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水與火之歌——寫一句心願寄語,點一盞希望之燈

張國耀在攝影中找到回家的路,也因攝影與真如苑水燈節結下一份緣

2018/10/08 ,

採訪

廣編企劃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廣編企劃

由關鍵評論網《業務團隊》製作,由各品牌單位贊助。業務與行銷相關合作,歡迎與我們聯繫。  sales@thenewslen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小時父母便離異分開、自己隨著媽媽在吉隆坡長大、之後來到台北求學的張國耀來說,永遠遙望他處的生活方式,彷彿是驅使他的人生不斷前進的動力;而這種不安定的感覺,也讓他的攝影作品充滿張力。

攝影的起點

「會拿起相機的原因很簡單,你知道高中生就是那樣嘛,為了拍學妹。」1988年出生的國耀,靦腆地講出這個沒有曝光過的非官方說法。到台灣念大學、進了設計系,做畢製選題時卻決定要做攝影展。他自謙地說當初是因為設計做得不好,系上既然有開攝影課,那就選擇攝影作為畢業題目吧。當時剛好是民國100年,對那些跟著國家一起達到百歲的老人家們感到好奇,便決定用「百歲」這樣的題目向系上提案。

一開始只是單純的邀約、溝通、拍照,拍完就收工,並沒有特別對照片中的老人家有任何情感。「但是有一天,我記得那時我們跟老師討論畢製的事情弄了整天,突然接到電話,是一個老人家的家屬打來,問我記不記得某某某?接著就跟我說他前幾天器官衰竭,過世了。」當下,國耀第一次為「百歲」這個題目震動:生命是這樣,說沒了就沒了。

IMG_1055
Photo Credit: 張國耀
民國一百年,拍攝一百個百歲人瑞。當初為了畢展而開始的「百歲」,一開始只是單純的邀約、溝通、拍照,拍完就收工,對照片中的老人家並沒有任何情感,國耀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這樣的連結。
_E8A8365_1500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有一天,突然接到一個老人家的家屬打來,問我記不記得某某某?接著就跟我說他前幾天器官衰竭,過世了。」當下,張國耀第一次為「百歲」這個題目震動:生命是這樣,說沒了就沒了。

有一種錯過,不給你機會回頭

接著「百歲」攝影展的展出,打開了國耀在攝影界的一席之地,他找了份報導「百歲」的報紙想寄給在馬來西亞的父親看,但跟父親要地址,父親卻要他自己查。「我當然可以自己查,拿他公司名字上網找一下就有地址了,但是他自己跟我講的話,那感覺不一樣。」

後來國耀負氣不寄:「我爸爸一直認為我在玩,沒有一件事情做得認真,我做攝影他也不喜歡,他覺得沒有出路。」父子之間難以歸納分析的種種情結,在父親驟逝之後更是無解。

「他走之前有一次約我吃飯,說有事情跟我講,後來陰錯陽差沒講成。原本要給他一份報導我攝影作品的雜誌,但是就在出刊前沒幾天,父親突然走了,雜誌只能在告別式燒給他。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曉得他那天約我,到底要跟我講什麼?」

_E8A8461-2_1500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工作室藏書甚多的張國耀,隨手拿起一本細江英公的限量攝影集。封面讓人聯想起國耀的攝影作品「人非人」(Figuring),看起來往往非人;而那些非人的,卻又意外的像個人。
IMG_7810_細江英公
Photo Credit: 張國耀
張國耀拍攝的細江英公。他開玩笑說細江英公本人的氣質像是肯德基爺爺,攝影風格卻粗獷有爆發力。

生和死的界線,人與人的關係

父親過世之後,一向不避諱「生死」這個人生課題的國耀,對此有了更多想法:「所謂的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國耀自認是喜歡人的,但對於與人相處,卻又有許多迷惘:「到底要投入多少感情才適當?人跟人的關係是什麼?我爸媽離婚後,我爸有另一個家庭。他過世的時候,我對他的另一個家庭來說是完全的陌生人,但我明明就是我爸的兒子。我到台灣念大學,班上的人都有高中同學在附近,但我在這裡就沒有老友,是一個全新的、和過去沒有連結的人。朋友又是什麼?我以前覺得我們只要一起吃過飯,就算朋友,可是有人卻不是這樣想。」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關係,是可以同時緊密又鬆散、堅固又脆弱的,這樣的想法與其說是開啟了國耀的攝影之路,不如說是他在攝影中找到了讓這種想法被安置的方法。

透過長鏡頭的窺視、刻意作為焦點的人體局部、幾乎看不出原型的裁切,國耀鏡頭底下的人,看起來往往非人;而那些非人的,卻又意外的像個人。

身為異鄉遊子、單親家庭與隔代教養環境中長大的國耀,似乎註定了永遠遙望他處的人生。但他卻又懇切地用他手中的相機,紀錄著人與人、人與非人之間的種種距離與連結,這或許是他為自己找到定位的方式,也讓自己能和這個世界一直保持聯繫。

