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那些年,陪伴華人的星馬演藝作品

【封面故事】大馬華人流行音樂史:從上官流雲、巫啟賢到黃明志

2019/03/18 , 評論
彭成毅
Photo Credit:: 翻攝 Paul Hudson
彭成毅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學生。長期探究華裔青年的身份認同問題。視南洋為祖國,中華為故國,歐美為母國。

說到星馬演藝,無印良品、梁靜茹、黃明志的歌曲總朗朗上口,我們也不會忘記出演《小孩不笨》爆紅的可愛演員。關鍵評論網東南亞版推出【東南亞華人】系列,本主題【那些年,陪伴華人的星馬演藝作品】介紹從過去至今最精彩的演藝作品,透過富有華人色彩的作品,回顧星馬演藝、電影、電視界走向全球華人演藝世界的故事。

「情人,情人,我怎麼能夠忘記那,午夜醉人的香吻。」這首〈午夜香吻〉,不少台灣歌手都翻唱過。可很多人不知,星馬歌手(當時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是一家)上官流雲正是這首歌的創作人,這也是1940年代上海時代曲之外的星馬華語音樂作品。

中國政權易手後,華語音樂(即官話)的重心從上海移轉到台灣和香港。1950年代星馬歌手潘秀瓊在香港錄製了印尼民謠〈梭羅河之戀〉和〈情人的眼淚〉,廣為傳唱。

星馬歌手演唱的不限於華語歌曲,還包括粵語、客家語和閩南語歌曲。當香港還在流行西方音樂(英文歌)、上海時代曲(華語歌)和粵曲(唱粵劇)時,1960年代上官流雲引進了用廣東話創作的流行樂。他改編披頭四的歌曲,用生活化、通俗的語言寫出新的歌詞。

像是〈行快啲啦喂〉(走快一點啦欸)生動地刻畫了一個市井小民的個性——又胖又邋遢,同時是個吃貨,也沒多少錢就把身家賭光了。此曲後來由香港歌神許冠傑翻唱,開啟了創作粵語流行曲的風氣。

1970年代初粵語流行曲的風潮仍由馬來西亞歌手引領。原來唱粵曲的鄭錦昌,1969年參加TVB綜藝節目「歡樂今宵」,當場演唱了粵語歌曲,在當時以英語和華語歌為主流的香港音樂界十分少見。1972年他創作了家喻戶曉的〈唐山大兄〉(與電影同名),隔年再度登上〈歡樂今宵〉舞台,與李小龍同台演出。

上官流雲和鄭錦昌開闢的粵語流行樂,由許冠傑發揚光大。許氏詼諧的歌曲如〈半斤八兩〉和〈天才與白癡〉不僅在香港人人傳唱,還流傳到了馬來西亞。這兩首歌又被馬來西亞歌手邱清雲改編為客家流行曲,前者改名為「口水多過茶」,後者改為「阿婆買鹹菜」。

相較粵語流行樂,閩南語流行樂的發展較為晚近。中華民國政府遷臺後,台語長期被壓抑,這使得閩南語樂壇不像粵語樂壇有香港這一創作基地,東南亞閩南歌人才沒有發展的平台。這也使曾經風光於日治時期的台語流行樂壇(如鄧雨賢創作出經典的「四、月、望、雨」)後繼無人。

引領馬來西亞閩南語流行樂的,則是大馬印度裔歌手小黑(Raju Kumara Suppiah)。小黑從小和華人長大,說得一口流利的福建話。1997年,他推出名曲〈一人一半感情不散〉,至今仍在星馬歌臺(星馬兩地盛行的開放式舞台)傳唱。自上官流雲起的星馬流行樂歌手,無論使用華語、粵語、客家語和閩南語,大多都先在歌臺發跡,後來再錄製唱片。

上述是馬來西亞華人樂壇發展的前半段,是許多人不太了解的,近來赴台發展的大馬華人歌手反而是我們比較熟悉的。

最早來台的歌手是巫啟賢,他最初走紅於新加坡,那時候1980年代的新謠(新加坡華語民謠)運動正進行中。「新謠」的風格借鑒自1970年代台灣的「校園民歌」,但回應的是華語學校漸漸被政府邊緣化以至關閉的處境。華語的使用在官方「講華語運動」下也被工具化,文化意義慢慢消失。

巫啟賢在「新謠」運動中的地位,與作詞人梁文福和女歌手顏黎明並列。他於1988年成功打入台灣市場,發行〈你是我的唯一〉。1994年,他翻唱歌手柯以敏自己作曲的〈太傻〉,成了當紅歌星。對比他的「新謠」歌曲,來台後他的曲風從來台前的清新、純情,變得更加細膩、深情。這一套路影響了後來赴台發展的馬來西亞華語歌手。

同年代仍保持清新、純情創作風格的本土歌手,是長期和任賢齊合作的「阿牛」陳慶祥。他1997年的出道作品就是被任賢齊唱紅、大家熟悉的〈對面的女孩看過來〉,曲風頗有鄉村氣息。

