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暖世代 永續「心」價值大調查

不需要水庫的寶島水鄉,還能撐多久?在宜蘭深溝村的一堂環境教育課

2021/07/09 ,

評論

TNL Brand Studio

TNL Brand Studio

TNL Brand Studio

TNL Brand Studio是關鍵評論網集團的內容行銷團隊,隸屬於關鍵評論網業務與行銷部門。我們協助各品牌,利用集團旗下媒體優勢,進行各種內容與整合行銷專案。我們擅長企劃、採訪、編輯與製作文字、圖表、影音與社群活動。※本帳號刊登內容,為業務與行銷部門製作,並且沒有品牌客戶贊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解決水資源問題,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貫徹「飲水思源」這件事,讓珍惜水資源真正成為每一個行動的基本思維。走訪宜蘭深溝淨水場與員山深溝村,看看環境想要教會我們什麼事。

今年初台灣發生1947年以來最嚴重的旱災,本島西部面臨缺水危機,各地區紛紛進入減壓供水、限水,甚至停耕、歇業等狀態,直到6月份因幾波梅雨鋒面、西南氣流帶來雨量,才稍微緩解旱渴,不過關於台灣缺水議題仍未停歇。事實上,台灣早在2005年就被聯合國列為全球第18名缺水地區,十幾年過去了,台灣仍面臨嚴峻的水資源問題,由於降雨量變化大、超過七成的降雨直接流入大海或蒸發掉,再加上地狹人稠,導致每人每年平均分配水量不及世界平均值。然而上述的窘境,對於打開水龍頭就有水的多數台灣人而言,不到旱災發生,往往不會意識到水資源缺乏的問題。

水攸關民生,也攸關人類的未來。在聯合國發佈的17大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中,第6項就是確保每個人都能享有「淨水與衛生」。根據TNLR(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暖世代1」所做的最新調查報告,「SDG6:淨水與衛生」指標名列受測者最關注的前五大項目之一;同時報告也指出,儘管人們普遍認同淨水與衛生之於台灣或個人都相當重要,卻有過半的受測者不熟悉水議題的具體目標或策略。

為了讓暖世代的你我他能有實際的目標與策略,關鍵評論網Brand Studio走訪孕育出葛瑪蘭威士忌、吉姆老爹精釀啤酒的「水之鄉」宜蘭員山,前往鄉境內台灣佔地面積最大的自然水源區「深溝淨水場」一探究竟,並訪問在地生態保育專家,除了認識不需要水庫的寶島水鄉、了解台灣面對的水資源困境,也試圖找出暖世代可執行的行動計畫。

在清澈的溪水中取一瓢飲

走進深溝淨水場,迎接我們的是台灣自來水公司第八區管理處副處長,何亮旻。由於防疫期間自來水公司的員工採行分流上班,淨水場的生態園區也暫停參訪,因此我們難得跟著何副處長如包場一般,在偌大的園區內走走逛逛。淨水場設置在深溝水源生態園區內,整個園區廣達23公頃,是目前台灣面積最大的水園區,僅有2公頃的人工設備,其餘全是整片的涵養林與日治時期建設的水池、水道。

image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宜蘭深溝水源生態園區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宜蘭深溝水源生態園區內的淨水場仍保留許多日治水廠時代的建設,為在地水史發展留下珍貴紀錄

我們跟著何副處長走進一座涼亭,開始採訪,儘管在燠熱的六月下旬,在綠林與水源包圍之下,卻一點也不覺得悶熱。何副處長開始侃侃而談蘭陽水鄉的故事,就從宜蘭水源地的出身談起。「宜蘭的好水質,仰賴絕佳的氣候條件和地理位置。」何副處長說,宜蘭雨季長,一年幾乎有2/3的時間都是細雨綿綿,再加上沖積扇平原地形能保留山上帶下來的流水,致使宜蘭成為台灣少數的親水澤國。

不過,親水之地,豈有鬧旱之時?何副處長說,近年來由於極端氣候的緣故,旱澇不均的問題增加,對於要穩定供水的自來水公司而言,不只患寡、更患不均,因此供水預備方案與資源調度的挑戰,從沒少過。再加上愈來愈多的人為開發,諸如高地開發、外來大型產業的用水需求等,民眾用水輕易,對於自來水公司而言卻是考驗時間與空間的佈局。

提到開發,近期永侒礦業要在宜蘭重要水源地「大安埤山」開礦的議題,也正鬧得沸沸揚揚。夾在民間與政府之間的自來水公司,面對種種開發難題,立場又是什麼?何副處長坦言,環境保護與經濟建設時常出現價值折衝,民眾也會期待自來水公司作為供水單位,應該要力保水源地,「所以對自來水公司來說,國土利用計畫要清楚、土地也要分區明確,我們才能在開發與環保之間找到平衡。」

