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瘋狂亞洲富豪沒說的事:下南洋血淚史,被遺忘的新加坡華人故事

【封面故事】在先民下南洋的浪潮,人與豬的命運被畫上了等號 

2019/03/10 ,

評論

李國樑

本圖為中國苦力示意圖。|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李國樑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在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通過為平民寫歷史來打造共同記憶,一起擁抱歲月的芳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大規模並影響至今的移民活動,發生在晚清的廣東省和福建省,也就是近代史稱為「下南洋」的移民潮。鴉片戰爭後,清政府被迫允許西方國家在福建、廣東招募華工,並簽下「豬仔契約」,到南洋當苦力。

電影《瘋狂亞洲富豪》描述新加坡富豪階級的奢華生活,以及誇張的炫富實例。然而,這些都是先輩們離鄉、下南洋到新加坡堅持奮鬥打的基礎。關鍵評論網三月推出【東南亞華人】系列,第二週主題【瘋狂亞洲富豪沒說的事:那段新加坡華人被遺忘的下南洋血淚史】,帶讀者回顧先輩們的血淚史,以及逐漸在新加坡本土化的習俗和禁忌。

一輩子南洋路,抖不落遊子情。每一個夢就是一個命運。

浩瀚的下南洋浪潮離不開「豬仔」的辛酸史,不過重溫這段不光彩的歷史並不容易。凡走過的路必留足跡,既然過去揮之不去,不如從一張張在大時代洪流消失的平民的面孔中,探尋不可磨滅的印記。賣豬仔有男人命運悲壯的一面,在男權至上的舊社會裡,女人同樣面對著流落。

關於「豬仔」一詞,出現在1827年張心泰撰的《粵游小志》:「廣東省...有誘愚民而販賣,謂之賣豬仔。」此外,1839年林則徐上書道:「光皇帝的奏折寫道:『夷船慣搭窮民出洋謀生,...當其在船之時,皆以木盆盛飯,呼此等搭船華民一同就食,其呼聲與內地呼豬相似,故人曰此船為賣豬仔。』」

真正大規模並影響至今的移民活動,發生在晚清的廣東省和福建省,也就是近代史稱為「下南洋」的移民潮。這股19世紀開始的移民潮,跟西方列強在東南亞建立殖民地息息相關。

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美國等紛紛在東南亞開闢商埠,爭奪此區域的香料、錫礦等資源。這些國家將遠東地區納入它們的貿易體系後,依賴大量勞動力來開發土地,把眼光投向人口眾多的中國。就中國而言,「閩廣人稠地狹,田園不足於耕,望海謀生,十居五六」,成為勞動力的來源地。

鴉片戰爭之前,下南洋的華人有商人和勞工,巴達維亞(雅加達)的中荷貿易尤其踴躍。鴉片戰爭後,清政府被迫允許西方國家在福建、廣東招募華工,並簽下「豬仔契約」,到南洋當苦力。

COLLECTIE_TROPENMUSEUM_Arbeiders_in_de_t
Photo Credit: Wikipedia

將華人的足跡擴大至全世界的他們

根據《廣東省志》估計,出洋的契約華工和自由工差不多。19世紀初至1925年,抵達海峽殖民地和從這裡轉運他處的華人中,有約三百萬名來自廣東、福建兩省的契約華工,廣東籍佔了60%至70%。此外,還有三百萬至四百萬名自費華工移居到美洲和東南亞其他地區,廣東人約佔60%。這些契約華工和自由移民,將華人的足跡擴大到世界各地。

新加坡海峽殖民地政府統計,1911至1920年抵達新加坡的華人總數190萬,1921-1930年為242萬人。長期累積下來,可能有500萬名豬仔涉足新加坡。

各統計數據雖然有出入,不過所呈現的都是下南洋的滾滾巨波,影響了數百萬,甚至千萬人和他們的家計。如果明朝鄭和下西洋的船隊是浩瀚的遠航之舉,該如何形容南中國海上承載了千萬人的帆船輪船?

