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美國財閥和國會走狗,看到川普增加關稅才知已成「竊國政體」獵物

2018/03/08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的財閥和他們的國會走狗,是否意識到由反復無常的總統執掌的笨拙政府,實際上並不適合維持和創造財富。正如在竊國政體中,那些捕食者經常會發現自己才是真正的獵物。

文:J. Bradford DeLong(曾任美國財政部助理副部長,現為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教授,智庫機構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研究員)

美國參議院共和黨多數派領袖密契・麥康諾(Mitch McConnell)最近宣稱「在我從政這30年中,2017年是對保守派最有利的一年,」尤其是因為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已被證明是…...非常穩固、保守,偏右且親商。」

毫無疑問,你也會聽到共和黨的捐助者在開飯前閒聊時表達類似的看法。畢竟川普政府已經修改了環境法規並削減了富人的稅收,還有什麼好不滿意的?

當然,川普和他的家人都是野心勃勃的竊國者。但這意味著他們會反對政府去拿走「他們的」財富。對於那些認為美國的收入和貧富差距本應比目前更為寬大的人來說,他們可是天然的盟友。

也不要介意川普政府毫無執政能力,更別說去年的稅收立法是人們記憶中撰寫得最差勁的法案。川普的無知讓國會共和黨人有更多機會製造立法漏洞,以確保他們的捐助者能受到優待。似乎對於共和黨來說,一個無能且善變的竊國政體(kleptocracy)可能就是最好的政府形式。

或至少一切都還算正常,直到2018年3月1日川普表示打算對鋼鐵和鋁分別施加25%和10%的全面進口關稅。對此來自堪薩斯州的共和黨參議員派特・羅伯茲(Pat Roberts)表示這一決定「無法得到普通民眾的歡迎。」

正如羅伯茲所指出的那樣,川普今年這種邁向保護主義的舉動與他早期的政策成就不一致。「我們已經有了一套為企業界帶來了很多好處的稅收改革方案,」羅伯茲告訴《堪薩斯城星報》說,「而這一個的政策舉措則與之背道而馳。」他現在擔心的是川普會追求「一個基本上會導致消費者享受所有的稅制改革收益都被更高製造成本所奪走的政策。」

他是對的。最終美國消費者將為川普的關稅買單。這種廣泛性的保護主義措施會以某種方式影響美國製造業的每個部門,製造商當然不會獨自承擔高價鋼鐵和鋁製品的全部成本。與此同時,其他國家將對美國的出口商品施加關稅。例如歐盟目前正計畫對哈雷機車、波本威士忌和李維斯牛仔褲等美國主要出口產品施加關稅

可見川普基本上是對美國消費者和出口行業提出新的稅收,而其成本主要由他在美國中部地區和衰敗老工業區的支持者來承受。同時川普似乎幾乎是毫無徵兆地做出這一決定。股市大吃一驚,當即下跌1.5%左右。據《堪薩斯城星報》的報導,「(羅伯茲)和其他共和黨參議員並未得到白宮的正式提前通知。」

然而共和黨人對川普面前是如此唯唯諾諾,眾議院議長保羅・萊恩(Paul Ryan)所能拿出來的最佳回應竟然是「希望總統會考慮這個想法的意外後果,並在推進這一決定之前考慮其他手段。」

目前看來川普的決定不僅罔顧其首席經濟顧問加里・科恩(Gary Cohn)的意見(事實上是反對),甚至跟他的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H.R. McMaster)將軍,財政部長史蒂芬・梅努欽(Steven Mnuchin)以及國防部長詹姆士・馬提斯(James Mattis)的想法背道而馳。

另一方面,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顯然贊成關稅,但贊成的原因還不甚明瞭。不過商務部自己肯定知道較低的鋼鐵和鋁價格,顯然能讓更多的美國人受益。

關稅的另一個支持者,則是最近升任貿易和工業政策主管兼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的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這也並不讓人感到意外。納瓦羅撰寫了一些關於美國與中國貿易關係的危言聳聽的書籍,其中一本甚至起名為《致命中國》。儘管如此,納瓦羅也尚未解釋通過關稅創造更大規模的國內鋼鐵業,將怎樣為美國經濟帶來淨收益。

關稅的最後關鍵支持者是美國貿易代表勞勃・萊特梅澤(Robert Lighthizer),他以前曾在鋼鐵行業擔任過律師。和羅斯一樣,萊特梅澤的想法並不清晰。他必然知道川普的關稅幾乎無法在不給經濟帶來巨大成本的情況下,對美國鋼鐵和鋁業進行任何提升。他是否意識到自己的聲譽,最終將取決於政府最終實施了一個成功還是極為愚蠢的貿易政策?

現在川普已經給全球貿易體系點上了一把火,人們不禁要問,美國的財閥和他們的國會走狗,是否很快會意識到由一個反復無常的總統以突襲手段來執掌的笨拙政府,實際上並不是維持和創造財富的理想人選。正如在竊國政體中,那些捕食者經常會發現自己才是真正的獵物。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川普加在美國身上的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財政部降低資產審核門檻,恐怕是打造另一個破產的雷曼兄弟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