其實,自來水公司的服務核心一直都是「提供量足質優的自來水」,為了確保這項任務的進行,保護水源地、強化淨水能力、建立調度水管網,是不變的行動守則。何副處長說:「我們的工作,就是累積日常的一點一滴,確保民眾一生一世的用水。」彷彿誓約的承諾,好像有點浪漫,但現實是「我希望民眾盡量不要想到我們,因為當他們想到自來水公司,就是缺水或出問題的時候。」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台灣自來水公司第八區管理處副處長,何亮旻。在水資源相對不足的雲林出生長大,來到宜蘭生活後,特別能感受到在地居民的親水生活特色

「莫掠做阮是公務人員著勁高尚,佇古早咱著是擔水的人。」2

何副處長回想起剛到職時,前輩和她提點過的一句話。現代的擔水人,不管颱風水濁、旱季無水,都要想辦法在弱水三千取得一瓢清水飲,供給千千萬萬戶居民;擔水人的甘苦,又有誰人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自來水不要叫『自來水』,因為它不是理所當然自來的。」何副處長說,台語叫做「水道水」,或許這樣的講法會比較合理。

自來水公司屬於國營事業,不屬於公家機關,理應有著「公司」的本質,追求合理的利潤,但夾在政府與民眾之間的擔水人,一來在政府施壓下既不能調漲水費怕引起民怨,二來又沒有足夠資金做長遠建設,就算有政府補貼,也只是杯水車薪,立場尷尬,兩面不是人。

「台灣的水費已經20多年沒調整了。」便宜的水費、凍漲的水費,不只無法讓民眾珍惜水資源,也讓自來水公司連每年汰換2.5%的舊管線都捉襟見肘。也曾想過仿照台電採取「使用級距計費」的方式,但依然無法動彈,「水是最基本的民生需求,調整水費勢必牽一髮動全身,百工百業都會調漲。」尤其在水議題容易被炒作為政治話題、口水比雨水多的情況下,自來水公司面對水費難題,只能咬牙撐住。

採訪告一段落,離開前何副處長帶我們簡單走一圈淨水場,無法走遍23公頃的園區,至少能讓視線所及之處盡可能望穿青山綠水。臨走前,何副處長打開一處水龍頭,邀請我們掬水生飲,甘甜的水質入喉,理解了好水非自來,是老天賜予。

image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深溝水源生態園區內隨處一隅都彷彿一座小小的亞馬遜雨林,綠意盎然,生機蓬勃

馬路兩旁的正反面教材,一條溝渠兩樣情

「如果就連宜蘭這種雨水豐沛、幾乎從不缺水的地方,有一天還是缺水了,台灣該怎麼辦?」宜蘭在地生態保育專家與資深志工,李光平老師拋出了這個問題,看似杞人憂天,卻是真真切切可能面對的未來。

李光平老師以前在台北工作,後來因緣際會返鄉,發現自己對家鄉一無所知,那幾年台灣又有許多食安事件頻傳,遂使他開始投入生態研究,反思糧食根源,也因此與土地的連結愈來愈深,逐漸成為深溝在地知名工作者,包辦園藝、藥草、農田、水生態等顧問。

「台灣不缺水,缺的是認識水的環境。」

民眾對水資源的無知,是台灣水危機的致命傷。「如果你知道你正在吃的米,是由你家旁邊的溝渠灌溉、進到農田裡種出來的,你還會把汙水排放進這條溝裡,或是往裡面丟垃圾了嗎?」水和糧食息息相關,潔淨的水資源是食安的基礎,當人們意識到水、環境生態,與民生的關係密不可分,才會意識到水資源的重要性。

因此,李光平老師認為,要解決水資源問題,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貫徹「飲水思源」這件事,讓珍惜水資源真正成為每一個行動的基本思維。不過「飲水思源」四個字從小學聽到現在,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應用在生活日常?「你一定要去了解自然環境生態。」李光平老師篤定的說。

image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地資深生態志工 李光平老師

人們常說台灣的缺水緣由之一是山高水急,但山高不是問題。蘭陽平原望出去近在咫尺的龜山島,四面環海,島嶼上沒有水庫,卻能生成淡水,這是為什麼?「因為山就是最好的天然水庫,它內建淨水系統,還免換濾心,能永續的使用下去,當你知道這一點後,就會知道保留山脈與水源地有多麽重要。」宜蘭作為台灣少數不需要水庫的縣市,正是仰賴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承接山脈伏流水3。反觀西部以水庫蓄水,卻落得底部淤積嚴重、形成厚厚的不透水層,當地面水不足,也無法存蓄伏流水時,缺水問題自然浮上檯面。

