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92歲高齡尋求東山再起的馬哈迪,勝選要靠馬來人以外的族群

2018/03/1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Wong Chin-Huat(馬來西亞檳城研究所政治學家)

再過幾周,馬來西亞就將迎來幾十年來最有爭議的選舉。馬哈迪(Mahathir bin Mohamad)——馬來西亞在任時間最長的總理,2003年卸任——以92歲高齡之軀,與他曾經鎮壓的反對派一道,努力阻止他的前門生、頗具爭議的總理納吉(Najib Razak)贏得新任期。但要打破馬哈迪此前所在政黨「巫統」長達61年的連續勝選絕非易事。

事實上,專家仍然看好納吉,一位民調專家預測現任總理將重獲三分之二議會多數,從而能夠修訂憲法。馬哈迪只有幾個月的時間扭轉政局,領導反對派希望聯盟(PH),用他的新政黨土著團結黨(PPBM)取代馬來西亞伊斯蘭黨(PAS)成為巫統的主要替代者。

PAS只獲得了大約15%的民調支持,但成功地促使巫統實施其民族主義宗教(nationalist-religious)日程。但如果PH在新選舉中表現足夠強勢,就可以讓PAS政治邊緣化,從而有望將馬來西亞從伊斯蘭教高人一等的有害政策中挽救出來。

這一政策的影響不容低估。近幾年來,宗教偏執在曾經世俗的馬來西亞風起雲湧。比如,安拉(阿拉伯語的神)曾經被阿拉伯和印尼基督徒廣泛使用,但現在為穆斯林專屬。更令人警惕的是,內政部長禁止一系列書籍出版,如達爾文《物種起源》的印尼語譯本,和對伊斯蘭教持友好態度的西方學者約翰・埃斯波西托(John Esposito)和卡倫・阿姆斯壯(Karen Armstrong)的作品

馬來西亞嚴格而排外的伊斯蘭教興起,反映了國際趨勢和國內動態。多數民族馬來人——他們在殖民地時代被邊緣化,但現在享有極度膨脹的經濟和教育特權——必須是穆斯林。他們高人一等的地位的固化取決於巫統(自稱)的政治主導力。

早期巫統領導人是反對教權的,但在巫統成功清洗了其左翼和自由派對手後,PAS成為馬來反對派的代表。1981年,現代主義者馬哈迪掌權,伊斯蘭教則成為PAS對抗巫統最有力的意識形態武器。

而事實上,PAS領導人、當年魅力超凡的年輕牧師哈迪阿旺(Hadi Awang)鼓吹激進立場,將所有支持巫統的穆斯林都貼上「異教徒」標籤,因為巫統政府可能「讓殖民地憲法、異教徒法律和前伊斯蘭規則永久化。」哈迪的言論在兩「種」穆斯林中間製造了深刻的隔閡,以至於村莊裡會存在兩座清真寺、兩片墓地和兩位主持祈禱和宗教儀式的牧師。

但哈迪為害最深之處,是他破壞了馬來西亞後殖民地國家和社會結構的合法性。在英國統治時期,馬來西亞接收了大量中國人和印度人,婆羅洲還出現了信奉基督教的少數派土著。

在穆斯林民族主義者看來,多元論——以及世俗論和民主——都是殖民地時期的桎梏。徹底去殖民地化要求回復伊斯蘭教和穆斯林的主導地位。

PAS曾經是鼓吹建立完善的伊斯蘭國家的旗手,如今,它要求至少要擴大伊斯蘭教法、提高伊斯蘭法庭系統的地位(目前僅限於裁決穆斯林的個人和家庭事務),使之與民事法庭平起平坐。PAS的招牌式穆斯林宗教民族主義日,漸壓倒了巫統的馬來種族民族主義,這些目標也受到越來越多的穆斯林的支持。

AP_1632133371307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儘管馬哈迪不是虔誠的宗教徒,但他在1982年精明地選擇了哈迪更有魅力和遠見的同時代人安華(Anwar Ibrahim)負責巫統的伊斯蘭化。從伊斯蘭高等教育到伊斯蘭銀行和宗教官僚機關,馬哈迪和安華偷走了PAS的宗教威望——直到巫統開始分裂。1998年,馬哈迪囚禁了安華,並試圖取代他。此後,PAS吸收了大量安華追隨者,其影響力從其北方大本營擴大到全國。

在2013年的大選中,納吉失去了群眾支持,但仍憑藉選區劃分伎倆握有權力。同時,他開始力推哈迪,比如,他為可能引入的嚴刑峻法哈杜德(hudud,伊斯蘭法中的神的旨意)提供便利。哈杜德適用於通姦、酗酒和叛教等罪名。這不但將PAS拉出了反對派聯盟,也讓哈迪為醜聞纏身的納吉辯護。

PAS宣佈將競爭大約60%的議會選區,這可能造成PH的馬來選票分流,讓巫統贏得多個險勝。如果馬來人投票率較低,則PH損失將高於納吉,後者可能一比2013年更少的選票贏得更多的席位。

對於PAS,是否能夠保持政治重要性,取決於能否克服馬哈迪和從其自身衍生的、由親安華的溫和派組成的國家誠信黨(Amanah)所造成的威脅。如果馬哈迪無法確保三分之一議會席位,PAS就可以宣稱自己不可或缺,即便它輸掉所有選區。在這一情形中,馬來人反對派領導人都將不敢指責PAS的穆斯林民族主義。巫統即便能夠贏得選舉勝利,阻擋PAS日程的道德勇氣也會衰竭。

如果馬哈迪真的確保了三分之一議會席位,馬來西亞政治將發生重大變化,即使巫統技術上仍主宰著政壇。如果國家誠信黨能夠擠掉PAS成為主要伊斯蘭政黨,那麼宗教極端主義趨勢就有望扭轉。而如果PPBM成為捍衛馬來人高人一等地位的對手,巫統將失去在這一問題上的壟斷權,讓馬來政治陷入更大的鬥爭。

到目前為止,以九旬高齡東山再起的馬哈迪正在許多巫統和PAS選區攻城掠地。但僅憑馬來人無法決定其與PAS和納吉之間的鬥爭結果。很多邊緣選區民族成分複雜,非馬來人的低投票率可能有助於PAS,而有害於馬來西亞。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馬來西亞的伊斯蘭化會改觀嗎?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不只有藍綠,備受期待的「第三勢力」議員又選上幾席?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股市下跌表示經濟過熱?先觀察這三隻「不會吠叫的狗」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