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巴勒斯坦和解是否會恢復兩國方案?問題在於以色列人是否願意做出讓步

2017/10/20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巴勒斯坦和解必將開啟和平進程,特別是因為新選舉將為與以色列談判人員提供所必須的合法性。但對埃及和巴勒斯坦人而言,真正艱鉅的工作還有待完成。

文:Daoud Kuttab(普林斯頓大學前教授,拉馬拉聖城大學現代媒體研究所創始人兼前任主任,是中東媒體自由的主要活動家)

10月12日巴勒斯坦兩大主要派別法塔赫Fatah)和哈馬斯Hamas)代表在開羅簽署新的和解協議時,實際簽約的法塔赫中央委員會委員艾扎姆・艾哈邁德(Azzam al-Ahmad)和哈馬斯政治局副局長薩利赫・阿魯里(Saleh al-Arouri)並不是人們所關注的焦點角色。相反,所有眼睛都盯住他們身後的那個人:埃及情報總局局長哈立德・法茲(Khaled Fawzy)。

在情報局總部舉行的簽約儀式完全由埃及人主導,他們將巴勒斯坦和解看作實現更宏偉目標的一塊墊腳石。就像協議在前言部分所表述的那樣,協議的簽署來源於埃及總統阿巴德・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對結束巴勒斯坦人分歧的「堅持」,「目標是沿1967年之前的邊界實現獨立建國」。

埃及領導和平進程將提高其在阿拉伯世界的地位,進一步確立其成為地區強國。哈馬斯和法塔赫之間的和解協議已經在這方面取得了一些進步,同時也為塞西政府提供了急需的士氣提升。

對埃及來講,好消息是巴勒斯坦不僅願意重新追求和解,而且願意與以色列及其主要戰略盟友美國開始艱苦的談判進程。巴勒斯坦國家政治的這種復興主要體現了哈馬斯近期的立場轉變,這種轉變是這個遜尼派伊斯蘭組織歷經數年考驗才最終取得的。

因為選錯了在敘利亞和埃及的支持對象,哈馬斯的麻煩從此開始了。敘利亞獨裁者巴薩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政權擊敗了哈馬斯支持的大馬士革伊斯蘭叛亂分子,而哈馬斯支持的由默罕默德・穆爾西(Mohamed Morsi)領導的埃及穆斯林兄弟會政府也在一年後垮台了。此後,沙烏地阿拉伯、埃及、阿聯酋和巴林與卡達斷絕外交關係,導致哈馬斯原本來自卡達和伊朗的財政和政治支持都逐漸喪失了。

因為在中東地區幾乎找不到盟友和贊助者,哈馬斯別無選擇,只能重新靠攏巴勒斯坦陣營。該團體迅速而無條件地接受了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總統的三項要求:解散哈馬斯領導的行政委員會、允許拉馬拉邦的巴勒斯坦政府重新在加沙發揮作用、並允許總統和議會選舉在加沙地帶和西岸舉行。

巴勒斯坦和解必將開啟和平進程,特別是因為新選舉將為與以色列談判人員提供所必須的合法性。但對埃及和巴勒斯坦人而言,真正艱鉅的工作還有待完成。

為實現巴勒斯坦沿1967年前邊界獨立建國的目標,法塔赫和哈馬斯需要與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總統領導的美國和納坦雅胡(Binyamin Netanyahu)總理領導的以色列通力合作。而人們對這方面的期待一直不高。

川普聲稱他將簽署解決巴以沖突的「最終協議」。但川普和納坦雅胡相互助長對方的鷹派立場,仍然拒絕接受世界其他國家眼中兩國方案這一任何真正協議的基本前提。而年紀漸長的阿巴斯也不太可能接受親以色列的川普政府所提出的任何糟糕的協議。

即便這種徒勞狀況也還屬於樂觀的估計,因為它假設談判能夠真正啟動——而如果以色列繼續在被佔領土上非法建設定居點,啟動談判只能是一項不太可能實現的任務。以色列這樣的行為不僅有欠公正;而且違反了聯合國安理會第2334號決議,該決議去年曾獲得安理會所有成員國的幾乎一致通過〔當時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領導下的美國投了棄權票〕。該決議要求「以色列立即全面停止在包括東耶路撒冷在內的被佔巴勒斯坦領土上的一切定居點興建活動」——這樣的活動實際相當於「公然違反國際法」。

以巴之間達成任何協議都需要雙方做出真正的讓步——而雙方領導人必須說服各自國內民眾接受這樣的讓步。負責衝突和解事務的川普的女婿兼顧問傑瑞德・庫什納( Jared Kushner)和川普內閣在這個問題上的主要談判代表傑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似乎明白個中緣由。埃及無疑也了解這一前提,而且已經明確表示未經公開授權的分裂的巴勒斯坦領導層(就像新選舉將要產生的政府那樣)將無法展開任何真正的談判,也無法讓公眾支持最終協議的簽署。

問題在於以色列人是否願意做出這樣的讓步,從而實現兩國方案或在一國方案前提下建立真正可靠的分權制度。如果他們做不到這一點,近期的巴勒斯坦和解無論多麼積極,都不會標誌著以巴衝突的最終結束。這可能僅僅標誌著巴勒斯坦人爭取自由鬥爭新篇章的啟動。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巴勒斯坦和解是否會恢復兩國方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在伊朗問題上不可單打獨鬥,特別是背後還有一個北韓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