地利用民族主義收緊了他對俄羅斯的控制,並且似乎還很受民眾支持。習近平被認為是自毛澤東以來最強力的中國領導人,主持著越來越多的關鍵決策委員會。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最近把總理換成了更適合他集中行政權力的人。更有一些評論家擔心,如果川普(Donald Trump)贏得11月美國總統大選,有可能成為「美國墨索里尼」(American Mussolini)。

權力的濫用和人類歷史一樣久遠。聖經告訴我們,大衛擊敗歌利亞並在隨後成為國王勾引了拔示巴,並故意把她的丈夫派上戰場送死。領導力包括權力的使用,而阿克頓勳爵(Lord Acton)有一句名言,權力產生腐敗。但權力乃是讓人們按照你的意圖行事的能力,沒有權力,領導人無從領導。

哈佛大學心理學家麥克柯蘭德(David C. McClelland)曾經用動機把人分為三類。最關注把事情做得更好的人有「成就需求」。最注重和他人的友好關係的人有「結盟需求」。最關注影響他人的人有「權力需求」。

第三類人便是最有效的領導人,這又讓我們回到阿克頓勳爵。但權力本身無所謂好壞。就像食譜中的卡路里,太少導致虛弱,太多導致肥胖。心智成熟和訓練是遏制自戀式權力欲(narcissistic lust for power)的重要方法,合適的制度則是獲得正確平衡的關鍵。道德和權力可以相輔相成。

但道德也可以間接用來增加權力。馬基維利(Niccolò Machiavelli)論述過道德對領導人的重要性,但主要是在可見地表現品德高尚的印象能吸引追隨者的層面展開。品德高尚的面貌是領導人軟實力或通過吸引而不是脅迫或收買,來讓人按照他的意圖行事的能力的重要來源。事實上,對馬基維利來說,君主的高尚品德應該僅僅是顯眼的,而從來不真實。「我甚至敢斷言,如果他具備並一貫地實踐所有這些美德,它們是有害的,而貌似具備它們很有用處。」

馬基維利還強調當領導人面臨與吸引力的軟實力權衡時,脅迫和收買的硬實力的重要性,「受到愛戴取決於他的臣民,而受到畏懼取決於他自己。」馬基維利相信,當你必須做出選擇時,最好是被畏懼而不是受愛戴。但他也明白,畏懼和愛戴不是反義詞,愛戴的反義詞-憎恨-對於領導人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義大利文藝復興城邦的無政府世界比今天的民主國家更暴力、更危險,但馬基維利的建議的要素對於現代領導人來說仍然十分重要。除了獅子的勇氣,馬基維利狐狸的戰略欺騙。脫離了現實主義的理想主義很難改變世界,但我們在評價現代民主領導人時,應該同時考慮馬基維利和阿克頓公爵。我們應該尋找和支持具備自我克制並且實現和結盟需求不亞於權力需求的領導人。

但除了領導人的道德,阿克頓困境還有另一個角度:追隨者的要求。領導力是領導人的個性、追隨者的要求以及它們之間的互動環境的結合。擔心國家地位的俄羅斯群眾;關注橫行的腐敗的中國人民;在種族和宗教上陷入分裂的土耳其人口:這些因素形成了有利於具備權力需求心理的領導人的環境。類似地,為了滿足他的自戀式權力需求,川普通過巧妙地操縱電視新聞節目和社交媒體放大了部分人口的不滿。

制度的關鍵重要性就在這裡。在美國建國之初,麥迪遜(James Madison)和其他開國元勳發現,領導人和追隨者都不是天使,必須通過制度設計加強約束。從他們對羅馬帝國的研究中發現,為了防止凱撒式的自負領導人崛起,需要制度框架來分割權力,實現派系之間的互相制衡。麥迪遜對可能出現「美國墨索里尼」的解決辦法是一個制度制衡系統,確保美國不會重蹈1922年義大利-或今天的俄羅斯、中國或土耳其-的覆轍。

美國開國元勳著力解決了我們希望我們的領導人多麼強力的困境。他們的答案是設計保護自由而不是政府效率最大化的制度。許多評論家抱怨制度的衰變,而其他人認為變革-比如真人秀和社交媒體的興起-影響了公共討論的質量。今年晚些時候,我們或許可以看到美國開國元勳所涉及的權力和領導力框架到底有多大的韌性。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我們想要強力領導人嗎?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技術悲觀派意識到:「創新」本身並不會提高生活水平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