保留山脈作為天然水庫,接著思考水急的問題,要讓水不白白流入大海,最好的方法是什麼?取用地面水恐影響生態,因為地面上的生態環境與農地灌溉、涵養需要;取用珍貴地下水亦非永續作法,應把地下水保留給下一代使用;因此建立良好的伏流水蓄留與取用系統,才是長久之計。

說來簡單,但若主事者不具備長遠眼光與執行魄力,生態工法、永續工法等等都將淪為紙上談兵。李光平老師直接實地帶我們去看宜蘭深溝國小前的一條圳溝,這條溝渠在幾個步行距離後分為兩條水道,緊臨馬路兩側,一邊的水溝旁連著幾個透天厝住戶,另一邊則較少住戶,通往農田。在這裏,我們充分看見一條溝渠兩樣情,以及最好與最壞的示範。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李光平老師帶我們探訪深溝當地的生態溝渠,信手往水裡一撈,都是滿滿的水草

較乾淨那條溝,裡頭水草萋萋,李光平老師伸手一撈,便能看見小魚小蝦在掌中跳躍。「這就是使用生態工法建設溝渠的結果,水草可以過濾水質,魚蝦也可以在這裡生活。」然而過馬路到對面,完全是相反的景緻,裡頭混雜居民排放的汙水、亂丟的廚餘垃圾,水面隱隱飄著一層油汙,水草生長不出來,遑論魚蝦。「這一條就是便宜行事,把灌排溝水泥化的結果,不但沒有過濾效果,加上居民素養不足,也不做家庭汙水系統,活水也會變死水。」

image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生態工法建造的溝渠有過濾與涵養的功能,水裡的小魚小蝦在李光平老師掌心中活跳跳,親身證明水質良好

一條溝渠分為兩路,呈現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治水思維,更反映了人心。開礦、搞水泥溝、取用地面水等短視近利的做法,時常舉著效率與經濟的旗幟,與環境保護進行價值抗衡,在鄉村在地耕耘多年的李光平老師,當然見過不少這樣的衝突。「自己要喝的水,自己救。如果你擁有了正確的觀念,能夠為兩代以後的子孫著想,你就能以行動去製造民間壓力和輿論,進而改變政策方向。」李光平老師認為,所有的政策都可以改變,只要在地居民有足夠的自覺與行動。

「我願意等全台灣的水資源建設齊備、等所有台灣人的觀念矯正,再來整治眼前的這條溝。什麼是環境教育?這裡就是最好的教學場域。想學會珍惜水資源、想認識水生態、想知道人為如何影響環境,那就實地走一遭,眼見為憑。」

回想最初李光平老師所說的,宜蘭有一天會缺水、台灣將陷入缺水危機,恐怕不是他杞人憂天,而是我們太天真。如果人們持續鴕鳥心態,不願理性討論水資源議題,那麼旱災來臨的彼日,或許也只是剛好反映人心乾涸而已。

  • (註1) 暖世代:約莫今年16-40歲的數位原生世代,總數約766萬人,關懷社會、環境、國際經濟,相信學習改變就能影響世界。
  • (註2)譯:不要以為我們是公務人員很高尚,我們在古早就只是挑水的人。
  • (註3)伏流水:與飽和水層的地下水不同,伏流水因為在不飽和層,水流速度比起地下水的流動更快速,雖位於地面下,行為卻如地面水,故稱為伏流水。

【暖世代行動指南】你居住的地方,附近有溪流、河川、溝渠,或水源地嗎?試著找一天的時間去親近大自然,尋訪水的源頭(絕對不是水龍頭!)允許自己去感受自然生態的脈動,去理解自然環境的美麗與困境;如果不知道去哪裡,也可以到宜蘭員山走走、或是到深溝水源生態園區逛逛,當你真正與水生態產生共感,自然而然就會去珍惜水資源,並明白飲水思源的重要性了。暸解更多▶SDGs暖世代永續價值白書

*防疫期間關鍵評論網Brand Studio僅有兩位工作人員執行採訪,且全程配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遵守防疫規定。

專題下則文章:

4/22地球環境日,檢視台灣網民最在乎的環境消費二三事!


暖世代 永續「心」價值大調查:

關鍵評論網自2015年起,陸續在台灣各地尋找許多35歲以下的年輕人,報導他們在個別領域做出的具體行動及創造改變,我們在「暖世代」身上看到,年輕人的創造力和行動力有無限可能。 2020年,「未來大人物」聚焦關注教育、在地、國際參與、健康四大領域,2021年,則將從「暖世代」的觀點出發,用這個世代特有的溫度,看社會、環境與企業的永續發展。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