當時的廈門、廣州、汕頭、香港、澳門和新加坡都有「豬仔館」,華工出國前以及抵達新加坡後都住在豬仔館內,使用豬仔館自行推出的貨幣,行動受到限制,不准外出。

新加坡河畔的克拉碼頭則是另一個販賣豬仔的地方,俗名叫「豬仔場」。舢板將豬仔載到克拉碼頭,在岸邊進行人口交易。1886年僅在河邊一帶,就有八間華人經營的豬仔館,可容納400名豬仔。

克拉碼頭有一間叫做「怡記號」的豬仔館,從汕頭拐騙人口來新加坡,豬仔必須繼續留在船艙,直至找到雇主把他們買下來。他們必須為雇主工作,還清債務才能恢復自由身。那些在航程中病倒的豬仔,來到新加坡找不到雇主,通常會在船艙中客死異鄉。

怡記號草管人命的作法被警方提控,豬仔事件再度引起社會人士的關注。隨著法庭的判決,新加坡在1914年終止這種合法的人口交易。

螢幕快照_2019-02-26_下午5_46_58
Photo Credit: 李國樑
廣合源街37號,很可能就是19世纪的廣合源豬仔館所在地。

《五邑華僑華人史》的分析,無論是南美洲或是東南亞,「豬仔華工」的特徵是相似的:

  1. 進入豬仔館的方式主要是被拐騙或擄掠
  2. 被強迫簽訂5-8年期限的合約
  3. 從踏進豬仔館那一刻就失去人身自由,生活境況惡劣
  4. 到達外國口岸再被拍賣給前來購買的雇主,在種植園、礦山、鳥糞場被監視勞動,限制活動範圍,以其勞動來償還債務。

下南洋的豬仔面對相似的命運,例如1863年從澳門來新加坡的船上載著300人,結果只有120人活著抵達目的地。

1949年在香港坐輪船來到新加坡的李泰麟表示,他們都擠在甲板下,每人分配一草席之地。由於艙底悶熱不透風,暈船的穢物吐滿一地。早年豬仔下南洋的遭遇,可想而知。

洋商花錢雇用華工,目的是為了勞動力,一般都不願意看到華工死亡。但是在航行中,船艙通風不良,缺水缺藥,大家背靠背,所以經常發生中暑、霍亂等事故。病菌一旦傳染開來,就會引起更多人死亡,這是不爭的事實。

新加坡開埠的年代,華人主要從三個地方群聚而來:跟著第一任駐紮官法誇爾(William Farquhar)從馬六甲過來的福建漳泉人士和土生華人;或是來自印尼群島,種植甘蜜和其他農作物的潮州人;第三種則是離開家鄉下南洋的過番客,以福建人、潮州人、廣東人、客家人和海南人為主。

1821年2月18日,來自廈門的中國商船在新加坡海面上停泊,掀起了日後的移民潮,過番客迅速成為新加坡的主要華人群體。1836年,華人成為本地最大的族群。英殖民地政府將來自不同地區的華人安置在不同的社區,減少族群之間的磨擦。

自19世紀中葉,牛車水已經發展成為廣東人的集居地,也是新加坡保留得最完整的歷史性社區。古老的房屋被重建,文藝復興裝飾的外牆所呈現的是昔日的時尚,今日的典雅。

牛車水座落在新加坡河的南岸,也叫「大坡」。根據民俗,大坡的終點為廣東民路(Cantonment Road),因此與水車街(Kreta Ayer Road)交界的恭錫街(Keong Saik Road)和武吉巴梳(Bukit Pasoh Road)也自然而然地涵蓋在大坡牛車水的範圍。

牛車水在1843年開始發展起來,跟世界各地的大城鎮的發展規律一樣,安定下來後,歡樂場所隨之而起。

結合新加坡和廣東兩地的狀況,新加坡跟中國在地理形勢上雖然相隔千里之外,卻為天地會和紅船戲班等反清人士提供避難之所,並為貧困的中國南方農民提供希望的動力。太平天國的年代,中國已經有三億人口,耕地與糧食不足,民不聊生。當時有「帶著種子和棺材下南洋」之說,萬一流落到荒島可以栽種,棺材則是萬一遇到不測時用來殮葬。

根據躺在南中國海的海床上的兩千艘中國沈船看來,許多先民看不到荒島也嗅不到土地。

有人致富了,有人則依舊在貧窮線下掙扎

廣東人大規模下南洋的過程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從19世紀60年代至20世紀初。清政府簽訂的「北京條約」中有一條准許英國招募華工出國的條例,使到更多中國南方的農民離鄉背井到南洋尋出路,從此完全打開了移民的渠道。

