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一個制止網路戰的規範性方法:《武裝衝突法》也應適用於網路空間

2017/03/17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種規範性政策工具在歷史上並不鮮見,那麼我們又該如何依據歷史經驗評估其有效性呢?

文:Joseph S. Nye(哈佛大學教授,著有《美國世紀是否結束?》)

近年來的一系列事件——包括俄羅斯的網路干預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走勢以利川普(Donald Trump);導致2015年烏克蘭電力系統中斷的匿名網路攻擊;以及摧毀近千台伊朗離心機的「Stuxnet」病毒——都促使人們日益關注在網路空間中的衝突。

在上個月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荷蘭外長伯特・昆德斯(Bert Koenders)宣布新成立一個名為全球網路空間穩定委員會(Global Commission on the Stability of Cyberspace)的非政府組織,以作為聯合國政府專家組(UN Group of Governmental Experts)的補充。

聯合國政府專家組在2010年、2013年和2015年發布的報告都協助了針對網路安全的談判議程設定,並在最近確定了一系列經過聯合國大會批准的規範。但即便取得了最初成效,專家組依然存在一定局限性。其參與者皆為聯合國秘書長的技術顧問,而非得到充分授權的各國談判代表。雖然參與者人數從原來的15人增加到25人,但大多數國家依然無法在專家組中發出自己的聲音。

但是在專家組背後存在著一個更大的問題:這些規範能否真正限制各國的行為?

大多數專家都認為,目前無法在政治層面上達成一項全球網路空間條約(儘管俄羅斯和中國曾在聯合國提出過這樣的建議)。但除了正式條約之外,對國家的規範約束還包括一些行為準則,常規的國家操作手段,以及廣泛認同的對一個群體中所謂適當行為的預期(並以此創造一部普通法)。在範圍上,這些約束條件可以從全球,到多邊,再到雙邊不斷變化。這種規範性政策工具在歷史上並不鮮見,那麼我們又該如何依據歷史經驗評估其有效性呢?

在廣島核爆之後的十年中,戰術核武器被廣泛視為「常規」武器,而美軍則將核砲兵、原子地雷和核防空武器納入其部隊部署方案中。1954年和1955年,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告訴時任總統的艾森豪(Dwight Eisenhower),越南奠邊府和台灣本島附近島嶼的防禦都需要使用核武器(但艾森豪拒絕了這一建議)。

隨著時間的推移,針對不使用核武器的非正式規範的發展改變了這一狀況。曾獲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湯瑪斯・謝林(Thomas Schelling)認為,不使用核武器規範的發展是過去70年中軍備控制的其中一個最重要方面,對決策者產生了遏製作用。但放到像北韓這樣的新晉核國家身上,卻無法認定其違反戒律的成本會必定能超過遵守所獲取的利益。

同樣,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以及1925年《日內瓦議定書》催生的有毒氣體作戰禁忌禁止了化學和生物武器的應用。1970年代時的兩項條約禁止了這類武器的生產和儲存,同時增加了使用和擁有這類武器的成本。

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的核查規定相當薄弱(僅向聯合國安理會報告),這些禁忌並未能阻止蘇聯在1970年代繼續擁有和發展生物武器。同樣,《禁止化學武器公約》也沒有阻止海珊(Saddam Hussein)或阿薩德(Bashar al-Assad )對本國公民使用化學武器。

儘管如此,這兩個條約都塑造了其他人對這種行為的看法。這種看法有助於確定2003年入侵伊拉克以及2014年國際攜手拆除大多數敘利亞生化武器的正當性。鑑於已有173個國家批准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希望開發這類武器的國家只得秘密進行,而卻一旦證據曝光,就得面臨廣泛的國際譴責。

規範戒律也可能在網路領域產生效用,雖然在這裡武器和非武器之間的差異取決於意圖好壞,並且難以阻止-也不可能有效禁止-設計、擁有,甚至植入特定的計算機程序來執行間諜行為。在這個意義上,防止網路衝突的努力無法像冷戰期間發展的核軍備控制一樣,包含詳細的條約和細緻的核查協議。

對網路戰爭進行規範控制的更有效方法,可能是製定針對目標而非武器的戒律。美國提倡的觀點是,禁止故意攻擊平民的《武裝衝突法》(Law of Armed Conflict)也應適用於網路空間。因此美國提出,各國應該保證在和平時期不向民用設施使用網路武器,而不是承諾「不首先使用」網路武器。

這種對規範的做法已經被聯合國政府專家組採納。一些建立信任措施將有助於強化戒律,例如提供法律援助和不干涉計算機安全事件應急小組(Computer Security Incident Response Teams)工作的承諾。

2015年7月發布的聯合國政府專家組報告的重點是,限制對某些平民目標的攻擊,而不是禁止特定操作。在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的2015年9月峰會上,兩國領導人同意成立一個專家委員會來研究專家組的提案。隨後該報告得到了20國集團領導人的讚同,並提交到了聯合國大會。

對烏克蘭電力系統的攻擊發生在2015年12月,就在專家組報告提交之後不久,在2016年,俄羅斯也並未將美國選舉進程視為受保護的民用基礎設施。對網路武器的規範控制的發展仍然是一個緩慢——在目前來說不完全——的過程。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一個制止網路戰的規範性方法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歐洲民主國家想要恢復健康,就必須「同時」進行經濟和政治一體化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