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不平等性」簡史:在美國,民粹主義是歧視移民和合法種族隔離得以維持的基礎

2016/08/04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國家很容易發生民粹主義起義,特別是當不平等性加劇的時候。但這類起義的歷史記錄應該讓我們停下來。

文:J. Bradford DeLong(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教授、國家經濟研究局副研究員)

柏克萊經濟學家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最近在里斯本發表了關於不平等性(inequality)的講話這番講話體現了作為經濟理論學者的優點之一。和我一樣,艾肯格林欣然接受每一種狀態的複雜性,避免為了追求概念的明晰性而過度簡化。這一傾向是因為想要比通過簡單的模型所能了解的程度更多地解釋世界。

對艾肯格林來說,在不平等性這個話題上,他發現在過去250年中有六大主要(first-order)過程在起作用。

首先是1750年到1850年間英國收入分配的擴大,英國工業革命所產生的收益流向了城市和鄉村中產階級,而不是城市和鄉村窮人。

其次是1750年到1975年間,收入分配在全球也呈現出擴大之勢,一些地區實現了來自工業和後工業科技的收益,而另一些地區沒有。比如,1800年,美國購買力平價兩倍於中國;到1975年,已是中國的30倍。

第三個過程被稱為第一全球化時代,即1850年到1914年全球北方生活水平和勞動生產率趨同期。其間,5,000萬人離開擁擠的農業歐洲,尋找資源豐富的新居所。他們將制度、科技和資本帶到了新的定居地,歐洲和這些新經濟體的工資差異從100%左右下降到25%。

這大體上和1870年到1914年間的鍍金時代重合,全球北方呈現出國內不平等性加劇,因為企業家精神、工業化和金融操縱將新收益大多引向了最富裕家庭。

鍍金時代的不平等性在全球北方的社會民主時期,即1930年到1980年間大幅扭轉,其間對富人課稅的增加幫助支付了政府福利和計劃。但隨後的最後階段把我們帶到了現在,經濟政策選擇在此導致全球北方收益分配的擴大,進入了一個新鍍金時代

艾肯格林的影響不平等性的六大過程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但我想再加上六個過程。

首先,一些地區絕對貧困頑固地存在著,儘管自1980年以來取得了了不起的總體減貧工作。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學者羅伊(Ananya Roy)指出,絕對貧困人群被剝奪了機會和改變地位的途徑。他們缺少哲學家以撒柏林(Isaiah Berlin)所謂的「積極自由」,即自我實現的禀賦,以及「消極自由」,即在行動路徑中避免障礙的自由。從這個角度講,不平等性不但是財富分配不公,也是自由分配不公。

其次是十九世紀世界諸多地區廢除奴隸制,隨之而來的是第三個過程,即全球等級限制——種族、民族、性別等——隨時間而放鬆,就連一些富有之人也因為這些限制而失去了使用機會。

第四個過程包括中國最近高增長的兩代人和印度高增長的一代人,他們是1975年以來全球財富趨同的重要支撐因素。

第五個過程是複利動態,它通過有利的政治安排讓富人在不實際創造任何新財富的情況下從經濟中獲利。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觀察到,這一過程可能在我們的過去起到了一定作用,並且必定會在我們的未來起到更大的作用。

現在,我為何要從認識經濟理論的複雜性開始應該已經相當清楚了。這一複雜性意味著任何對我們的政治經濟的調整都應該基於可靠的社會科學,並由真正為人民利益服務的民選領導人來引導。

強調複雜性讓我來到了影響不平等性的最後一個因素——也許是最重要的因素:民粹主義動員。民主國家很容易發生民粹主義起義,特別是當不平等性加劇的時候。但這類起義的歷史記錄應該讓我們停下來。

在法國,民粹主義動員在第三共和國期間產生了一位皇帝——拿破崙三世(Napoléon III),他在1851年領導了一場政變——並顛覆了民選政​​府。在美國,民粹主義動員是歧視移民和合法種族隔離時代得以維持的基礎。

在中歐,民粹主義動員推動了打著無產階級國際主義旗號的帝國主義征服。在蘇聯,民粹主義動員幫助列寧鞏固了權力,其所造成的可怕後果只有納粹恐怖方有過之,而納粹掌權也是憑藉民粹主義浪潮。

建設性民粹主義不平等性應對政策較少,但它們顯然應該得到提及。在一些例子中,民粹主義幫助擴大了特許權;帶來了累進所得稅和社會保險;構建了實體和人力資本;開放了經濟;讓充分就業成為重點;並鼓勵了移民。

歷史教導我們,後面那幾種不平等性的應對之道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不幸的是——並且在過度簡化的風險之下——我們常常不能汲取歷史的教訓。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不)平等性簡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逃離希拉蕊與川普的政治集團對抗,我們需要「綠色」布列敦森林體系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