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拜強森的反革命結果所賜,整個民族突然發現自己被送回一個死去的時代

2016/08/02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強森推翻自己先前說法的能力足以啟發逃脫大師胡迪尼(Harry Houdini)。如果歐盟成功改革,而英國經濟問題深化,那麼一切堅固無比的東西——特別是強森的歐洲懷疑論——都可能煙消雲散。

文:Mark Leonard(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主任)

如果歷史重複自己——先是悲劇,然後是鬧劇——那麼下一個出場的是強森(Boris Johnson)。強森是一位將現時代矛盾表現得淋漓盡致的百變政客。他是生於1%特權家族的護民官;他是一位鼓吹關閉邊境的移民之子;他是想要顛覆政治秩序的保守黨;他是一位嘲笑專家的博學之士;他是偶爾將黑人稱為「黑小孩」的世界大同論者。強森在葬送英國的歐洲未來方面無出其右者;但他的八面玲瓏又可能成為它的救世主。

在被任命為外交大臣的首次公開露臉中,強森比較了英國脫歐公投和法國大革命。他在法國大使館國慶日慶典上歡呼雀躍地將公投稱為「一次針對令人窒息的官僚主義舊體制的偉大的群眾起義,這個體制的民主特徵早已難以辨別。」引起一片噓聲。

但英國脫歐公投-及其重建昔日英國的許諾-與其說是革命,不如說是反革命。強森及其脫歐派同道更像是顛覆法蘭西共和國、重建君主制的拿破崙三世(Napoléon III),而不是丹東(Georges Jacques Danton)或羅伯斯比(Maximilien de Robespierre)。

如果說有人可以宣稱代表了1789年的進步理想的話,也是歐盟。歐盟政治家和官員將模糊的自由、平等、博愛三位一體塑造為一個實在:涵蓋了從床頭到車間的各種權利和規則的80,000頁法律。而這些規則的實施幫助一波又一波的國家-從希臘和西班牙到愛沙尼亞和波蘭-擺脫專制,走向民主。

歐盟推動了一場各國如何共存的革命——推進個體權利、國際法和主權集合。其變革力量來自未來成員資格承諾、輸出歐洲價值觀的「周邊政策」及其為全球機構建設和效仿性地區融合所提供的便利。

如今,拜反革命結果所賜,歐盟俱樂部正在解體而不是成長。歐盟沒有在重塑世界形象,而是擔心輸出混亂而不是輸入價值觀的鄰國。互相依存導致而不是結束了歐洲內部衝突。歐洲概念也成為整個大陸的政治反對焦點。

事實上,對於當今歐洲來說,最麻煩的事情不是英國脫歐,而是剩餘27國的脆弱性和離心離德,歐洲民主共識已經蒸發殆盡。英國脫歐陣營引導了廣泛存在的重建昔日確定性而非樹立新權利的渴望。而新政治力量利用改變政治局面的公投作為人民和自私的精英之間的鬥爭,以此利用所有成員國都在面對的經濟不安全、文化焦慮和政治疏離。

英國公投後的經濟和政治陣痛,將讓其他歐盟成員國在進行成員資格投票前三思而後行。但不要搞錯了:歐盟絕對已經進入了解體時代。緩慢地滑向不可治理與解體一樣糟糕。

一些歐盟決定已經在受到國家公投的挑戰,如匈牙利總理奧班(Orbán Viktor)計劃就難民配額進行公投。在法國,所謂的派遣勞務指令(Posted Workers Dircetive,允許雇主向借調人員支付不高於所在國最低工資的薪酬)也許得不到實施。而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也在改變一些有利項目,比如與加拿大的自由貿易協議。

新挑戰無不將歐盟分裂為更小的團體,而不是將歐盟綁在一起。歐元造成南北分裂;烏克蘭和難民危機造成東西分裂。

親歐派需要戰勝不滿的根源,並反思歐洲理想的表達形式。歐盟是基於一個機械的概念——互相依存能減少衝突。歐盟希望將歐洲的生產方式聯繫在一起-首先是通過歐洲煤鋼共同體,後來是通過共同市場和歐元-以此讓歐洲國家實現緊密團結,彼此之間的戰爭永遠消弭。

誠然,創造了大量財富之後,如今歐洲爆發戰爭基本上已經難以想像。但不可否認的是,反對相互依存-不管是通過歐盟、自由遷徙還是恐怖主義-的力量仍然存在。

要想拯救歐盟,歐洲領導人必須專注於讓人們感到相互依存的安全性。這意味著將自由遷徙的經濟收益中拿出一些重新分配給承擔自由遷徙負擔的國家;強化外部邊境控制和反恐合作;確保增加歐元區一體化和移民的靈活性;以及回歸歐盟機構的最高使命是捍衛歐洲民族國家而不是發展自身權力的概念。

英國脫歐危機給了其餘歐盟成員國一次反思歐洲工程的機會。如果成功,英國最終還會想要重新加入。

當然,這絕非英國脫歐派及其其他地區的盟友想要的結果。他們可以成功解散歐盟,但他們不可能實現重建昨日世界的承諾,更不用說建設更美好的未來了。事實上,他們可能在不經意間摧毀人民最珍視的歐洲一體化的好處。

支持英國脫歐的選民也許並不同意馬克思論拿破崙三世的反革命的話:「整個民族,想像著它已經通過一場革命而為自己注入了加速的運動力量,突然發現自己被送回了一個死去的時代。」他們發現他們所顛覆的並不是舊制度的苛政,而是「通過數百年的鬥爭從它手中獲得的讓步。」

強森的政治異裝最後的面目也許正是如此。如果英國陷入嚴重衰退,無法兌現脫歐陣營的承諾,許多選民可能寧可留在單一市場乃至歐盟本身。如此大轉變對於大部分脫歐陣營來說是不可能的,對他們來說,主權之夢壓倒了經濟崩潰的威脅。但強森在文化上與歐洲很融洽,有時候似乎與他所領導的脫歐陣營才是矛盾體。

強森推翻自己先前說法的能力足以啟發逃脫大師胡迪尼(Harry Houdini)。如果歐盟成功改革,而英國經濟問題深化,那麼一切堅固無比的東西-特別是強森的歐洲懷疑論-都可能煙消雲散。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反革命鮑里斯·約翰遜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外交政策需要兩大黨,不能只有一個主流政黨和另一個極端邊緣政黨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