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中東的悲劇雙城記:誰是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戰爭狂人?

2016/11/04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有戰鬥各方能夠想像到戰後未來的模樣,停火才有可能可行。當未來大局已定時,沒人希望自己成為最後一個死在戰鬥中的人。

文:Christopher R. Hill(負責東亞事務的美國前助理國務卿,現為丹佛大學Korbel 國際研究學院院長,著有《前哨:美國外交前沿的生活》)

中東的悲劇雙城記-敘利亞的阿勒頗(Aleppo)和伊拉克的摩蘇爾(Mosul)-表明該地區乃至整個國際社會從根本上缺少共識國際秩序中的秩序缺位大大加深了結束衝突這一任務的複雜性。

當敘利亞的流血衝突終於結束時,不會有勝利大遊行,也不會有全民宣洩。更有可能的是,將出現一個這樣的政治安排,敘利亞保持當前邊界,但國內實施區域自治以體現多樣性以及-至少是暫時地-各個種族和宗教派系的互不信任。沒人會感到高興。公民國家的基本條件根本不具備,也沒有能夠賴以建立社會共識或法治的制度基礎。

在這些寬泛的原則建立起來之前,戰爭永遠不會真正結束。停火效果最好——以及維持最長——的時候是戰鬥各方終於明白,獲得全體國際社會一致同意的一系列原則是決定敘利亞未來基礎的時候。

敘利亞戰爭是地區內前所未有的。黎巴嫩內戰比它更長,從1975年一直打到1990年,死傷和難民人數與敘利亞戰爭相當,而當一切說盡做盡時,也許不成功的停火協議數量也會相當。敘利亞內戰尚不及可怕的黎巴嫩內戰長度的一半;但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戰鬥各方已經厭倦了打仗。

敘利亞內戰對國際社會的影響也許比黎巴嫩內戰更大,因為它的全球衝擊力更強。一開始,難民潮被周邊國家所容納,特別是約旦、黎巴嫩、土耳其甚至伊拉克。但很快難民開始流向​​歐洲和其他地方,導致距離衝突萬里之遙的國家也出現政治緊張。規模巨大的難民集團跨過一個又一個歐洲國家邊境,成為一個引起這個全球化時代的大量歐洲人憤怒的隱喻。

在敘利亞問題上缺乏國際共識,這體現在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遲遲無法就如何應對形成一致上,它導致了局勢不斷惡化。中東國家(它們似乎對國際體係不抱任何信心)一直在支持戰爭,俄羅斯更是直接參與戰鬥,在這樣的情況下,敘利亞危機不斷深化。

俄羅斯的干預站在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一邊,因此還導致了美俄關係的進一步扭曲,從而影響到世界其他地區的安全。到目前為止,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仍未找到能夠結束戰鬥的可行方法。

我們期盼有一天凱瑞和拉夫羅夫能夠一起走出談判室,向全世界宣布他們就一系列原則形成了一致,可以根據這些原則指引敘利亞的未來,並能夠讓國際社會的其他成員以及戰鬥各方之間達成共識。只有戰鬥各方能夠想像到戰後未來的模樣,停火才有可能可行。當未來大局已定時,沒人希望自己成為最後一個死在戰鬥中的人。

在摩蘇爾,戰鬥不屬於內戰。在敘利亞,必須在戰鬥各方間進行權衡,但在摩蘇爾,打擊所謂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的戰鬥是一場殲滅戰。此外,與俄羅斯和敘利亞在阿勒頗的攻勢不同,伊拉克阿拉伯人和庫德人及其美國顧問們很有可能需要好幾個月時間運籌帷幄以保證成功,然後再開打。

但形勢已經十分清楚,摩蘇爾行動的意義遠遠不止於清除「伊斯蘭國」。根據摩蘇爾戰鬥的結束方式,我們可以了解伊拉克將成為一個多宗派國家還是一系列宗派和種族飛地的集合。遜尼派對加入什葉派佔多數的巴格達政府絲毫不感興趣,即使伊軍(以及庫爾德人)在打擊「伊斯蘭國」的戰鬥中扮演著最重要的角色。

好像伊拉克國內的遜尼派-什葉派分裂問題還不夠棘手似的,現在又出現了一個更深刻、甚至問題更大的裂痕——土耳其與其自身身份和外部劃定的邊界的鬥爭。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發表了殺傷力極大的講話,說他的國家不會屈從於有100年歷史的與伊拉克尼尼微省之間的南部邊界,這大大增加了土耳其在伊拉克恢復過程中扮演角色的能力的複雜性。

長期以來,阿拉伯人一直深深地懷疑土耳其人想要的絕不只是保護在衝突中佔少數的土耳其人和遜尼派阿拉伯人。如今,艾爾多安確認了這一懷疑,也為伊拉克暴力升級創造了條件。

阿勒頗和摩蘇爾戰鬥如何結束將有助於釐清未來任務。但在俄羅斯、美國、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和其他相關方(歐洲,有人在家嗎?)能夠形成一系列原則共識,引導中東走向和平之前,殺戮還將繼續。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戰爭狂人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會出什麼問題?在國內,最大的風險是「資產價格暴跌」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