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言論自由和假新聞:謠言如何傷害民主體制?

2017/01/12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Jessica Gresko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Peter Singer(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生物倫理學教授,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應用哲學與公共倫理中心榮譽教授)

去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一周前,有人在推特上發帖稱,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是一個戀童癖集團的核心成員。有人通過社交媒體不斷散播謠言,還有一位右翼脫口秀節目主持人亞歷克斯・瓊斯(Alex Jones)反復指控她參與虐待兒童,還指控她的競選主席約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參與撒旦的邪惡儀式。在一段YouTube影片中(後來被刪除),瓊斯提到希拉蕊親手謀殺、切碎和強姦的所有兒童。」這段影片在大選前四天被上傳至網路,並被觀看超過400,000次。

維基解密發布的電子郵件顯示,波德斯塔有時會去華盛頓特區一家名叫彗星乒乓(Comet Ping Pong)的比薩餐廳就餐。顯然因為這個原因,兒童性集團的指控就聚焦這座比薩餐廳,並採用了「#比薩門」的主題標籤。旨在散播某類信息的機器人程序大肆轉發上述指控——給人留下的印像是很多民眾都在嚴肅探討「比薩門」。令人吃驚的是,麥可・佛林(Michael Flynn)將軍也轉發了這則推特,而這位將軍很快就將成為當選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國家安全顧問。

即使在川普勝選後——雖然謊言被《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所拆穿——這則故事仍然繼續傳播。彗星乒乓餐廳經常接到辱罵、往往還帶有威脅意味的騷擾電話。當餐廳經理向華盛頓警方求助時,他被告知謠言是受到憲法保護的言論。

埃德加・韋爾奇(Edgar Welch)是一位把聖經經文紋在背上的基督徒,也是瓊斯的忠實聽眾之一。2016年12月4日,他從家鄉北卡羅來納驅車350英里抵達彗星乒乓餐廳,隨身攜帶突擊步槍、左輪手槍和刀具。他讓客人和工作人員離開後搜查被認為藏在隧道裡的受到奴役的兒童。他用突擊步槍至少射擊一次,目的是打開一扇被鎖住的房門。在沒有找到孩子後,他向警方投降。

虛假消息——即精心包裝、看似來自嚴肅新聞網站的「主動誤導」——對民主制度構成了嚴重威脅。還有一些不那麼荒謬的例子,其中包括以色列國防部長核威脅的虛假報告,誤導其巴基斯坦同行轉發了這份報告,並警告以色列——巴基斯坦同樣是有核國。

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在美國大選剛剛結束時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承認了謠言對民主自由的威脅。無論假新聞是否導致希拉蕊在總統大選中落敗,它顯然可以導致候選人選舉失利,並破壞國際關係。謠言也違背了民主體制賴以存在的一個基本前提:即選民可以在完全知情的情況下選擇候選人。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規定「國會不應制定任何法律……限制言論或新聞自由……”。到1919年,最高法院對上述條款的解釋已經樹立了國會只有在構成「明確且現實威脅」的情況下才能對言論進行限制的原則。

這一立場在路易斯・布蘭迪斯(Louis Brandeis)對1927年惠特尼訴加利福尼亞案表達部分贊同意見後進一步得以強化,這或許是美國法官對言論自由最有力的支持。布蘭迪斯將言論和集會自由形容為「有效民主所必須的職能」。他呼籲民眾「勇敢、自力更生,對民選政府流程貫徹自由和無畏理性的能力抱有完全的信任。」

在這樣的基礎上,如果某一言論構成明確而現實的威脅,並在此基礎上滿足啟動限制規定需要滿足的條件,那麼上述言論必須造成直接的損害,以至於充分探討言論內容的任何可能性都被預先排除。布蘭迪斯堅持認為如果「有時間通過討論來揭露謊言和謬誤,通過教育來避免邪惡向前發展,那麼就必須以更多言論來進行補救,而不是強制謠言散播者不許發聲。」

今天,尤其在本應「由民主政府通過特定程序來貫徹執行的前提下」,很難對「自由和無畏推理」的力量抱有如此強烈的信心——這個假設成立的前提條件是「自由和無畏的推理」能夠影響選舉進程。同樣,布蘭戴斯認定「更多討論、而非強制沉默」是「虛假和謬誤」的補救辦法看上去也非常天真,尤其如果適用於競選活動中。

那麼,還有哪些可以採納的替代方法?瓊斯對希拉蕊的言論無疑涉及誹謗,她可以對他提出民事訴訟;但那種方法注定耗時、昂貴,法院審理很有可能要歷時數年才能完成。無論如何,民事誹謗訴訟僅對那些有財力支付判決賠償的人才有效。

那麼誹謗罪怎樣?在英國,「誹謗」幾百年來都屬於刑事犯罪,但後來卻逐漸停用並於2010年被徹底取消。在美國,刑事誹謗不屬於聯邦犯罪之列。某些州仍將誹謗列為刑事犯罪,但實際審理誹謗案件的情況卻少之又少。

2015年傑伊・瓦格納(A. Jay Wagner)和安托尼・法格(Anthony L. Fargo)為國際新聞研究所提交的一份報告用「瑣碎」來形容許多近期案例,並把民事誹謗法視為發洩「個人不滿」的渠道。該報告認定刑事誹謗罪已經變得「多餘和沒有必要」。

近期的假新聞事例表明瓦格納和法戈的結論為時過早。在大選期間指責一位美國總統候選人親手殺害兒童絕非小事,而民事誹謗法沒有提供任何充分的補救。在網路時代裡,法律的鐘擺再次回歸刑事誹謗罪的時機是否已經成熟?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自由言論和假新聞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川普該警惕的是「金德伯格陷阱」——也就是中國似乎太弱而不是太強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