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川普沒有意識到耶路撒冷不僅是以巴問題,對全球15億穆斯林都有重大意義

2017/12/14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整個穆斯林和阿拉伯世界的領導人都不會允許川普單方面將耶路撒冷送給以色列,只為滿足為數甚少的美國錫安主義福音派基督徒票倉(他只獲得了不到四分之一美國猶太人的支持)。

文:Daoud Kuttab(前普林斯頓大學新聞系教授、前拉馬拉聖城大學中東研究所主任, 現致力於中東新聞自由活動)

在三週時間裡,美國政府給了巴勒斯坦人民三重打擊。首先是11月17日,川普(Donald Trump)總統政府宣布一項決定(隨後取消)關閉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在華盛頓的外交辦事處。然後,12月5日美國國會一直投票通過了泰勒強制法(Taylor Force Act),禁止在2018—2024年間援助巴勒斯坦權力機構,除非後者停止向巴勒斯坦死亡或定罪軍屬發放月薪和其他福利。但第二天的第三項打擊才是對實現和平最不利的動作。

在全球的一直反對聲浪中——更不用說聯合國大會和安理會過去的決議了——川普宣布美國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個中含義顯而易見:川普政府決定要強制巴勒斯坦人接受以色列的和平方案,而不是調停雙方之間的平等協議。

當然,川普政府不是這麼說的。《紐約時報》在川普宣布決定前夕報導,其政府的官員相信該決定——其中包括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真能「通過讓美國的立場不再模糊不定」而加快和平進程。他們指出,畢竟大使館問題每六個月就要重新決定一次,總統必須簽署新授權讓大使館留在特拉維夫——在他們看來,這一過程不斷地煽動著政治緊張。

在其關於這個問題的講話中,川普重申了該觀點。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他說,「是一個早就應該做出但遲遲未動的,能夠推動和平進程和長期協議的動作。」他還宣稱,該決定「絕不是為了表明我們拋棄了推動長期和平協議的承諾,」這是一個「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非常好的方案。」

但在同一篇講話中,川普也背叛了他授予以色列的更高的地位:「以色列是一個主權國家,他和其他任何主權國家一樣,有權選擇自己的首都。」儘管巴勒斯坦盡力示好,但它顯然不被美國承認為主權國家。因此,川普並沒有追求雙方之間形成公平的和平協議,而是實際上宣布以色列勝出——並通知巴勒斯坦人靜靜地接受失敗。

但巴勒斯坦人表現出了極強的抵抗力。在剛剛過去的夏天,當以色列政府單方面決定在謝里夫/阿克薩(Al Haram Al Sharif/Al Aqsa)清真寺入口安裝金屬探測器時,巴勒斯坦人在清真寺外進行了為期兩週的示威,迫使以色列收回了這一決定。

將美國使館遷往耶路撒冷是一個更加強力的象徵性動作,意味著有可能導致更可怕的抵抗——不僅僅來自生活在東耶路撒冷的30萬巴勒斯坦人,還包括散佈在全世界的其他1,200多萬巴勒斯坦人。川普政府沒有認識到,耶路撒冷——僅次於麥加和麥地那的伊斯蘭教第三聖城——不僅僅是以巴和平問題;對全世界3.5億阿拉伯人和15億穆斯林都有直接且重大的意義。

川普可能認為,目前他和沙烏地阿拉伯處於蜜月期,這使他能夠擺脫阿拉伯領導人的反對。但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王儲自身個改革也面臨著巨大的反對,他不可能公開在耶路撒冷這樣的情緒性問題上站邊以色列。

事實上,整個穆斯林和阿拉伯世界的領導人都不會允許川普單方面將耶路撒冷送給以色列,只為滿足為數甚少的美國錫安主義福音派基督徒票倉(他只獲得了不到四分之一美國猶太人的支持)。法塔赫中央委員會成員穆罕默德・沙塔耶(Mohammad Shtayyeh)已經宣布,巴勒斯坦領導層將在約旦和其他阿拉伯國家的合作下,抵制這一美國的這一獨裁決定。

但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對公平和平協議的正義要求的不僅僅是阿拉伯人和穆斯林。全世界有無數人民——他們的信仰和背景各不相同,還有聯合國安理會、聯合國大會以及國際法庭的決議——都支持這一立場。即使在美國國內也是如此:據阿拉伯美國研究所(Arab American Institute)的一項民調,只有20%的美國人(包括美國阿拉伯人和美國猶太人)支持將美國駐特拉維夫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

巴勒斯坦人要求兩國方案,其中東耶路撒冷作為巴勒斯坦國的首都,而西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的首都。相反,以色列人一貫阻撓兩國方案,並要求耶路撒冷全部歸以色列。簡言之,如果以巴衝突想要解決的話,必須改變的是以色列政府的立場——以及川普政府的立場。

許多以色列人都認識到這一點:25位以色列名人,包括前外交官、軍隊將領和學者,聯署了一封致川普中東和平特使的,譴責耶路撒冷決定。「耶路撒冷的地位,」他們寫道,「是以巴衝突的核心,必須置於解決以巴衝突的大環境下決定。」

任何可行的和平協議都必須能夠經受時間的考驗。而這意味著它必須公平且正義,而不是讓一方不堪其辱——特別是當這種怨恨擴大到全世界無數人民的話。將方案強加給巴勒斯坦人只能提高更多暴力而不是和平的可能性。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川普和中東和平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金正恩或許是邪惡的獨裁者,但他不瘋,也不想自取滅亡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