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川普掌權後,美國的「技術官僚」更要守護政策制定的誠信

2017/11/12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班傑明・富蘭克林曾對美國人民說,美國憲法將為他們構建「一個共和國,但(共和國的存續)則需要你們去守護」。里夫林和她這樣的人在其漫長而傑出的職業生涯中為我們構建了一個合理的決策過程——而我們也必須去守護它。

文:J. Bradford DeLong(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教授、國家經濟研究局副研究員)

在最近一場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舉辦的會議中,愛麗絲・里夫林(Alice Rivlin)對美國經濟政策制定的未來表示樂觀。曾任美國聯準會副主席、克林頓總統管理及預算辦公室主任,以及國會預算辦公室第一任主管的里夫林對這一話題顯然是有極大發言權的。事實上,美國現有的「技術官僚」制度——確保政策制定能遵循正確的分析和經驗證據——所倚仗最多的人,莫過於里夫林了。

里夫林在年輕時曾被哈佛大學里塔爾公共管理中心的研究生課程拒絕錄取,而拒絕理由是該課程曾在錄取「適婚年齡婦女」方面有著「不幸的經歷」。

在上述字裡行間,你幾乎可以感受到新英格蘭地區清教徒那種所謂「夏娃被毒蛇誘惑進而誘惑亞當」的虛偽道德說教。當然,當里夫林在1974年幫助創立國會預算辦公室時,她實際上也是在採摘智慧之樹上的果實,也幫助我們其他人都吃到了果子。我們的事業都因此而得到了促進。

在最近的談話中,里夫林堅信儘管眼下民粹主義者對專家們大肆抨擊,但高質量的政策分析依然會在21世紀的公共領域繼續蓬勃發展。她預測經驗證據和專家知識仍然會在立法者、總統及其顧問的決策過程中佔據重要(就算不是全部)地位。

可以肯定的是,國會預算辦公室的影響力在今年達到了頂峰。它的影響力不僅來自於自身在國會議事中的作用,也因為它的評估報告贏得了政府、媒體和公民社會的廣泛尊重。它對國會共和黨議員立法提案將如何影響美國的評估極為深入,不帶黨派偏見且滿懷真誠。至少到目前為止,似乎里夫林的樂觀還是站得住腳的。

不過筆者卻對未來依舊存疑。里夫林認為政策制定界普遍認同一系列基本的經濟原則,而公共政策辯論中所使用的評估,預測和模型都將構建於這些原則之上。她指出從前經常會有某位知名經濟學家將一項簡單貨幣政策規則視為避免蕭條和螺旋式通膨的靈丹妙藥,但如今已經不存在這種現象了。

截至目前來說事實確實如此。然而在川普(Donald Trump)宣布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當選下一任聯準會主席之後就未必了。在此之前斯坦福大學經濟學家約翰・泰勒(John Taylor)一直是大熱門人選。泰勒因為製定關於央行應當如何設定利率的準則(泰勒規則)而聞名於世。他也一直堅守這一規則,儘管缺乏證據顯示該規則會比1970年代以來美聯儲的實際政策決策取得更好的結果。

此外,當川普總統任命前美國企業研究所經濟學家凱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領導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時,許多人都預計哈塞特將成為一位「正常的」顧問委員會主席。有人告訴我們說哈塞特將確保其預測與政策分析界保持一致從而維護好委員會的信譽。而他也明白諸如國會預算辦公室,管理及預算辦公室,聯合稅務委員會,稅收政策研究中心和預算和政策優先事務研究中心等機構和組織都效忠於事實,而非某些捐助者或政治巨頭。

然而上任後的哈塞特卻把心思都放在了想方設法否定稅收政策研究中心的預測上,儘管該中心今後依然將毫不遲疑地發布對他的政治對手不利的評估報告,正如他當前所遭遇的那樣。

根據政策分析人士近乎一致的觀點,勞動力所佔企業總體稅負的份額,以及借助投資增加來挽回的因企業所得稅減免造成的政府收入損失的份額都是25%,然而哈塞特手下的經濟顧問委員會卻認為這兩個數字都該是82%。這種說法以及哈塞特最近對稅收政策研究中心的攻擊,令美國前財政部長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大為震怒,連我都從未在任何公共政策問題上看見他那麼生氣過。如薩默斯所說,哈塞特的分析是「不誠實、無能和荒謬的集合體」。

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曾對美國人民說,美國憲法將為他們構建「一個共和國,但(共和國的存續)則需要你們去守護」。里夫林和她這樣的人在其漫長而傑出的職業生涯中為我們構建了一個合理的決策過程——而我們也必須去守護它。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守護美國政策制定的誠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專題下則文章:

不想出現下一個川普或馬琳勒龐,該如何抗衡民粹主義煽動者?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