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歐洲民主國家想要恢復健康,就必須「同時」進行經濟和政治一體化

2017/03/20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臨如此艱難的選擇,歐盟成員國可能根據各自在政治-經濟一體化連續統(continuum)中所處的位置而採取不同的立場。這意味著歐洲必須形成靈活性和制度安排來協調它們。

文:Dani Rodrik(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著有《經濟規則》

本月,歐盟將迎來其創始條約——《羅馬條約》簽訂60週年。羅馬條約建立了歐洲經濟共同體。當然,值得慶祝的方面很多。在經歷了幾個世紀的戰爭、動盪和大屠殺後,歐洲進入了和平與民主的時期。歐盟將11個前蘇聯國家納入它的陣營,成功地指引了它們的後共產主義轉型。而在不平等性的時代,歐盟成員國的收入差距是全世界最小的。

但這些都是過去的成就。如今,歐盟陷入了深刻的生存危機,其未來也頗可懷疑。症候隨處可見:英國脫歐、希臘和西班牙畸高的年輕人失業率、義大利的債務和停滯、民粹主義運動興起,還有對移民和歐元的攻訐。所有這些都表明,歐洲的制度需要一場大修。

因此,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 )新發布的歐洲未來白皮書可謂正逢其時。容克提出了五條可能的道路:堅持當前日程;只關注單一市場;允許其中一些國家比其他國家更快地走向一體化;精簡日程;以及堅定推進統一和更全面的一體化。

你很難不與容克感同身受。歐洲政客被國內鬥爭纏住,難以分心,布魯斯爾的歐盟機構成為群眾失望的針對目標,因此,他只能昂首堅持到這一步。儘管如此,他的報告仍然令人失望。它迴避了歐盟必須面臨和克服的核心挑戰。

歐洲民主國家想要恢復健康,就必須同時進行經濟和政治一體化。要麼政治一體化趕上經濟一體化,要麼經濟一體化退步匹配政治一體化。這個決定一天不做出,歐盟就會保持一天混亂。

面臨如此艱難的選擇,歐盟成員國可能根據各自在政治-經濟一體化連續統(continuum)中所處的位置而採取不同的立場。這意味著歐洲必須形成靈活性和制度安排來協調它們。

從一開始,歐洲就建立在「功能論」的基礎上:先經濟一體化,再政治一體化。容克的白皮書在一開始恰如其分地引用了1950年歐洲共同體創始人(兼法國總理)舒曼(Robert Schuman)的話:「歐洲不是一天建成的,也不是根據一個計劃建成的。它需要經過紮實的​​成就簡稱,首先就是要建立事實上的凝聚力。」先建立經濟合作機制,從而為共同政治機構打好基礎。

一開始,這一方針效果顯著。它讓經濟一體化一直領先政治一體化一步,而又不至於過於領先。接著,到了20世紀80年代後,歐盟躍入了未知領域。它採取了一個雄心勃勃的單一市場日程,旨在統一歐洲各經濟體,削平阻礙不僅僅是商品、也包括服務、人力和資本的自由流動的國家政策,於是,由部分成員國組成的共同貨幣區作為這一日程的應有之義而應運而生。這就是歐洲規模上的超全球化。

新日程受多種因素合力的推動。許多經濟學家和技術官僚認為歐洲各國政府過於干預主義,深刻的經濟一體化和單一貨幣能在紀律上約束國家。從這個角度出發,經濟和政治一體化進程的失衡是一個特徵,而不是一個缺陷。

但是,許多政客認為這一失衡可能大有問題。但他們認為功能論最終能夠力挽狂瀾:只要時間足夠,單一市場所需要的準聯邦政治制度基礎是可以發展出來的。

歐洲領導力量起到了作用。法國認為將經濟大權讓渡給布魯塞爾的官僚,能加強法國的國家實力和全球地位。德國渴望法國首肯其重新統一,對法國亦步亦趨。

也曾有過其他道路。歐洲原本可以讓隨著經濟一體化發展一個共同社會模式。這不但需要市場的一體化,還需要社會政策、勞動力市場制度和財政安排的一體化。整個歐洲社會模式的多元化,以及就共同規則達成一致的困難性,將成為一體化的節奏和範圍的天然「剎車」。

這絕不是劣勢,而是將提供很有用的糾錯,以實現一體化最恰當的速度和程度。結果可能是一個範圍更小的歐盟,但一體化程度更加深化;或者一個成員數量和今天一樣多的歐盟,但經濟範圍遠遠沒有現在那麼宏大。

時至今日,嘗試歐盟財政和政治一體化或許已經太遲。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歐洲人支持民族國家成員國讓渡權力。

樂觀者會說,這是與其說是因為厭惡布魯塞爾史特拉斯堡本身,毋寧說是因為公眾結成了一個「更加歐洲」的聯盟,它有一個技術官僚的重點:單一市場和缺少有吸引力的替代模式。也許新出現的領導者和政治形式能夠制定這樣一個模式,並激發人們對改革歐洲工程的熱情。

另一方面,悲觀者將希望,在柏林和巴黎的權力走廊中,在某個深藏的陰暗角落,經濟學家和律師們正在秘密準備一套B計劃,等著在經濟聯盟的解體變得無法阻擋的時候使出。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歐洲可以容忍多少歐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新稅收與貿易政策,將引發新興市場三個經濟不確定性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