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川普不打算成為多數人的總統,是否也放棄連任了?

2018/02/08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在民眾普選得票大幅落後的情況下當選總統,卻顯然沒有興趣團結所有人或制定切實可行的政策。最重要的是,他為再次當選什麼也沒做。

文:J. Bradford DeLong(曾任美國財政部副助理財長,現任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教授兼國家經濟研究局助理研究員)

美國總統毫無疑問與以往不同。川普(Donald Trump)和前任的區別不僅僅在於性格和整體上的無知,而且在於他的決策方式。

首先,以柯林頓(Bill Clinton)為例,柯林頓在1992年像川普一樣,當選時並未獲得絕大多數選民的支持。執政後,柯林頓以財政刺激和醫療保健法案(這兩者都不成功)來吸引左翼,同時用促增長的削減赤字法案來贏得中間派的關注。

他通過簽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來吸引中右派,該協議在其共和黨前任(老布希)執政期間就已經構想成熟;他還簽署了一份重大犯罪法案,同時再次任命保守派堅定分子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擔任美國聯準會主席職務。

柯林頓希望通過「三角」策略達到三個目的:

  • 制定有效解決國家問題的政策;
  • 說服那些沒有支持他的選民他同樣代表他們的利益;
  • 並同時保護好自己的支持者。

2008年,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的當選贏得了普遍多數。但像柯林頓一樣,他就職後修改了多項立場。他用技術官僚的金融救助和財政刺激方案來迎合中間派。他還推出了一份以市場為導向的醫療保險法案,該法案是仿效羅姆尼(Mitt Romney)在擔任麻薩諸塞州州長期間實行的法案而推出的。

歐巴馬還試圖(儘管並不成功)依靠削減赤字和社會開支的「大交易」來直接吸引右翼力量。他以市場為導向的溫室氣體排放限額交易計畫,幾乎與2008年其總統選舉時的共和黨對手參議員麥肯(John McCain)完全相同。他再次任命最初由共和黨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提名的柏南奇(Ben Shalom Bernanke)擔任聯準會主席。

歐巴馬所竭力代表的不是「紅」、「藍」美國,而是「紫色」美國。他奉行希望能獲得共和黨支持的謹慎技術性政策。如果因此引發了自己支持者的反對,他會提醒他們民族團結和互相尊重、而不是狹隘的黨派鬥爭,最終會使宇宙的道德之弧進一步傾向於公正。

相比之下,川普在民眾普選得票大幅落後的情況下當選總統。然而一旦執政,他立即發佈事先承諾的穆斯林旅行禁令,以此來吸引右翼白人本土主義者;他還在沒有替代計畫的情況下,試圖摧毀歐巴馬醫療法案。他通過不理會員警對非洲裔美國人的暴行,將白人至上主義者描述成「非常優秀的人」再次吸引右翼本土主義者。

這絕非正常政治。川普顯然沒有興趣團結所有人或制定切實可行的政策。他沒有賦予反對他的美國多數民眾任何改變意願的理由,他也沒有向支持者諮詢持久政策、而非轉瞬即逝的立法勝利需要採取哪些舉措。最重要的是,他為再次當選什麼也沒做。

當然,許多共和黨人現在也是一樣。去年在加利福尼亞,我們見證了一個令人驚歎的奇蹟,那就是美國眾議院共和黨代表團,甚至都懶得去爭取能惠及選民的一攬子稅收政策。他們就好像已經放棄連任,現在都在等待離開國會從事高薪遊說工作。

按照川普政府的說法,接下來的立法重點是基礎設施建設。這聽上去似乎是川普能夠討好左翼的一項事務,通過制定能實現平等分配和基於實證的規則,來促進經濟增長的合理計畫。

但我們不應指望這樣的結果。川普政府似乎沒有任何連貫的政策設計程式。沒有聽證會或白皮書來對各種基礎設施議案的成本和收益進行評估。也沒有試圖達成初步立法共識的任何立法探討。就像頒佈旅行禁令和試圖廢除歐巴馬醫改一樣,沒有任何形式的公開審議過程。我們有的只是總統的推特。

1776年,亞當・斯密(Adam Smith)認為在一個以「自然自由」為基礎的體系之上,政府的三項任務是保障國防、保障公共安全並執行產權合同以及基礎設施建設。 亞當・斯密認為,政府有責任「(修建和維護)特定公共工程和特定公共機構,對於任何個人或小團體的利益而言,上述基礎設施他們永遠也不可能修建和維護。」

對亞當・斯密而言,政府必須承擔建設基礎設施任務的理由是明確的:「相關利潤永遠無法補償任何個人或小團體的開支,儘管對於廣義社會而言往往會得到高得多的回報。」 今天,我們知道公共產品實際上可以盈利,但前提是允許壟斷,而這會令社會付出高昂的代價。

不幸的是,川普的工作人員似乎並沒有理解亞當・斯密有關良好政府的備忘錄。 政府很可能基於為私人投資者提供公共補貼而制定基礎設施計畫,而後這些投資者就可以挑選能通過收取壟斷價格來實現盈利的項目。 計畫可能會在 《福斯新聞》甚至《紐約時報》專家中引來不錯的反響,這些所謂的專家會摸著自己的下巴惋惜民主黨人否決川普慷慨的基礎設施計畫。

但與柯林頓和歐巴馬不同,川普將再次表明他不打算成為大多數、更不用說所有美國人的總統。 他不會利用基礎設施辯論所提供的機會來推進民族團結事業,相反會進一步將美國推向盜賊統治之中。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唐納・川普是註定要失敗的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文在寅讓北韓參加冬奧,是維繫美韓關係的一種手段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