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川普「推特治國」的暗黑藝術:如何在140字內管理白宮的政策驚雷

2017/02/1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雄辯和修辭並不是有效政治溝通的唯一形式,非語言信號也是重要的要素。一些能夠鼓舞人心的領導人並不是大雄辯家——比如聖雄甘地。但甘地樸素的衣著和生活方式的象徵意義比言辭更加擲地有聲。

文:Joseph S. Nye(哈佛大學教授,著有《美國世紀是否結束?》)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批評者一直低估了他的政治溝通技巧,原因也許是因為他與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和雷根(Ronald Reagan)等前輩差別太大了。畢竟,小羅斯福和雷根都都是以「偉大的溝通者」著稱的。

儘管美國人民中有很多人討厭他們,但小羅斯福和雷根的演說著眼於作為整體的美國人民,並試圖吸引中間派。相反,川普吸引的主要是選他的少數派。他的就職演說聽起來像是選戰演講,而在接任總統後的一系列不實陳述和挑釁性行政令降低了他在中間派中的信譽,但進一步鞏固了他的票倉。

川普的溝通技巧磨練於真人電視秀,在這些節目上,憤怒和挑釁性的言辭能夠娛樂觀眾,刺激收視率。在共和黨初選階段,他使用這一方法,在17位候選人中成功脫穎而出。一項統計顯示,川普獲得了相當於20億美元的免費電視廣告,遠遠超過了他的共和黨競選對手傑布・布希(Jeb Bush)獲得的1億美元付費電視廣告。

在贏得共和黨提名之後,許多人預測川普將遵循傳統方法,為了大選而轉攻中間派。他再次打破預期,專注於民粹主義選戰,將目標定位為在全球競爭中失去了工作的美國人;以及/或者厭惡過去幾十年來所發生的文化轉變的美國人。這一民粹主義方針定位精準,讓他通過選舉人票贏得大選,儘管普選票輸了300萬張。但對於三個銹帶州的100,000選民來說,他不是總統。

考慮到這一點,許多觀察家認為他在上任後將把目標對準政治中間派。但川普再一次讓專家大跌眼鏡,繼續專注於他的票倉。一些人預測他意在建立一個由工人階級選民(從前所謂的「雷根民主黨」)和茶黨共和黨組成的新的民粹主義政黨。

川普的溝通工具選擇也是出人意表,新技術帶來了新機會。羅斯福採取的是精心控制語速的公開的「爐邊談話」,這樣可以用廣播來傳播。雷根是在電視上表演腳本演說的大師。雷根的白宮團隊所放出的政府消息以每日或每週重點問題為核心。川普在選戰期間使用推特外加對有線電視的熟練掌控,繞過團隊和媒體推進公共日程。

出乎許多人意料,川普在入主白宮後延續了這一做法。使用推特不是什麼新技巧-歐巴馬(Barack Obama)就擁有粉絲甚眾的推特賬號-但川普親身參與引出了一個問題:如何在140字的篇幅內管理來自白宮的政策驚雷(policy thunderbolts)、表達複雜的政策問題(如核武器)。但是,作為與其票倉溝通、保持本人關注熱度的手段,「推特治國」讓他能夠繞過國會和媒體吸引關注。

政治溝通手段隨時間而變化,有效溝通的方法亦數不勝數。古希臘人有修辭學校磨練集會演說技巧。西塞羅(Cicero)學了雄辯術,因此能夠在羅馬元老院舌戰群儒。威爾遜(Woodrow Wilson)小時候天資平平,但成功地自學了雄辯術,因為他認定這是領導力的本質。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常常把他的成功歸因於能夠游刃有餘地駕馭英語句子。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益於在非洲裔美國人教會傳統的成長經歷,這段經歷讓他能夠自如地掌握說話的節奏。

一些人掌握這些技巧比其他人更加容易。紐約州前州長馬力歐・古莫(Mario Cuomo)曾經比較克林頓(Bill Clinton)和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他說:「她更像有衛理公會風格,他則渾身是戲。」

但是,雄辯和修辭並不是有效政治溝通的唯一形式,非語言信號也是重要的要素。一些能夠鼓舞人心的領導人並不是大雄辯家——比如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但甘地樸素的衣著和生活方式的象徵意義比言辭更加擲地有聲。如果你將這些形象與打扮成體面的英國律師但充滿了不安全感的年輕甘地的照片相比較,就會發現他深諳符號溝通之道。

川普亦然——他有自己的方式。比如,他在競選時頭戴紅色棒球帽,高舉「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號,又比如他在經商時對於品牌建設的執著,當然還有他對推特的使用。

但是,除了用修辭和象徵符號與遙遠的受眾溝通之外,領導人還需要一對一或小團體溝通能力。在一些例子中,這一近距離溝通比修辭更加重要。組織技巧——吸引和管理高效的內閣的能力——很難與「推特治國」相結合。杜魯門(Harry Truman)算不上出色的雄辯家,但他用吸引和巧妙地管理出色的顧問團隊來彌補公共修辭方面的欠缺。

樹立正確的榜樣是領導者的另一種至關重要的溝通形式。2007年,新加坡準備給公務員加薪,總理李顯龍預計會引起公眾的質疑,因此宣布自己放棄加薪。在與利益衝突有關的象徵符號方面,川普還沒有掌握政治溝通的藝術。

目前,川普表現出比他的批評者預料的更有效的政治溝通技巧。但他的非常規方法能否取得長期成功仍然是其任內所面臨的重大問題之一。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川普的推特黑暗藝術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
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貿易戰讓各種調查數據更顯重要,但川普對此不屑一顧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