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相對於「民粹」不是全球化與菁英,而是誠實的現實主義

2018/05/0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投會成為滑向民粹主義的又一步,而不是對脫歐爭論的真正民主結論嗎?答案是不會,因為選民將得到在兩個定義明確的方案之間做出誠實選擇的機會。

文: Anatole Kaletsky(龍洲經訊首席經濟學家、聯合主席,著有《資本主義4.0》)

金融危機十年後,世界各地的經濟環境或多或少地回歸了常態。如今,民族主義、民粹主義被視為全球復甦的最大威脅。齊聚華盛頓參加4月的IMF春季年會的財政部長們顯然是這麼認為的。但這一共識之所以出現,是否是因為民粹主義浪潮正盛?到底是不是民粹主義政治破壞著經濟復甦?是否有可能是經濟復甦影響著民粹主義政治?

放眼世界,民粹主義經濟政策似乎正在退卻,儘管明確的取而代之者並未出現。在美國,川普(Donald Trump)總統似乎在克制自己的保護主義本能,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正在趨於穩定。在歐洲,儘管媒體焦點集中在匈牙利和波蘭的仇外政客的成功,但在真正重要的國家,潮流正在遠離經濟民族主義,如法國、德國、西班牙和義大利等,義大利最近在選舉中取得突破性勝利的兩個民粹主義政黨,宣佈支持歐元。

即使在英國,潮流也在轉向。經濟民族主義在2016年的脫歐投票中贏得了壓倒全球化和多邊主義的最大勝利。如今,英國政府逐漸認識到,選民並不真正想要強硬疑歐派所要求的完全脫離歐洲的結果。脫歐公投中所提出的兩個脫歐方案——內向的保護主義「小英國」方案,和基於與美國和英聯邦的「特殊關係」的後帝國主義「英語文化圈」方案——都不具有經濟可行性和政治吸引力。儘管只有3—4%的選民承認改變了脫歐的主意,但絕大部分人都希望能保留大部分自由貿易、便利旅行、移民勞工以及強大的環境、消費和衛生監管的好處。

選民對脫歐負面影響的厭惡,類似於希臘在2015年公投拒絕歐盟援助後逐漸萌生的現實主義,有助於解釋首相梅伊(Theresa May)和她的保守黨政府所採取的令人費解的策略。一開始,梅伊聲稱人民顯然要求她從歐盟「奪回控制權」,但此後梅伊逐漸模糊和抹除了她的紅線:不再貢獻歐盟預算、限制歐洲移民,以及不受歐洲規則和法院裁決約束。她不再要求在2019年3月恢復完全的國家主權,轉而開始要求一個過渡期,在此期間,選民們不會感覺到有任何變化。

令人驚奇的是,梅伊的妥協被民族主義強硬派照單全收,而此前他們威脅要剝奪她的領導地位。狂熱分子仍然希望最終從歐洲完全脫離,但似乎也釋然於等到2020年12月梅伊的「現狀過渡期」結束後再推動。但如果「完全脫離」歐洲現在還過於危險,為何到了2020年就會變得可接受?不會——很有可能現實會讓過渡期延長到2022年大選及以後。

我在近一年前寫過,結局是英國咄咄逼人的硬脫歐,將演變為俯首貼耳的假脫歐(Fake Brexit),類似於挪威的准歐盟成員地位。脫歐派和留歐派都會對這一結果感到不滿,而英國將變成名副其實的脫歐派所謂的「附庸國」:受歐盟法律約束,但又沒有投票權或影響這些法律的能力。

為何英國會接受這樣二等公民的地位?這就要從民主主義、民粹主義和經濟學的關係說起。梅伊現在所提出顯而易見的劣等歐盟關係僅剩的論證理由,是民粹主義者所提出的「人民的呼聲」。

直到最近,利用這一口號,所有反對政府政策的人都被貼上了民族主義精英分子的標籤,被打為蔑視「真正的人民」的「無國公民」。政治反對派失去了合法性,這讓英國脫歐眼看難以避免,也讓選民根本不去考慮可能讓他們改變主意的問題。

但英國的政治氛圍正在變化。隨著2019年3月脫歐時限的臨近,梅伊的「過渡期」大大地延長了,所有切實的脫歐承諾多成了海市蜃樓,議會和公眾的看法都在改變。工黨逐漸認為,儘管許多工人階級選民支持脫歐,但反對脫歐才是將梅伊政府拉下馬的唯一機會。因此,梅伊在議會中屢戰屢敗 ,被迫做出讓步,她與歐盟所談判的任何協定都要由全體議會進行投票批准。

這些議會衝突意味著反對脫歐已不再被「抹黑」為反民主和精英主義。公眾觀點正在做出反應,支持議會進行「有意義的投票」決定梅伊與歐洲的最終協議是否真的比留在歐盟更好的人,顯然佔據多數。如果進行這一投票——很有可能是10月——由所有反對黨和幾十位親歐派保守黨組成的策略性聯盟,很有可能擊敗政府。如果看到敗局已定,梅伊有可能會試圖避免這一局面,自己提出舉行公投,讓民眾選擇她所提出的脫歐方案還是歐盟現狀。

但這一受到最近發動的「人民的投票」運動支持的公投會成為滑向民粹主義的又一步,而不是對脫歐爭論的真正民主結論嗎?答案是不會,因為選民將得到在兩個定義明確的方案之間做出誠實選擇的機會:接受一切政府談判的脫歐協定,或撤銷脫歐通告並留在歐盟。

相反,2016年公投只給了選民一個現實與幻想之間的虛幻選擇:可以將他們所能想像的一切希望和偏見,注入其中的童話般脫歐。民族主義、民粹主義的反面不是全球主義、精英主義,而是誠實的現實主義。英國正在重新認識到這一點。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現實主義壓倒民粹主義了嗎?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為達成北韓無核化,「川金會」要如何炫耀川普的交易魔術?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