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川普的三個外交挑戰:唯一可以遏制中國的國家就是中國,但美國必須與俄羅斯做交易

2016/11/12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沒有衰落。川普最緊迫的外交政策任務是調整他的口風,向盟友和其他人保證我們仍將繼續充當自由世界秩序的核心角色。

文:Joseph S. Nye, Jr.(哈佛大學教授,著有《美國世紀是否結束?》)

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戰中,當選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對構成自由世界秩序基礎的聯盟和機構提出了質疑,但他並未提出具體的新政策。也許他的勝利所引出的最重要的問題是:始於二戰結束的漫長的全球化階段是否實質終結?

未必如此。即使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和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TIP)等貿易協定失敗、全球化速度減慢,技術仍然在推動生態、政治和社會全球化——以氣候變化、跨國恐怖主義和移民等形式——不管川普是否喜歡。世界秩序不僅只限於經濟,而美國仍然是它的核心。

美國人常常誤解我們在世界中的地位。我們在凱旋主義(triumphalism)和衰落主義(declinism)之間搖擺。1957年蘇聯發射人造衛星後,我們認為我們衰落了。20世紀80年代,我們認為日本人有十英尺那麼高。2008年大衰退後,許多美國人錯誤地認為中國已經比美國更加強大。

儘管川普在選戰中大放厥詞,但美國並未衰落。拜移民所賜,美國是唯一一個到本世紀中葉仍不需擔心人口下降的主要發達國家;其能源進口依賴正在下降而不是升高;它站在影響本世紀的重要技術發明的最前沿(生物、奈米、資訊等);它的大學名列世界前茅。

許多重要問題將擠爆川普的外交政策日程,但其中一些問題最為重要——即與中國和俄羅斯的大國關係,以及中東動盪。強大的美軍仍是解決所有這三個問題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保持歐洲和東亞軍事平衡是美國影響力的重要源泉,但川普有一點是對的:控制民族主義人民組成的中東國家的內政將導致失敗。

中東

中東正在經歷一系列複雜的革命,這些革命源於人為劃定的後殖民地時代邊界線、宗教派系鬥爭、以及聯合國開發規劃署的《阿拉伯人道發展報告》(Arab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s)中所描述的現代化遲遲無法實現。由此導致的動盪可能會持續數十年,並將繼續培養激進聖戰恐怖主義。歐洲在法國大革命後動蕩了25年,外部勢力的軍事干預只能讓局面更加糟糕。

但是,即使中東能源進口有所減少,美國仍不能放棄中東,因為美國在以色列、核不擴散、人權等問題上都有重大利益。敘利亞內戰不僅僅是一場人道災難;它也正在動搖整個地區和歐洲。美國無法忽視這些情況,但其政策應該是遏制,是通過推進和強化我們的盟友影響結果,而不是直接軍事控制,後者成本既高,還可能適得其反。

中國

相反,亞洲地區力量平衡使我們在那裡大受歡迎。中國的崛起​​讓印度、日本、越南和其他國家日益擔心。管理(managing)中國的全球崛起是本世紀外交政策的重大挑戰之一,美國跨黨派的「融合但保證」(integrate but insure)雙軌戰略——美國邀請中國加入自由世界秩序,同時重申與日本的安全條約——仍然是正確方針。

一個世紀前,德國崛起(到1900年時已經超越英國)所引起的恐慌促成了1914年的大災難,與此不同的是,中國在總力量上尚無法超越美國。即使其經濟總量到2030年或2040年超越美國,其人均收入(per capita income,衡量經濟成熟度的更好指標)仍將落後。此外,中國的軍事「硬實力」和吸引力「軟實力」也無法與美國並駕齊驅。李光耀曾說,只要美國保持開放並吸引世界人才,中國將「讓你發財」但不會取代美國。

出於這些原因,美國不需要遏制中國的政策。唯一一個可以遏制中國的國家就是中國。當中國與掀起鄰國的領土衝突時,它就遏制了它自己。美國需要開展東南亞經濟項目,重申其與日本和南韓的聯盟關係,並繼續改善與印度的關係。

俄羅斯

最後是俄羅斯,這是一個衰落中的國家,但其核武庫仍足以摧毀美國——從而仍然是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潛在威脅。俄羅斯幾乎完全依賴能源資源收入,屬於「單一作物經濟」,機構腐敗,人口和衛生問題積重難返。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對鄰國和中東的干預,及其針對美國和其他國家的網路攻擊,雖然本意是讓俄羅斯看上去重新強大起來,但從長期看只能讓俄羅斯的長期前景更加惡化。不過,在短期,衰落的國家常常會更多地冒險,因此變得更加危險——1914年的奧匈帝國即是明證。

這就形成了一個政治兩難。一方面,抵禦普亭對1945年後自有秩序禁止國家動用武力從鄰國攫取領土的規定的踐踏十分重要。與此同時,川普正確地提出要避免完全孤立一個在諸多方面——包括核安全、核不擴散、反恐、北冰洋以及伊朗和阿富汗等地區問題——與美國利益重疊的國家。金融和能源制裁是威懾的必要條件;但美國必須與俄羅斯做交易,這樣才有利於我們的一些真正的利益。掀起新冷戰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美國沒有衰落。川普最緊迫的外交政策任務是調整他的口風,向盟友和其他人保證我們仍將繼續充當自由世界秩序的核心角色。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唐納德·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挑戰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專題下則文章:

為復興美國經濟提高利率?這真是一個壞主意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