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各國沒有一致的互聯網政策,等於放縱中俄進行網路控制

2018/03/1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互聯網跨越國界,但其所依賴的基礎設施(和民眾)卻屬於不同主權國家的管轄範圍。而主要國家有著不同的目標,其中俄羅斯和中國強調主權控制的重要性。

文:Joseph S. Nye(哈佛大學教授,著有《力量的未來》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近期呼籲採取全球行動,盡可能減少數位電子戰對平民所造成的危害。古特瑞斯感慨道「對此類戰爭尚沒有任何監管計畫」,並指出「尚不清楚該領域將以何種方式適用《日內瓦公約》或國際人道主義法。」

十年前,網路安全作為國際問題很少引人關注。但自2013年以來,它被描繪成美國所面臨的最嚴重的威脅。雖然確切的數字仍有待討論,但自2005年來,外交關係協會的「網路運行跟蹤裝置」記錄了16個國家發起的近200次國家主導型攻擊,其中20次發生在2016年。

網路安全這一術語是指一系列廣泛問題,而這些問題並不是20世紀70和80年代發明互聯網的研究員及程式師小圈子所主要關注的。1996年,僅有3,600萬人,也就是世界人口的1%使用互聯網。而到2017年初,全球有37億人,也就是全球近半數的人口都經常上網。

隨著20世紀90年代後期用戶數量的激增,互聯網也成為經濟、社會和政治互動的重要基礎。但隨著人們越來越相互依賴,且經濟機會不斷出現,脆弱性和不安全感也隨之增加。隨著大資料、機器學習和「物聯網」的崛起,有些專家預測到2035年,互聯網的連接數量可能會增長到近一兆。私營和國家主體潛在的攻擊目標數將急劇增加,其中包括工業控制系統、心臟脈搏器,也包括自動駕駛汽車。

許多觀察家都呼籲制定法律來保護這一全新環境。但在網路領域制定這樣的標準,仍然面臨著一系列難題。儘管關於摩爾定律計算能力每兩年增加一倍,意味著網路時間過得飛快,但人類習慣、法律法規和國家常規做法卻變化更慢。

首先,因為互聯網是由跨國網路構成的網路,其中多數屬於私有,因此非國家主體在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網路工具有雙重屬性,雖然快速廉價,但其可靠性卻往往會出問題,驗證和歸因操作都面臨重重困難,而且進入門檻較低。

此外,儘管互聯網跨越國界,但其所依賴的基礎設施(和民眾)卻屬於不同主權國家的管轄範圍。而主要國家有著不同的目標,其中俄羅斯和中國強調主權控制的重要性,而許多民主國家則推動進一步開放互聯網。

即便如此,將「www」形容為「蠻荒的西部網路」也是一種諷刺的誇張。網路空間確實存在某種規範。各國曾花了20年才達成核時代限制衝突的第一份合作協定。如果國際網路安全問題不是從互聯網起源的20世紀70年代初,而是從大規模騰飛的20世紀90年代末開始計算,那麼限制網路衝突的政府間合作現在恰恰就處在20年的節點。

42-74392143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1998年,俄羅斯首次提議簽訂禁止電子和資訊武器(包括用於宣傳目的)的聯合國條約。俄羅斯和中國及其他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一起一直竭力推動簽署廣泛的聯合國條約。而美國則一直認為這樣的條約無法證實。

相反,聯合國秘書長任命了一個於2004年召開首次會議的政府專家小組(UNGGE),並於2015年7月提議簽署一套後來得到20國集團認可的規範。專家組在聯合國進程中並不少見,但他們的工作卻很少從組織基層上升至得到20個最強國家峰會認可的原則理念。政府專家小組的成功不同尋常,但該小組卻未能在2017年就其下一份報告達成一致意見

現在世界該向何處去?我們可以讓形形色色的政策宣導者提出和制定規範。例如,由愛沙尼亞前外長馬麗娜・卡尤蘭德主持的新非政府網路穩定全球委員會,已經呼籲保護互聯網公共核心(其中包括路由、網域名稱系統、信任證書和關鍵基礎設施)的安全。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利用其烏鎮世界互聯網系列大會發佈了上海合作組織認可的若干原則,呼籲承認主權國家有權在國內領土上對互聯網內容進行監管。但這並不一定與保護公共核心的呼籲相矛盾,因為互聯網的公共核心指的不是內容而是連通性。

其他規則宣導者還包括微軟,該公司呼籲在網上簽署新的《日內瓦公約》。此外,同等重要的還包括制定有關隱私和加密安全、後門、刪除兒童色情、仇恨言論、虛假消息和恐怖威脅的規則。

在成員國思考制定網路規範今後步驟的過程中,答案可能在於避免向聯合國政府專家小組等任何單一機構增加過重的負擔。進步可能需要多領域共同發展。某些情況下,志同道合的國家制定原則和操作規範,可能會產生其他國家未來有機會認同的準則。例如,中美之間就達成了一份雙邊協定,限制在商業領域開展互聯網間諜活動。在其他情況下,如物聯網安全準則、私營部門、保險企業和非營利性利益相關方可能率先制定行為準則。

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制定網路安全規則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某些領域可以先於其他領域取得進展。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如何制定新的網路安全規範?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92歲高齡尋求東山再起的馬哈迪,勝選要靠馬來人以外的族群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