阿牛的歌曲多面向本土,像是〈mamak檔〉唱的是由印度裔穆斯林帶起的馬來西亞宵夜文化,歌詞充滿在地飲食元素,如印度拉茶、印度煎餅和印度炒麵。阿牛走向海外後,詞曲還是淺俗易唱,〈浪花一朵朵〉和〈桃花朵朵開〉都頗受歡迎。

跟阿牛曲風相似的馬來西亞歌手還有〈小薇〉的原唱者阿弟。阿弟本來是個修車店工人,2000年為了追求前來修車的女顧客小薇,花了數月時間創作了〈小薇〉一曲。他之後又寫了〈愛的路上只有我和你〉,獻給這位戀人。後來小薇到了新加坡工作,兩人相隔兩岸,只能通過電話聯絡。

有一年情人節阿弟開車從馬來西亞新山到新加坡見小薇,她卻要與他分手。為此,阿弟難過地寫了〈我從新加坡流淚到新山〉。這三首歌全都被台灣歌手翻唱、唱紅,分別是黃品源、任賢齊和周華健。如此純情的情歌,在當時的台灣樂壇當屬異類。

1990年代後期李宗盛發掘了光良、品冠和梁靜茹。光良和品冠兩人原本合組「無印良品」團體,在台灣推出了數張專輯,歌曲包括了〈掌心〉〈胡思亂想〉〈我找你找了好久〉〈是你變了嗎〉〈想見你〉等。五年後光良和品冠各自單飛,但前者的成就更超以往。光良的〈第一次〉〈童話〉和〈約定〉膾炙人口,奠定了他情歌王子的地位。

梁靜茹則是當之無愧的情歌天后。一路走來,她的作品〈勇氣〉〈可惜不是你〉〈分手快樂〉〈會呼吸的痛〉〈絲路〉和〈崇拜〉陪伴了年輕人渡過初戀、熱戀和失戀的情境。這些歌曲雖然沒有以往的馬來西亞本土特色,但保留了馬來西亞音樂單純、天然的特質。

邁入2000年,台灣現代流行音樂的輝煌時期,有更多馬來西亞歌手來台創作和拓展市場。當中有創作型歌手(如戴佩妮、宇珩和曹格)和張棟樑等偶像型歌手。選秀節目〈超級星光大道〉也吸引了馬來西亞歌手參加,其中李佳薇曾奪得冠軍。她隔年推出的作品〈煎熬〉也在網路上大受好評。

2007年,黃明志的出現,打破了馬來西亞華語歌手發展模式的兩種現狀:

第一種是從「情歌路線」到「多元路線」。黃明志的曲風多樣,有嘻哈、搖滾、異國風、惡搞、批判等類型和題材。使用的語言也不只是華語,還有粵語、閩南語、海南話、馬來語、英語和其他外語,有時會多語混雜。即使是他的情歌,多半有本土特色,如〈吉隆坡下雪〉和〈麻坡的情歌〉(惡搞〈麻坡的華語〉)。有關黃明志音樂作品的分類,可參考筆者的文章〈黃明志的音樂之路〉。

第二種是從「出口轉內銷」到「留臺發展」。媒體工作者杜晉軒在〈從刻苦的旅台外籍生到大馬鬼才歌手〉文中指出,黃明志是在台灣汲取養分後,將他所學的知識運用在本土創作上。他既本土又臺化的創作思路,加上其刻苦尋夢的精神,終於讓台灣看見了馬來西亞。

杜晉軒也認為,若非台灣自由民主的土壤,是無法孕育出黃明志的。這正好印證了過去從馬來西亞赴臺的歌手都是以淳樸、普及化、非本土性的情歌為賣點,而受過台灣教育熏陶的黃明志開創了新的創作模式——天馬行空、放蕩不羈和本土主義。

當然,「黃明志現象」在馬來西亞華語流行樂壇中只能算一個特例。許多歌手仍舊維持情歌風格和「出口轉內銷」的路線。不過,少數像是曹格和戴佩妮的作品風格比其他同鄉來得多樣。

另一方面,自黃明志以來,有更多大馬歌手藉助網路走紅,其中不少網紅歌星是由他親自提攜的,如四葉草和女團amoi-amoi等;還有應用電子舞曲(EDM)、靠自身努力的網路歌手蔡恩雨

馬來西亞華人流行樂已有近80年的發展史。大馬華人歌手對香港、台灣和新加坡的樂壇有深刻影響,而馬來西亞也是台港歌手外銷音樂產品的重要腹地。音樂無國界,不管是情歌,還是東南亞特色的曲子,都能打動各地華人的心、打開各地華人的眼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封面故事】那些年深入星馬華人心靈的電視劇,和台港都熟悉的主題曲

那些年,陪伴華人的星馬演藝作品:

說到星馬演藝,無印良品、梁靜茹、黃明志的歌曲總朗朗上口,我們也不會忘記出演《小孩不笨》爆紅的可愛演員。關鍵評論網東南亞版推出【東南亞華人】系列,本主題【那些年,陪伴華人的星馬演藝作品】介紹從過去至今最精彩的演藝作品,透過富有華人色彩的作品,回顧星馬演藝、電影、電視界走向全球華人演藝世界的故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