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川普該警惕的是「金德伯格陷阱」——也就是中國似乎太弱而不是太強

2017/01/16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川普今天在處理中國問題時所面臨的危險。他必須同時擔心太過衰弱和太過強大的中國。為實現目標,他必須同時避開金德伯格和修昔底德陷阱。

文:Joseph S. Nye(哈佛大學教授,著有《美國世紀是否結束?》)

在美國當選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籌備其內閣對華政策時,他應當警惕歷史為他設置的兩大陷阱。其一是中國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指的是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警告如果一個現有大國(如美國)太過恐懼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如中國),那就有可能爆發災難性的戰爭。但川普還必須擔心「金德伯格陷阱」(Kindleberger Trap):也就是中國似乎太弱而不是太強。

馬歇爾計劃的思想構建者之一、後來在麻省理工大學任教的查爾斯・金德伯格(Charles Kindleberger)認為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多災多難的原因是雖然美國取代英國成為世界大國,但卻未能接替英國扮演為全球提供公共產品的角色。結果導致全球體系陷入衰退、種族滅絕和世界大戰。今天,隨著中國力量不斷壯大,它是否會為提供全球公共產品貢獻自己的力量?

國內政治環境下,政府負責提供維護治安或清潔環境的公共產品,民眾可以從中獲益,這些產品能夠惠及所有人。而在全球環境下,公共產品-如穩定的氣候、穩定的金融或航行自由-則由大國領導的聯盟負責提供。

小國鮮有意願為全球公共產品付費。因為它們貢獻太小,它們受益與否並沒有多大差別,因此他們搭便車是理性行為。但大國可以明顯感受到貢獻的好處。因此大國領導同樣是理性行為。如果大國不承擔領導責任,會導致全球公共產品供應短缺。當英國在一次大戰後衰落到無法承擔這一責任時,奉行孤立主義的美國卻繼續搭便車,並由此產生了災難性的後果。

有些觀察家擔心隨著中國力量不斷增長,它會免費享受國際秩序所帶來的好處,而不是為一套並非由其創建的秩序添磚加瓦。到目前為止,中國的表現比較混合。中國因在安理會掌握否決權而受益於聯合國體制。它現在是聯合國維和部隊排名第二的出資者,並參與了與伊波拉和氣候變化有關的聯合國項目。

中國同樣從世貿組織(WTO)、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多邊經濟體系中受益良多。2015年,中國發起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有人認為這是世界銀行的替代性選擇;但新體係依然遵守國際法,並與世界銀行展開合作。

另一方面,有人質疑中國去年拒絕接受常設仲裁庭就其南海領土要求所做出的仲裁結果。但到目前為止,中國的所作所為並非以推翻現有自由世界秩序為目的,而是為了強化其自身對國際秩序的影響。但如果遭到川普政策的壓制和孤立,中國是否會成為破壞性的免費受益者,從而將世界體系推入到金德爾伯格陷阱之中?

川普同樣必須擔心更加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即中國太過強勢而不是太過衰弱。落入這一陷阱並非不可避免,而且由此帶來的後果往往被外界誇大。例如,政治學家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從1,500年後現有大國面對崛起大國共有十六個案例,其中十二個案例均以爆發大規模戰爭收場。

但這樣的數字並不準確,因為「案例」包括哪些並沒有明確指出。舉例而言,英國是十九世紀中葉的全球主導力量,但卻任由普魯士在歐洲大陸的核心締造了強大的新德意志帝國。當然,英國半個世紀後確實於1914年與德國開戰,但這究竟應當算作一個案例還是兩個?

第一次世界大戰並不僅涉及現有大國英國和正在崛起的德國。除德國崛起外,一戰爆發的原因還有德國害怕俄國勢力不斷增長、害怕奧匈帝國勢力不斷衰落的同時,斯拉夫民族主義不斷壯大,以及不同於古希臘案例的其他理由。

回到當前類比,今天美中之間的實力差距遠大於1914年的德國和英國。比喻作為一般預警制度或許有效,但在斷定歷史無法改變時卻是頗具危險性的。

就連經典的希臘案例也不像修昔底德所說的那樣直截了當。他聲稱雅典人崛起和斯巴達人因此產生的恐懼導致了第二次伯羅奔尼撒戰爭但耶魯歷史學家唐納德・卡根(Donald Kagan)已經證明雅典人的力量其實並未增長。在公元前431年戰爭爆發前,力量平衡已經開始趨於穩定。雅典政策失誤導致斯巴達人誤以為可能值得冒險發動戰爭。

雅典的不斷壯大導致那個世紀早些時候爆發了第一次伯羅奔尼撒戰爭,但之後長達三十年的停火阻止了蔓延的戰火。卡根認為導致第二次災難性的戰火需要未能被徹底澆滅、其後又被不斷大力煽動的愚昧政策的罕見餘火重新引燃。換句話說,戰爭不是由與人無關的力量造成的,恰恰是困難情況下的愚昧決策導致戰火重燃。

這是川普今天在處理中國問題時所面臨的危險。他必須同時擔心太過衰弱和太過強大的中國。為實現目標,他必須同時避開金德伯格和修昔底德陷阱。但更重要的是,他必須避免人類歷史隨處可見的誤算、誤解和草率判斷。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金德爾伯格陷阱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
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川普政府拙劣的產業政策,將在裙帶和恫嚇之間搖擺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