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雖然對「穆斯林禁令」不滿,但川普仍有些堅定的中東支持者

2017/04/18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目前為止,川普在熱情擁抱某些阿拉伯領導人的同時疏遠其他人,讓多數中東國家政府感到非常舒服。儘管西方媒體渲染對歐巴馬的懷舊情緒,這些一直對美國干預其國內事務感到不滿的領導人,都因為歐巴馬的離任而長出了一口氣。

文:Barak Barfi(新美國基金會研究員,專注於阿拉伯與伊斯蘭事務)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禁止七個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的公民進入美國的努力,到目前為止已經為伊斯蘭世界提供了如何看待其內閣的晴雨表。但川普向一個敘利亞空軍基地發射59枚戰斧式導彈以反擊阿薩德(Bashar al-Assad)總統部隊最新化武襲擊事件的決策很有可能從另一個角度-或許更清楚地表明-各方的立場。

對前美國政府官員和許多穆斯林民眾而言,川普提出的旅行禁令是對自由主義價值觀的背叛,並為極端分子提供了協助他們招募新人的禮物。但在華盛頓在中東地區最古老的盟友當中-這些國家能夠從偏袒他們利益的派性總統那裡獲得最大的好處-他們的反應基本上是一直保持沉默。在整整八年被白宮耳提面命應當怎麼做之後,川普被視為某種受人歡迎-即使也有可能是令人不安的-改變節奏。

沙烏地阿拉伯或許是川普內閣最大(儘管是沉默)的啦啦隊長。沙烏地阿拉伯從未適應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對伊朗問題的提議,並且尤其在他告知大西洋雜誌》伊朗人和沙烏地人「需要尋找某種有效的方式共享社區並建立某種冷靜的和平時」被嚇了一跳。在鄰國葉門陷入一場代理戰爭僵局的沙烏地人,高興地看到川普正在考慮增加援助來驅逐伊朗侵占其戰略後院的行動。

沙烏地在鄰國巴林、也是該國親密的地區盟友(享有沙烏地免費的石油支持)的情況也是類似的。自從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遜尼派和什葉派衝突最初爆發以來,巴林領導人一直指責伊朗干預其內部事務(儘管就此提供的證據非常薄弱)。當2011年由沙烏地領導的武裝部隊摧毀了島上的什葉派抗議活動時,歐巴馬內閣指責巴林領導人並削減了武器銷售。但急於創造就業崗位的川普內閣已經取消了歐巴馬時代的限制政策,宣布將向巴林出售價值50億美元的戰鬥機。

即使在伊朗代理勢力什葉派真主黨民兵仍是那裡主要政治力量的黎巴嫩,沙烏地人仍將川普視為一位可能的救世主,後者正在形成的反伊朗政策可以強化王國代理人的力量。

在沙烏地阿拉伯關注伊朗問題的同時,埃及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正在將矛頭指向穆斯林兄弟會。而在這個問題上,川普同樣被這些國家領導人視為頗具吸引力的選擇。尤其是埃及政府指責在2013年一次軍事政變中被其推翻的兄弟會,應當對從「伊斯蘭國」在西奈半島的叛亂到國家經濟困難在內的埃及國內所有的弊病負責。不難理解,川普推動將兄弟會定為恐怖組織並阻止其從美國籌款,與埃及政府的立場產生了強烈的共鳴。

民主幾乎很難進入由專制領導人主導的阿拉伯世界。但川普對此並不在乎,因為他並不關注自由民主規範和維持自由民主制度的機構。在2016年9月會晤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之後,川普滔滔不絕的讚揚塞西是「真正控制埃及」的「出色的傢伙塞西對川普陳詞濫調的回報是在川普獲勝後成為搶先祝賀的首位國家首腦。而且就在下令襲擊敘利亞短短幾天前,川普在白宮親切地接見了塞西,讚揚他完成了「非常出色的工作」。

就連長期堅定批評美國中東政策的土耳其領導人都已經對川普表示了親熱〔川普在2016年7月一次採訪中,讚歎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 )總統如何挫敗了政變企圖〕。川普首席國家安全顧問佛林(Michael Flynn)譴責流亡在賓夕法尼亞農村的土耳其牧師葛蘭(Fethullah Gülen)特別對土耳其的胃口。艾爾多安認為葛蘭策劃了這次政變並要求歐巴馬政府將他引渡到土耳其,但卻沒有任何結果。佛林在《國會山》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美國「不應為其提供安全的避風港

在徹底陷入伊朗和穆斯林兄弟會問題之前,阿拉伯領導人常常以指責以色列開始與美國官員的會晤。川普最初承諾要將美國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並支持以色列在西岸地區興建定居點在美國的阿拉伯盟友看來是尤其值得警惕的。但川普之後已經收回了搬遷大使館的承諾,並且在2月與約旦國王阿布杜拉(King Abdullah)會晤後,改變了他對建設新定居點的立場

川普目前遭到凍結的旅行禁令同樣極具爭議。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副局長莫雷爾(Michael Morell)認為這是「伊斯蘭國」招募新人的福音,而著名的穆斯林牧師卡拉達維(Yusuf al-Qaradawi)在推文中說這一舉措「點燃了種族主義和敵對態度」。此外,伊朗外交部將旅行限制稱為對伊斯蘭世界、特別是對偉大的伊朗民族的明確侮辱」。(另外一個被選中的國家伊拉克同樣被原來的禁穆令所激怒;其他目標國包括利比亞、索馬利亞、蘇丹、敘利亞和葉門)。

讓我們將埃及和沙烏地阿拉伯的沉默、土耳其提議的「新開始和阿聯外交部長所表示的讚同互相比較。

儘管推測起來非常容易但歐巴馬合作的政策態度向川普更極端的策略轉變可能對地區穩定造成何種影響仍然有待於觀察。舉例來講,川普對伊朗核協議的矛盾態度或許會在未來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不過到目前為止,川普在熱情擁抱某些阿拉伯領導人的同時疏遠其他人,讓多數中東國家政府感到非常舒服。儘管西方媒體渲染對歐巴馬的懷舊情緒,這些一直對美國干預其國內事務感到不滿的領導人,都因為歐巴馬的離任而長出了一口氣。儘管川普可能因為其「穆斯林禁令」而被推上政治的風口浪尖,他們仍然對他的議程持歡迎態度。人們現在可能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伴隨著美國似乎執意對敘利亞進行更加強硬的軍事干預,那些支持川普成功的人可能不會等得太久。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川普的中東支持者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我們可以為美國總統的愚蠢感到驚訝,但不該相信川普的氣候幻想將改變全球現實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