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互動比冷戰時還糟,美國除了改良投票機還能如何對付俄國?

2018/03/0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Richard N. Haass(現任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著有《混亂的世界》

冷戰持續了40年,在許多方面始於柏林,也止於柏林。好消息是它始終保持了冷戰的狀態——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核武器造就了此前大國對抗一直欠缺的自律——而且因為一個頭重腳輕的蘇聯,歸根結底無法匹敵西方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力量,美國及其歐洲和亞洲的盟友最終取得了勝利。

冷戰結束四分之一世紀後,我們意外地發現新一輪冷戰又再次來臨。這場冷戰既陌生又熟悉。俄羅斯不再是超級大國,這個擁有1.45億人口的國家經濟依賴油氣價格,也不再向世界傳播政治領域的意識形態。即便如此,它仍然是兩大核武國家之一,擁有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席位,並且樂於利用其自身的軍事、能源和網路實力來支援盟友並削弱對手和鄰國。

這樣的現狀絕對不是不可避免的。人們曾經預測冷戰結束將帶來俄國與美國和歐洲友好關係的新時代。人們普遍認為,後共產主義時代的俄羅斯會把經濟和政治發展作為重中之重。而且開始時關係也曾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俄羅斯非但沒有支持其長期附屬國伊拉克,反而與美國合作逆轉了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入侵科威特

但這樣的善意並沒有維持多久。今後幾十年,歷史學家都將探討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種結果。某些觀察人士會責怪連續幾任美國總統,指出是他們吝於為身處困境的俄國提供經濟援助、甚至推行北約東擴。他們通過將俄羅斯視為潛在的競爭對手,從而讓俄羅斯更有可能成為敵對國家。

的確,在俄羅斯20世紀90年代向市場經濟轉型的痛苦過程中,美國原本可以、而且也應當表現得更加慷慨大度。而且北約東擴對歐洲而言,是否真的勝於將俄羅斯涵蓋在內的其他安全安排也是一個未知數。即便如此,第二次冷戰爆發的絕大部分責任應當歸咎于普亭(Vladimir Putin)領導的俄國。

就像許多前任一樣,普亭將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視為對其統治的威脅,他認為美國秩序威脅到了他的國家在世界上的合法地位。

俄羅斯近年來一直使用武力奪取、佔領和吞併克里米亞,並因此違反了不得以武力改變邊境的國際法根本原則。普亭繼續使用軍事或秘密手段破壞東烏克蘭、喬治亞共和國和巴爾幹半島部分地區的局勢。而且俄羅斯還雇傭特別野蠻的軍事力量來支持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令人震驚的敘利亞政府。

普亭領導的俄羅斯還不遺餘力,按照美國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話講,實施「以干預美國政治和選舉進程為目的之欺詐和欺騙,其中也包括2016年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活動。」美國各情報機構負責人已經明確表示,從現在到11月舉行的國會期中選舉之間,俄羅斯會再一次推進這樣的工作。

因為俄羅斯已經變成修正主義國家,在不擇一切手段推翻其認為必要的現狀時幾乎不會有任何猶豫,因此明智的對策是支援歐洲防務,並為烏克蘭提供致命武器。但除了改進投票機的漏洞和要求科技公司採取措施防止外國勢力影響美國政治之外,美國還能採取哪些舉措?

首先,美國必須意識到不能僅侷限於防禦。國會呼籲進一步制裁是正確的決策,而川普(Donald Trump)拒絕推行國會已經通過的制裁則是一種錯誤。

美國政府還需要表明態度,批評俄羅斯政權逮捕對手而且據稱謀殺記者。如果川普出於種種原因繼續縱容俄羅斯,那麼媒體、基金會和學者應當公開揭露普亭政權的腐敗特色。傳播上述資訊可能增加內部對普亭的反對力量,說服他停止進一步干預美國和歐洲政治,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支撐起俄羅斯境內更負責任的力量。

與此同時,我們的目的不應是結束本已岌岌可危的美俄關係,美俄關係的現狀已經比第一次冷戰時期的絕大多數時刻更糟。只要有可能而且符合美國的利益,美俄兩國就應當尋求外交合作。俄羅斯很有可能願意停止干涉東烏克蘭,以換取一定程度的制裁放鬆,當然前提是要向俄羅斯保證那裡的俄羅斯人不會面臨報復。同樣,克林姆林宮並無意升級敘利亞軍事行動,因為這樣會增加其干預行動原本尚可承受的代價。

與此同時,加緊制裁北韓需要俄羅斯的支援。而維繫軍控協定和避免新一輪核軍備競賽符合兩國的利益。

因此,需要召開定期外交會議、進行文化和學術交流,並派遣國會代表團訪問俄羅斯——這不是要贏得俄國人的歡心,而是向外界表明如果俄羅斯能夠更加克制,許多美國人願意考慮與俄羅斯建立更加正常的關係。在普亭掌權期間俄羅斯保持克制對美國及其盟國都非常重要——在普亭下臺後奉行除普亭主義以外其他策略的俄羅斯也是一樣。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第二次冷戰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股市下跌表示經濟過熱?先觀察這三隻「不會吠叫的狗」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