政治因素是近代廣東人逃離國門的另一個重要原因之一。廣東經歷了太平天國和兩廣洪兵起義(1854年至1861年),廣東天地會所發動的反清起義,單是新會縣就有十萬農民參與行動。此外,從台山發起,波及其他江門地區的「土客械鬥」持續了十二年,農村進入土匪橫行的殺人場年代。兵荒馬亂中,十多萬當地人或被俘虜,或自願被賣豬仔,女人則被賣到澳門的妓院,然後轉售到南洋來。

當時東南亞種植園蓬勃發展,新加坡成為直轄殖民地後正在大興土木,急需大量勞動力,於是各國紛紛通過東南沿海地區的中介,將貧民誘至豬仔館簽訂契約,出洋的旅費以出國後的工資來償還。由於陽盛陰衰,妓院成為新興的行業,風塵女紅妝養活了許多人。

1869年蘇伊士運河開通後,大大縮短了來往歐亞之間的海路,航運費也便宜得多。馬來亞出產甘蜜、錫米和橡膠,而東南亞其他地方則出產香料土產,新加坡憑著特殊的地理位置,作為東西貿易的轉換站,將特產外銷到世界各地。到了19世紀末,已經發展成為繁榮的國際商港。

1873至1913年間,新加坡的貿易量增長了八倍以上,帶動了相關的銀行和商貿服務業。隨著海底電報電纜的鋪設,新加坡與世界各地的經濟關係更加密切了。

19世紀80年代,美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都頒布限制華人移民的新條例,古巴、秘魯等國亦廢除契約奴隸制,約束了華工出洋的選擇。時局的變化使到新加坡成為東南亞的華人經濟中心,鴉片的最大貿易站,也是華工的中途站。華工來到新加坡後,續程前往馬來群島的種植園與礦場。

第二階段的人口大遷徙是從20世紀初到1940年代末。20世紀初的中國內戰連連,東南亞則在殖民宗主國的扶持下,經濟蒸蒸日上。除了傳統的轉口貿易、種植園和採礦業外,鐵路、航運、金融等新興行業迅速崛起,對勞工的需求進一步擴大。

1919年,新加坡有世界第二大船塢,1937年,新加坡的加冷機場被譽為英國最先進的民航機場。雖然新加坡跟其他地區一樣經歷了世界性的經濟大蕭條,但在數年內取得經濟復甦,有汽車、電影院和無線電等現代化設施。

有些人搭上順風車致富了,有些人則依舊在貧窮線下掙扎。

AP_410806061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拍攝於1941年的萊佛士坊(Raffles Place),照片中可見大多新加坡洋人擁有汽車,苦力則大多使用人力車。

上世紀30年代經濟蕭條期間,新加坡實施新的移民法令,對中國南來的男性實行固打制(種族配額),但女性這類更加廉宜的勞工則不受限制,促使廣東珠三角、三水、清遠地區的婦女大量南來,走著男人走過的路,負起養家的重擔。到了50年代,東南亞進入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對抗期,下南洋的百年移民潮才驟然終止。

書籍介紹

本文摘自《大眼雞・越洋人》,水木作坊出版社

一部以報告文學形式書寫的民間歷史,它也是一份研究報告,重溫浩瀚下南洋的大環境,以及廣東人在新加坡留下的印記。本書相關內容已用在廣惠肇留醫院文物館(任重道遠館)和廣惠肇碧山亭文物館。

新加坡曾是英國直轄殖民地,下南洋的集散地,也是這個區域最發達繁榮的海港城市。許多當代的研究報告與文藝創作,通過中國在地的眼光來探討下南洋的大時代,《大眼雞‧越洋人》的著墨點則是通過新加坡的大環境與民間記憶來回眸來時路,提供反方向的視角。

螢幕快照_2019-02-23_上午11_45_42
Photo Credit: 李國樑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封面故事】關於那群下南洋後終身為女奴,沒工錢也沒人身自由的「妹仔」


瘋狂亞洲富豪沒說的事:下南洋血淚史,被遺忘的新加坡華人故事:

電影《瘋狂亞洲富豪》描述新加坡富豪階級的奢華生活,以及誇張的炫富實例。然而,這些都是先輩們可能賠上性命,下南洋到新加坡堅持奮鬥打的基礎。新加坡華人組成是19世紀來自中國的特殊群體,當時處於內憂外患,人民飽受戰爭、饑荒與貧窮之苦,他們被逼迫離鄉,飄洋過海到新加坡尋找新生機。 本次專題希望以《瘋狂亞洲富豪》為引子,帶讀者回顧先輩們的血淚史,因為沒有他們的堅持奮鬥,就沒有今天繁華的新加坡。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