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世界應該從委內瑞拉的墮落中學到什麼?

2016/07/0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Ricardo Hausmann(委內瑞拉經濟學家、哈佛大學國際發展中心主任)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指責經濟學家沒有預測到這場災難、為預防災難開出錯誤藥方,以及在災難發生後沒能解決災難已經成為時尚。對新經濟思維的呼喚延綿不絕——並且不無道理。但全新的東西未必好,而好的東西未必新。

中國文化大革命50週年提醒我們當正統被一股腦兒打到時會發生什麼。委內瑞拉當前的災難則是又一次提醒:這個理應富庶的國家正在遭遇全世界最深刻的衰退、最高的通膨和最糟糕的社會指標惡化。委內瑞拉公民坐擁世界第一大石油儲量,卻生活在名副其實的飢餓中,因為缺乏食物和藥品而垂死掙扎。

委內瑞拉惡性通膨、經濟崩潰 民眾缺糧搶糧、以物易物

儘管災難仍在發酵,但委內瑞拉曾經贏得過聯合國糧農組織、拉丁美洲經濟委員會(Economic Commission for Latin America)、英國工黨黨魁科賓(Jeremy Corbyn)、前巴西總統盧拉、美國經濟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和其他人的讚賞。

那麼,世界應該從委內瑞拉的墮落中學到什麼?簡言之,委內瑞拉是拒絕承認經濟基本面的危險的最佳寫照。

其中一個基本面是以下思想:要實現社會目標,最好利用——而不是抑制——市場。畢竟,從根本上說,市場只不過是自我組織的一種形式,其中每個人都試圖通過做對其他人有價值的事賺取生活資料。在大部分國家,人們購買食物、肥皂和廁紙都不會像在委內瑞拉那樣引起國家政策噩夢。

但設想你不喜歡市場所​​產生的結果。標準經濟學理論認為你可以通過對某些交易課稅來影響市場——比如溫室氣體排放稅,或者可以向某些特定群體提供錢,而同時繼續讓市場做好自己的事。

相反的傳統可以追溯到聖湯馬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認為價格應該是「公平」的。經濟學已經證明,這是個壞思想,因為價格是一個信息系統,它為供給者和顧客提供決定生產或購買多少的激勵。讓價格「公平」會導致這一功能喪失,讓經濟陷入持續短缺。

在委內瑞拉,公平成本和價格法農民不種地的原因之一。出於這一原因,農產品生產企業紛紛倒閉更一般地看,價格管制創造了讓商品流入黑市的激勵。結果,價格管制制度世界最全面的委內瑞拉,通貨膨脹也是世界最高——並因此導致需要越來愈多的警力抓捕囤積居奇的零售經理甚至關閉邊境以防走私。

固定價格是一條短命的死胡同。補貼商品以使價格保持低於成本的水平可以維持較長時間。

這些所謂的暗補馬上就可能造成巨大的經濟混亂。在委內瑞拉,汽油和電力補貼超過了教育和衛生預算之和;匯率補貼也自成體系。在委內瑞拉,最低日薪勉強可以購買半磅(227克)牛肉或12個雞蛋,或1,000升汽油或5,100千瓦時電力——足以夠一個小鎮使用。用在黑市上出售1美元的所得,你可以以官方匯率​​買到100多美元。

在這樣的背景下,你不可能以官方價格買到食品或美元。此外,由於政府無法向供應商支付必要的補貼以保持低價,產出因此崩潰,委內瑞拉的電力和醫療等部門就是如此。

暗補還具有累退性質,因為富人消費多於窮人——從而獲得了更多的補貼。這凸顯出舊的正統觀念:如果你想改變市場結果,最好用現金明補。

另一個傳統智慧是,創造正確的激勵結構並確保必要的知識運營國有企業是十分困難的。因此,國家應該只保留戰略性部門或市場失靈部門的少數企業。

委內瑞拉無視這一智慧,大肆進行國有化徵收。特別是,2006年前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獲得連任後,徵收了農場、超市、銀行、電信、電力、石油生產和服務企業以及生產鋼鐵水泥、咖啡、酸奶、洗滌劑甚至玻璃瓶的製造企業。所有這些部門的生產率無不出現暴跌。

政府經常難以平衡收支,導致過度負債和金融問題。但財政審慎卻是正統經濟學原理中最常受到抨擊的內容。但委內瑞拉表明了當審慎被拋棄、財政信息被列為國家秘密時會發生什麼。

委內瑞拉在2004—2013年石油繁榮時期將外部債務擴大了四倍,而沒有為蕭條期做好儲備。2013年,委內瑞拉的肆意借貸導致國際資本市場對它關閉,促使當局轉向印鈔機。這導致委內瑞拉貨幣在過去三年裡跌去98%的價值。2014年石油價格下跌時,委內瑞拉根本無力抵禦衝擊,國內產量和進口能力都出現暴跌,於是引發了目前的災難。

正統反映了沉痛的歷史教訓——它是我們認為的真理的總和。但並非所有都真理。進步需要認識錯誤,而認識錯誤需要異類思維。但當行動和結果之間有長時間延遲時,學習就變得十分困難,就像在淋浴時控制水溫那樣。當反應時間很慢時,探索異類就是必不可少的,但也不可不慎。當正統被拋諸腦後時,你得到的將是中國文化大革命——以及眼下的委內瑞拉。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過於異類,反受其害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希臘前財長:為什麼歐盟鎮壓希臘的「雅典之春」後,我還支持「留歐」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