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俄羅斯的「資訊戰」很成功,但不代表「軟實力」的提升

2017/05/1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俄國資訊戰在破壞方面的確取得了某種程度的成功,並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2016年美國大選,但卻未能創造出軟實力。倫敦波特蘭諮詢公司發布了一項「軟實力30 」指數,俄羅斯僅排名第27位。

文:Joseph S. Nye(哈佛大學教授,著有《美國世紀是否結束?》)

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並被懷疑入侵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競選服務器不會令任何人感到吃驚,因為普亭(Vladimir Putin)總統理解(或者說誤解)了軟實力(Soft Power)。在2012年再度當選之前,普亭告訴莫斯科的一家報紙「軟實力是通過信息和其他影響力手段,不必借助武力也能實現外交政策目標的一系列複雜的方法和工具。」

在克里姆林宮看來,鄰國的顏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起義是美國將軟實力應用於新型混合戰爭的實例。軟實力的概念被納入俄「2013年外交政策概念」,而在2016年3月,俄羅斯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指出用「常規部隊來響應這樣的外國威脅是不可能的;我們只能用同樣的混合方法來進行抵禦。」

軟實力是什麼?有人認為是軍事力量以外的任何行動,但這種認識並不準確。軟實力不是通過強制或收買,而是通過吸引和說服來達到既定目的的能力。

軟實力本身無所謂好壞。價值判斷要取決於特定行動的目的、手段和後果。思想操縱並不一定勝過暴力強迫(雖然目標對象在精神上的自主權往往要大於其物理進程)。賓拉登(Osama bin Laden)既沒有威脅也沒有收買2001年9月駕機撞向世貿中心大樓的恐怖分子:吸引他們作惡的是他的思想。

軟實力吸引同樣可以用於進攻目的。各國長期以來在公共外交和廣播領域耗資數十億美元爭奪吸引力和競爭力——也就是所謂的「心靈與思想之戰」。馬歇爾計劃美國之音這樣的軟實力計劃在決定冷戰結果方面提供了幫助。

冷戰後,俄國菁英相信歐盟和北約東擴和西方推動民主的努力,都是為了孤立和威脅俄國。作為回應,他們試圖通過宣傳傳統主義、國家主權和民族排他性等意識形態來培育俄國的軟實力。這引起了匈牙利等國的共鳴,匈牙利總理歐班(Victor Orbán)一直讚賞「非自由民主」,同樣被這一理念所吸引的還有中亞貧困國家和西歐右翼民粹運動等散居於俄羅斯邊境線上的民眾。

資訊戰(Information warfare)可以用來攻擊對手,這可以被歸結為「消極軟實力」的範疇。攻擊別人的價值觀可以降低他們的吸引力,從而導致其相對軟實力的削弱。

非政府主體早已明白可以通過「點名羞辱」等活動來影響跨國公司的品牌資產。現有證據表明當俄羅斯人開始干預2015年美國總統大選時,其目標在於褻瀆和抹黑美國的民主進程。讚賞普亭的川普當選不過是個意外收穫。

現在,俄羅斯干預歐洲民主國家國內政治,旨在削弱代表西方硬實力的北約吸引力,北約一直被俄國視為威脅。十九世紀,誰能掌握歐洲控制權主要取決於誰的軍隊獲勝;而今天,它還取決於誰的故事更加動人。

資訊戰並非新概念,而且遠超軟實力的範疇。通過現金賄選操縱理念和選舉過程已經有悠久的歷史,而希特勒和史達林曾是無線電攻擊的先鋒。但宣傳性貌似太強的廣播缺乏可信度,因此未能吸引某些受眾。

隨著國際政治逐漸演變為競爭信譽的遊戲,在學生和年輕領導者之間建立個人關係的交流計劃,往往成為軟實力最有效的創造活動。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廣播評論員愛德華・默羅(Edward R. Murrow)曾說國際交流最重要的部分不是萬里之外的電波,而是最後三英尺的個人接觸。

在今天的社交媒體世界又將發生什麼?只需輕點滑鼠就能交「朋友」,可以輕鬆製造假友情,而假消息則可以通過付費網軍和和機器人製造和傳播?俄國完善了這些技術。

除了像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和史普尼克(Sputnik)這樣的正是公共外交喉舌,俄羅斯還僱用付費網軍和殭屍網路大軍來製造假消息,以便日後可以像真相一樣合法傳播。之後,在2016年,俄羅斯軍事情報部門進一步駭進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專用網路盜取信息,並將所盜取的信息在線發布以破壞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競選總統。

儘管資訊戰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網路技術使其更廉價、更迅速、更廣泛,同時也更難察覺,更易否認。但雖然俄國資訊戰在破壞方面的確取得了某種程度的成功,並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2016年美國大選,但卻未能創造出軟實力。倫敦波特蘭諮詢公司發布了一項「軟實力30 」指數,俄羅斯僅排名第27位。

2016年,芬蘭國際事務研究所發現俄羅斯宣傳對主流西方媒體影響不大,而且從未導致任何政策變更。同時12月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一次調查顯示,俄羅斯在美國民眾中的受歡迎程度達到1986年冷戰結束後的最低水平。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俄羅斯資訊戰不僅沒有受益於川普紅利,反而因為大幅降低俄羅斯在美國的軟實力而妨礙了這位美國總統。正如某些分析人士所指出的那樣,應對「謊言龍頭」的最佳方法不是試圖回應每一個謊言,而是提前作出預警並防範整個過程。正如馬克宏的勝利所顯示的那樣,2017年的歐洲大選可能得益於這樣的預警。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資訊戰和軟實力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
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對北韓雙管齊下的外交戰略——文在寅的韓國「東進政策」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