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川普若能在北韓問題解決這兩個困境,就算最嚴厲的批評者也會閉嘴

2017/02/2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過去的政治領導人一直傾向於對外界隱瞞事實,但川普獨一無二的非傳統領導和談判風格,可能使得他在前任未能做到的領域取得進步。

文:尹永寬(Yoon Young Kwan,南韓前外長、首爾國立大學國際關係教授)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對北韓最近彈道導彈試驗令人驚訝的克制態度,已經讓許多觀察家想知道他的下一步是什麼。川普已經公開宣稱北韓研發一款能打到美國的核導彈「不可能實現。」但具體來講,他要做什麼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

除了崩潰發推特說「這不會發生!」,川普治得住北韓嗎?

有人可能建議川普內閣先發製人地打擊北韓的核設施。但這是一種危險而低效的方案,因為北韓其後可能會報復韓國。韓國不願冒戰爭的風險,因此美國挑起北韓進攻將對美韓聯盟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此外,北韓最近研發了固體燃料引擎導彈,可以在發射前一直處於隱蔽狀態,從而導致在技術上很難判定正確的目標——以及合適的打擊時機。

對北韓威脅的另一種可能反應是加強國際制裁,包括與之配套的聯合抵制。但如果要讓制裁強大到能讓北韓的「年輕將軍」金正恩對其最新挑釁行為有所顧忌,就離不開中國的合作,但爭取中國合作絕不是輕而易舉的。

中國領導人可能將過度激進的聯合制裁解讀為不僅針對北韓,同時也針對中國。而且隨著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今年晚些時候召開,中國主席習近平不願被外界視為對美國的壓力屈服。

我們從與北韓二十多年的核外交中得知,川普內閣必須解決兩個基本困境,才能取得積極的成果。雖然過去的政治領導人一直傾向於對外界隱瞞事實,但川普獨一無二的非傳統領導和談判風格,可能使得他在前任未能做到的領域取得進步。

最重要的困境牽涉到中國。任何使北韓無核化的外交努力,必須緩和中國對朝鮮半島地緣政治未來的擔憂。幾個世紀來,中國一直擔心半島會成為包圍鏈的組成部分,或者成為一條入侵線路。1592年,日本將軍豐臣秀吉曾入侵朝鮮王國建立入侵中國的灘頭陣地。作為回應,明王朝統治下的中國與朝鮮並肩作戰抵抗日軍的進攻。

三百年後,中國清王朝參與1894年中日戰爭,防止日本佔領朝鮮。並且在1950到1951年冬天,中國共產黨主席毛澤東在美國軍隊跨過三八線向中國邊境挺進時干預韓戰。

中國現任領導人與他們的先輩有著共同的戰略關切,這解釋了他們不願按照美國要求對北韓採取行動的原因。中國根本不願冒著其北韓緩衝國因制裁而陷入危機的風險。而且因為他們理解中國的戰略需要,北韓領導人一直大膽研發國內的核項目。

川普和習近平已經有過第一次電話交談,而且很快就會親自會晤。我希望川普能不辜負其大膽的名聲,向中國提出一項能減輕其對朝鮮半島地緣政治擔憂的大交易。

除非能將北韓問題與美中之間的戰略競爭完全分開,否則外交努力將不會取得成功。因此,川普可以向中國承諾其內閣將不會尋求北韓政權更迭,而是在北韓無核化實現後提供安全保障。還有一種選擇是,他可以撤回中國一直反對的美國新型薩德(末段高空防禦)反導系統——前提是北韓廢除其核計劃。

而後川普可以要求作為交換,中國全心全意地配合說服北韓放棄核野心的制裁和其他工作。如果簽署這樣的協議,中國的現有提議——在無核化的同時簽署正式結束韓戰的和平協議——會成為可以實現的目標。

但緩和中國的戰略憂慮令我們陷入當前僵局核心的第二個困境:那就是北韓的自身安全。在國際關係的殘酷世界裡,像北韓這樣一個弱小、孤立的國家,即使在鄰國不想傷害它的情況下也能感受到來自鄰國的威脅。為彌補這種自我感知的脆弱性,北韓不斷強化其軍事力量並獲取像核武器這樣的強大威懾。但這最終會陷入一種惡性循環,因為鄰國會將這一舉動理解為一種挑釁,並開始感覺到對他們自身的威脅。

美國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承認這個問題並試圖加以解決。在1994年日內瓦框架協議下,克林頓政府通過承諾改善兩國關係,成功地將北韓的核活動凍結了幾年時間。儘管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將北韓列入「邪惡軸心」,但它也意識到北韓的安全困境,並試圖通過2005年9月19日簽署的六方協議來解決它。

批評者認為美國為同一件事支付了兩次對價,因此應當專注制裁,同時等待北韓採取下一步舉措。但沒有強大的中國支持制裁是無效的。而且北韓充分利用了近年來的外交停滯來推進其核及導彈技術研發。結果是,我們現在的處境比開始時更糟了。

在總統競選期間,川普曾說他「不排斥」與金正恩對話。現在他有機會兌現這一承諾,在美國安全保障和經濟激勵的基礎上探索與北韓達成全面協議的可能。但川普只有願意解決中國的戰略擔憂才有可能走上這條路。如果川普能與中國和北韓同時達成協議,那麼就連他最嚴厲的批評者也會認可他的巨大成就。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北韓的交易藝術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貿易戰讓各種調查數據更顯重要,但川普對此不屑一顧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