_E8A8439-2_1500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笑說不知道什麼原因,覺得寵物就要成雙成對的國耀,提起自己在吉隆坡的家養了兩隻烏龜,所以來到台灣,也就習慣養了兩隻烏龜,更多了兩隻貓。遙望他處的人生,或許也因此讓他持續記錄著人與人、人與非人之間的種種距離與連結。

水燈節獨有的寧靜溫柔

攝影讓國耀找到了前進的驅力,而串起他和真如苑緣分的契機,也正是攝影。

張國耀的「百歲」、「菜市仔」、「人非人」等攝影作品,獲日本清里攝影美術館的永久典藏,而真如苑正是日本清里攝影美術館的長期贊助者之一;2017年真如苑台灣國際祈福水燈節,邀請張國耀擔任現場攝影師,希望可以為水燈節留下捕一張張動人的紀錄。

「去拍水燈節那天,我記得當時人很多,但非常安靜,充滿了宗教的寧靜感,讓人很愉快放鬆。我本來也想要放一盞水燈祈福,但後來太沈浸在拍照的工作中,就忘了這回事。不過我一直記得現場靜謐的氣氛,感覺非常好。對於今年受邀參加也感到很期待,施放自己的水燈應該和拍攝水燈會有截然不同的感覺。」

由於曾經親臨至水燈節現場,張國耀對水燈節帶來的溫馨感受印象十分深刻。看著眾人手持一盞盞代表希望的水燈,並將水燈緩緩送入水中時,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表情。儘管每個人所祈念的願望都有所不同,相同的是心中充滿了溫情。就如同真如苑舉辦水燈節的初衷一樣,跨越宗教、種族與國籍,歡迎任何人參加,分享同樣的溫暖與善意。

在真如苑水燈節,參加者可以把自己的心願或給已逝親友的寄語寫在水燈上,施放至水面,再由真如苑的代表伊藤真聰和僧侶們,為此祈念,把大家的心願和對故人的追憶傳達出去,將這股充滿力量的善念傾注於世界上。莊嚴的儀式洋溢著靜謐與祥和,所有人的心中也能感受其平靜與安慰。透過放水燈,可以讓人發現深藏於每個人心中的「智慧」與「慈悲」之燈火,消除過去的悲哀痛苦之念。

如同漂浮在黑暗中的水燈,真如苑希望透過施放水燈,將每個人內心體貼、溫暖的燈火,傳遞、分享給身邊的人,而這充滿希望的燈火,更能照耀十方,就如同祖先們對子孫綿延不絕的愛與守護,祈予世界融和,向過去、現在、未來傳遞歡喜的利他行。

CKY_8331
Photo Credit: 張國耀
張國耀為2017年真如苑國際祈福水燈節,捕捉到現場靜謐的氣氛。



2018水燈節活動資訊

日本佛教團體——真如苑的放水燈祈福儀式,始於1936年,由開祖伊藤真乘與其夫人友司一起傾注祈念,在一條小河裡放水燈,那也就是真如苑放水燈的開始。自1999年開始,真如苑現任苑主伊藤真聰更將這個別具意義的活動擴展至夏威夷,接著又於紐約、柏林、肯亞、倫敦、新加坡等地舉行此聖儀。
2015年,真如苑首度在台灣舉行「國際祈福水燈節」,連續舉辦三年的活動吸引超過四萬人參加。今年10月20日午後,真如苑的「國際祈福水燈節」將繼續於新北市蘆洲大臺北都會公園微風運河舉行,在正式祈福儀式開始之前現場也將安排豐富的音樂表演,真如苑誠摯邀請每個人一起點亮希望與祝福的燈火。

關於真如苑

真如苑於1936年創立於日本,繼承傳統佛教,並將智慧與慈悲之教法傳達至現代,並於1985年開始在台灣傳揚真如教法。真如苑台灣秉持著關懷在地社群的精神,長期贊助台灣藝文團體、定期舉辦名人勵志講座、連續四年舉辦國際祈福水燈節,並透過定期的社區清晨清掃服務、協助社會公益、幫助弱勢等,將修行實踐在生活中,奉獻自己,幫助他人。

專題下則文章:

讓一盞盞智慧與慈悲的水燈,漾起善的漣漪:連結思念與祝福的「真如苑國際祈福水燈節」


水與火之歌——寫一句心願寄語,點一盞希望之燈:

寫下一句心願寄語,點燃一盞希望之燈,這是我們與世界對話的過程。看文化旅人謝哲青從日本盂蘭盆節的傳統習俗細數放水燈所闡述的生命哲學、公益慈善家沈芯菱以愛和行動實踐利他的生活方式、影像工作者張國耀藉鏡頭找尋生命裡的情感連結⋯⋯「水燈節」是一首送給逝者的水與火之歌,當希望與祝福的燈火被點燃在真如苑的「國際祈福水燈節」,水燈施放於水面所泛起的層層漣漪,一次又一次地,替我們找回失去的根、與家人之間的情感、和已逝親人的連結,而後,覺察自己在生命中的定位。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