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夾在川普的自戀和科赫兄弟的金錢之間,美國正處在一場政治大崩潰中

2017/08/18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華盛頓有兩大權力中心:白宮和國會山莊。兩者都處於混亂之中,原因不盡相同。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地球研究所主任;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美國正處在一場政治大崩潰中,它無法形成國內經濟日程和一致的外交政策。白宮焦頭爛額:國會陷入癱瘓;全世界驚恐地看著這一幕。如果我們想要拯救和克服這場崩潰,就必須理解它的根源。

華盛頓有兩大權力中心:白宮和國會山莊。兩者都處於混亂之中,原因不盡相同。

白宮的運轉不良主要是因為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個性問題。許多專家來說,川普的行為——浮誇的自尊、病態的謊言、缺乏懊悔或罪惡感、膚淺的言辭、寄生蟲式的生活方式、衝動、不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動輒離婚再娶等——屬於自戀型人格障礙的表徵。

結果是嚴重的。病態自戀者總是沉迷於暴力衝突和戰爭〔想想詹森(Lyndon Johnson)和越南,或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和印第安人清洗運動〕。至少,川普缺乏建設性治理的心理特點:誠實、威嚴、勝任、同理心、相關經驗以及製定計劃的能力。一些觀察者看來,川普還表現出心智能力遞減的信號。

人們希望華盛頓的「房間裡的成年人」能制衡川普的危險傾向。但川普政府中的「成年人」日益變成了軍人而非文官,包括三位將軍(新白宮幕僚長約翰凱利(John Kelly)、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HR McMaster)和國防部長詹姆斯馬提斯(James Mattis))。明智的文職領導人是和平的關鍵,特別是考慮到美國巨大的戰爭機器始終在轟鳴的情況。想想甘迺迪(John F. Kennedy)的軍事顧問們,他們在古巴飛彈危機期間鼓吹戰爭,再想想馬提斯,他對伊朗根深蒂固的開戰傾向。

還有兩個安全閥:憲法第25修正案,上面規定了推翻無法履行責任的總統以及因「嚴重犯罪和品行不端」彈劾總統的流程。這兩種做法在美國憲政制度中都屬於極端行為,也都取決於共和黨領導人之間達成的一致。儘管如此,在川普的心理殘疾或政治弱點導致他發動戰爭的情況下,其中之一就會變得必要。

國會的政治崩潰沒有那麼劇烈,但仍然嚴重。國會的崩潰根源不是個性問題;而是錢。立法機關因為公司遊說和政治獻金而腐敗橫行。產業家兄弟大衛和查爾斯科赫(David and Charles Koch)身價之和高達1,000億美元,他們幾乎完全壟斷了眾議長保羅萊恩(Paul Ryan)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諾( Mitch McConnell)選票和聲音。

其結果是政治上的「任性」(pervese)。萊恩和麥康諾毫無顧忌地推行有利於科赫兄弟而不是美國人民的立法。他們試圖推翻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的標誌性醫療立法——2010年平價醫療法歐巴馬健保(Obamacare,而不顧選民的觀點和利益;原因僅僅是科赫兄弟(以及其他共和黨大金主)想要取消它。

正因如此,撤銷立法一直保密到最後一刻,也從未進行專家聽證和分析——甚至沒有經過國會委員會考慮。該立法只有在不引人關注、半夜投票的情況下才可能通過。最終,三名共和黨參議員跳船,站在了美國人民而不是科赫兄弟一邊。

夾在川普的自戀和科赫兄弟的金錢之間的美國政府一片狼藉。華盛頓的兩黨仍然擁有許多明智和才華之士,但美國政治制度和正式程序已經被破壞。聯邦政府科學專業性大量流失,研究人員紛紛辭職或被清洗,研究機構預算被列為大幅削減對象。老練的外交官被國務院大量驅逐。與此同時,遊說集團正在政府各個部門扶持親信和眼線。

在這一片喧囂之間,我們可以聽見新的戰鼓聲,最令人不安的是針對伊朗和北韓的。這是故作姿態還是真的準備開戰?沒人知道。如今,川普的外交和軍事政策每天一大早通過推特發布,白宮幕僚和高級官員都無法事先知道。局面十分危險,並且日益惡化。

我建議立刻採取三條措施,然後繼之以第四條長期措施。

第一條措施是禁止川普發推特。美國——以及全世界——需要通過協商和熟慮制定公共政策,而不是讓一個病態日深的人來製定公共政策。很大一部分美國人民都贊同川普的推特有損於國家安全和總統職位。

其次,國會領導人應該兩黨一致同意約束川普的好戰傾向。美國憲法第一條第八款將宣戰權授予國會,而國會現在需要在為時已晚之前重申這一權力。

第三,世界主要力量——最緊迫的是美國的北約盟友、中國和俄羅斯——應該明確表示,任何美國針對伊朗或北韓的單方面打擊,都將構成對和平的嚴重的非法破壞,事關戰爭與和平的事務,必須在聯合國安理會框架內形成一致。如果美國吸取聯合國安理會最近的集體智慧,就會能夠避免多場至今仍在影響世界的災難,包括伊拉克、利比亞和敘利亞混亂,拯救數萬億美元和數百萬人的生命。

第四項長期措施是通過憲政改革讓美國遠離高波動的總統制,採取議會制,或至少採取法國這樣的總統-議會混合制。總統的權力太大導致總統失控的危險也太大。

要想重塑美國的民主合法性,需要做很多事情,包括引入更加嚴格的政治獻金和遊說約束。但首先,我們必須通過保護和平,從危險的川普任期中生存下來。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挽救美國的政治崩潰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專題下則文章:

衝突齟齬不斷,促成亞洲經濟奇蹟的「戰略奇蹟」面臨終結?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