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美國外交政策需要兩大黨,不能只有一個主流政黨和另一個極端邊緣政黨

2016/08/0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Christopher R. Hill(負責東亞事務的美國前助理國務卿,現為丹佛大學Korbel國際研究學院院長,著有《前哨:美國外交前沿的生活》)

已經漫長動蕩的美國總統競選活動無疑將在未來幾個月變得更加動盪,因為現在正式選定的兩黨候選人已經開始了11月的大選對抗。但特別是在外交政策領域,選民將面臨明確的選擇。

民主黨提名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承諾將繼續現有外交政策。希拉蕊內閣將仍然是美國朋友和盟國熱情的合作夥伴,也將明確告訴美國的對手美國外交政策的大致宗旨不會改變。實用主義(Pragmatism)指導下植根於實力的現行美國外交政策,數十年來在確保和平和穩定方面總體來看是成功的。

隨著川普(Donald Trump)的提名,共和黨方面的情況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但候選人僅僅是次要問題——即老大黨本身迅速轉型的表象,共和黨的轉型對國內和國外受眾都是一種令人困惑的現象。

共和黨機構整個初選階段都在搥胸頓足,疑惑像川普成為候選人的情況是如何發生的。比如,2016年3月,代表形形色色外交政策觀點的數百名共和黨顧問簽署了一封公開信反對川普。雖然在得到川普支持他們觀點的「保證」後,這些顧問中有些人可能會在今年秋天支持他,但絕大多數仍然會反對川普。

共和黨產生的總統候選人極端看淡美國前景,以至於認為美國已經陷入深淵而且可能永遠無法自拔。雖然全世界仍然期待美國英明的國際領導,但正式確認川普提名的克里夫蘭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所展現的卻僅僅是恐懼和厭惡。

共和黨大會上川普講話最引人注目的內容是攻擊上一屆共和黨政府。他形容小布希(George W. Bush)是希拉蕊在各類國外糾葛中的同謀,包括戰爭和比戰爭更糟的貿易協議的簽署。

但在整個講話過程中,川普卻從未提到餘下的共和黨162年歷史。林肯(Abraham Lincoln)?他算什麼。修建川普口中破敗不堪的州際公路體系的戰鬥英雄兼總統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將軍?從來沒聽說過。共和黨代表似乎對這樣的遺漏毫不在意,反而在川普每次發出咄咄逼人的攻擊和世界末日的警告時興奮地咆哮。

在贏得初選之前很少有人重視從未擔任過公職的電視真人秀明星川普。現在他卻已經成為共和黨的名義黨魁和總統競選的旗手。究竟是怎樣走到現在這一步?

現代共和黨守護神雷根(Ronald Reagan)曾說與其說政府解決問題,還不如說是它問題的製造者,這樣的宣言體現了從那以後成為共和黨烙印的基本的反政府態度。現在無法擺脫的諷刺是任何競選公職的共和黨人只想盡快廢除政府,而不是實際為政府服務。因此,難怪共和黨選民提名的候選人從未在政府擔任過任何職務。

上述反政府觀點的唯一例外一直是國防。但即使在這個問題上,共和黨也已經改變了態度。川普已經表示他將無視美國的北約義務、拋棄全球治理機構並將與他國談判視為背叛美國立場,而不是雙向磋商。

但如果共和黨外交機構真想了解像川普這樣的候選人來源於何處,那麼老大黨的黨員應當好好審視一下隊伍中某些人的言行。即使今天沒有給予川普實際支持,但經常呼籲在全球動盪地區單方面使用武力的布特(Max Boot)等人為川普鋪平了道路。還有些人在他將民事政策分歧演變為個人偏見攻擊的下流選戰中為他提供了幫助。

據民意調查機構和專家預測,川普很有可能11月選舉中告負。如果過去八年共和黨未能進行調整,也許再過四年或八年能夠完成這項任務。希望他們能取得成功。美國民主——以及美國外交政策——至少需要兩大政黨,不能只有一個主流政黨而另一個極端邊緣化。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美國外交政策的失敗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不平等性」簡史:在美國,民粹主義是歧視移民和合法種族隔離得以維持的基礎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