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俄羅斯對2016美國大選的介入是一個分水嶺,明年即將大選的西方國家多留意

2016/12/14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Joseph S. Nye(哈佛大學教授,著有《美國世紀是否結束?》)

據報導,11月初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曾親自致電與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警告其不要針對美國總統大選發動網路攻擊。而上個月,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詹姆斯・克萊珀(James Clapper)和國土安全部長傑・強森(Jeh Johnson)則公開指責某些俄羅斯最高級別官員利用網路攻擊來「干擾美國大選進程」。

在回顧11月8日大選的過程中,並無確切證據表明駭客曾入侵投票機或其他選舉機制。但是在涉及100萬票的三個關鍵州投票中,一些觀察家認為俄羅斯對該政治程序的網路干預可能已經產生了重大影響。

俄羅斯的這種行為在將來能否被遏制這取決於由誰出手,以及遏制的對象是什麼。

諷刺的是,阻止各國發動網路行動甚至比阻止它們使用更高級別的武力更困難。但遭到「網路珍珠港」這類突襲的威脅或許是被誇大了。雖然電力或通信等關鍵基礎設施相對脆弱,但各主要國家都會受到相互依存關係的掣肘。而美國也已明確表示,遏制行動不僅限於網路報復(儘管這是可能的),還可能選擇任何工具-從公開指責羞辱到經濟制裁,再到核武器-來打擊其他部門。

美國以及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其他國家都已同意將武裝衝突的相關法則適用於網路空間。一場網路行動是否被視為武裝攻擊並非取決於使用何種工具,而是其所造成的後果。它必須導致財產損失或人員傷亡。

但如何阻止那些不等同於武裝進攻的行動呢?其中存在一些灰色地帶,比如某些目標(例如自由的政治程序)雖然重要,但其戰略重要性的表現方式卻與電網或金融系統不一樣。摧毀後者可能會破壞生命財產;對前者的干涉則威脅著深層次的政治價值觀。

2015年,一個聯合國政府專家組(包括美國、俄羅斯、中國和大多數具備強大網路實力的國家)就一個在和平時期不得攻擊民用設施的規範上達成了一致。這個協議隨後在2015年11月G20土耳其峰會上被簽署通過。誰知剛過一個月,烏克蘭電網就遭到了一個匿名網路攻擊,一些分析師懷疑俄羅斯政府針對烏克蘭的合成戰爭中使用了網路武器。如果此事屬實,就意味著俄羅斯違反了自身剛剛簽署的協議。

但是如何解釋俄羅斯在美國大選中的行為呢?據美國官員說,俄羅斯情報機構入侵了民主黨官員的電子郵件帳戶,並在整個選舉進程中持續透露材料給維基解密網站,從而確保不斷有關於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負面新聞曝光。

這種所謂俄羅斯對民主黨總統大選的破壞行動落入一個灰色地帶,可以解釋為針對希拉蕊2010年提出的網路「自由議程」所發動的宣傳戰,或是俄羅斯官員為她抨擊普亭2012年競選總統的言論而做出報復。但無論動機為何,這看起來像一種扭曲美國政治進程的行動——也正是在人們未來想要遏制的那種非致命性政治威脅。

歐巴馬政府曾試圖於將網路攻擊按照其嚴重性劃分等級,但依然未能理清這些這些模糊的灰色地帶。今年歐巴馬有點手足無措,不知道應該更多地考慮利用網路手段,還是採取類似制裁等跨部門應對措施。但政府擔心這些措施本身可能就會對選舉造成干擾。因此在投票前八天,美國通過三年前建立的一條連接了兩國減少核風險中心(Nuclear Risk Reduction Center)的熱線-專責處理重大網路事件-向俄羅斯發出了停止干涉選舉的警告。

因為俄羅斯駭客活動似乎已經減少或停止,歐巴馬政府將該警告視為一次成功的威懾行動。但一些批評者則認為俄羅斯人已經實現了其主要目的。

大選結束後三個星期,政府表示對美國選舉基礎架構的整體完整性依然充滿信心,從網路安全的角度看,選舉是自由和公平的。但美國情報官員依然在調查更宏觀的俄羅斯信息戰的影響,其中關於希拉蕊的虛假報導似乎試圖左右選民。同時許多假新聞都始發於今日俄羅斯(RT News)和俄羅斯衛星網(Sputnik)這兩家受政府資助的俄羅斯媒體。那麼這應該被視為傳統宣傳戰還是某些新生事物?

一些評論家認為,俄羅斯官方對2016年美國大選進程的介入程度相當過分,不應被視為一種可容忍的灰色地帶行為。這些批評者敦促歐巴馬政府進一步指明始作俑者,更充分地公開披露美國情報部門掌握的俄羅斯行動情況,並對確認涉事的高級俄羅斯官員實施財務和旅行制裁。然而其他美國官員卻不願意披露用於收集這些情況的情報手段,並擔心衝突升級。

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大選的介入是一個分水嶺。鑑於一些西方民主國家也即將舉行重要選舉,分析人士將密切關注克里姆林宮會從中吸取什麼樣的經驗教訓。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克里姆林宮與美國大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
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不必為自由貿易哀悼:如果我們把經濟管理好,新的貿易協定完全是多餘的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