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刺紋畫:用針與墨說的紋身故事

【用刺青記住你】最愛的家人、好友、貓狗,還有小時候的願望

2018/09/23 ,

評論

丁肇九

Photo Credit: TJ Ting/關鍵評論網

丁肇九

資淺媒體人,習慣用對左派和右派的認同比例來判斷自己的年紀,倡議把媒體識讀納入國民教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存生命中片段的印記或許七彩迸放,也能色深如墨,有時從頭蔓延至腰間,或凝聚於肩頭的一筆勾畫。這些事可以很近也可以很遠,唯一的相同的地方,就是這些紋身背後的故事,沒有一件事是小事。

許多人對刺青的想像就是「刺龍刺鳳」,好像必定與犯罪或惡勢力有所掛勾,但在現代社會裡,刺青早已和黑道或監牢的負面意涵脫鉤,國際巨星刺青倡議公民議題、運動員刺青激勵自己場上的拚搏,即使不被鎂光燈環伺,人們也用這樣的印記,讓自己永遠保存生命中的片段。

這些事可以很近,近到最親密的人留下的回憶;也可以很遠,遠至小時候最愛的一本故事書。紋理或許七彩迸放,也能色深如墨,記憶有時從頭蔓延至腰間,或凝聚於肩頭的一筆勾畫。

關鍵評論網訪問了四組身上有紀念性刺青的人。他們之間唯一的相似之處,就是這些紋身背後的故事,沒有一件事是小事。

Li(台北的室內設計師)

(TJ)DSCF4637
Photo Credit: TJ Ting/關鍵評論網

Li目前有六個刺青,2014年,她將爸媽、哥哥和自己的名字合在一起,設計成一個留在左手腕的圖案。

幾年前Li的父親驟然離世,因為父親是虔誠的佛教徒,她便想在手臂刺上藏文佛經「幸福的家庭」,不過刺青師將那段文字用Google翻譯回來後,發現好像不是那個意思,因此堅決不讓她刺。最後,她在一張紙上找到父親的簽名,拍下後請刺青師複印,刺在自己的右肩。

「雖然傳統習俗習慣男左女右,但因為右邊是我的慣用邊,想要父親能夠永遠在我慣用邊的肩膀上,」Li說,而且不同於刺青多刺讓別人從背後看是正面的習慣,她將文字設計為自己轉頭的方向,「讓我回頭就可以看到。」她同時也想說服媽媽刺同樣的圖案,但一來擔心觸景傷情,二來也怕痛,所以暫時還沒刺。

DSCF4564_副本
Photo Credit: TJ Ting/關鍵評論網

在那個刺青附近,還有另一個左右肩頭對稱的手握手指圖案,代表著小時候常和爸爸玩的「釘子釘勾」遊戲,一邊抓到了,另一邊卻沒有,「因為我已經離開了那段時光很遠,」Li說,「想要被抓住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抓不到了。」

接下來,Li還想刺上兩匹馬——赤兔馬和黃瘦馬,提醒自己成功不見得要生得很尊貴,只要後天不斷的努力,也可以變得很好。


高菲(旅居澳洲的刺青師)

曾因身上刺青贏得國際獎項在台灣紅極一時的高菲,現在已經是嫁至澳洲的人母。15歲的時候,她選擇自己生肖的梵文作為第一個刺青,刺的時候還因為很痛,覺得自己應該不會再刺第二個,沒想到過一陣子又接著去刺,到今天已經幾乎刺滿全身。

除了大腿上老公臉的刺青之外,最有感情的刺青就是2009年刺在背後的白雪公主。「白雪公主是我第一個記得的故事,」高菲說「小時候總幻想長大當一個公主。」為了紀念這樣無憂無慮的兒時夢想,便與刺青師莊秉賢合作完成了這個刺青,之後又因為主題和許多人都有共鳴,在許多的刺青展和刺青比賽,都得到了很好的成績。

雖然高菲身上刺青的數量很多,但卻沒有一個刺青讓她後悔,「可能是遇到的刺青師都很厲害,」高菲說,「作品都非常完美」。至於下一個刺青,高菲希望能在脖子和胸口做大面積的黑色刺青,讓已經很繽紛的身體和人生,增添更多的個性。


Tan(東區服飾店員工)

(TJ)DSCF4655
Photo Credit: TJ Ting/關鍵評論網

Tan的第一個刺青在腰間,是送給自己的27歲生日禮物。因為從小就希望第一個刺青要和媽媽有關,原本想刺上一個「我想要白髮看著媽媽去世」的意象,但因為太抽象而作罷,後來在一張德國的酷卡上看見懷孕的媽媽肚子上躺著連著臍帶的嬰兒圖案,就決定要刺上。

第二個刺青是老家的貓,因為大部分的時間住台北而很少能相見,經過哥哥告知才曉得他過世了,很難過當初沒花更多時間陪伴他,就請刺青師朋友將貓咪的樣貌永遠留在肩頭。

(TJ)_DSCF4658
Photo Credit: TJ Ting/關鍵評論網

在左臂上,Tan刺了很像鮮芋鮮兩人擁抱的圖案,那是幾年前住在韓國的外婆過世,自己很久很久沒看到她,剛好遇到自己喜歡的插畫家Chicaca公開的畫圖活動,便給他媽媽和外婆的拍立得合照,用插畫家的風格畫出這個圖案,讓那鏡頭凝固的時間,繼續在自己的手臂上展延。


Oldies(OldiesBURGER 歐帝斯美墨餐廳老闆)

(TJ)DSCF4751
Photo Credit: TJ Ting/關鍵評論網

Oldies的第一個刺青,是26歲時自己熱愛的西岸饒舌樂團Psycho Realm來台表演,其中的成員Big Tiny曾被誣陷入監而在監獄裡學會了刺青,就在他的飯店房間裡,刺下了第一個圖案。

因為一直很喜歡Chicano(老墨)文化,Oldies決定像他們一般刺滿全身,成為黑白素描寫實的刺青客,之後找到台灣刺青師Josh Lin開始做全身刺青,從側腰一面聖母捧心對比另一面聖母反向骷髏頭的刺青開始,到後來以背上聖母抱耶穌的圖案在澳洲得到世界冠軍。雖然在餐飲業有了全身的刺青方便被客人記住,算是項優勢,但曾經也因為親戚和鄰居的閒言閒語,讓媽媽因為難過冷戰了快一年。

雖然Oldies大部分的圖案是West Coast的圖象和寫實素描(從自己喜歡的電影教父到卡拉瓦喬和達利)為主,但右臉的TW圖案,分開看T是西岸的代表棕梠樹,W則是加州西岸的英文West Coast,反映自己最愛的文化和音樂,也是帶自己走到今天的一大關鍵;合在一起則是台灣的簡寫,代表自己的根,「在國外很多人都以為我是墨西哥人或台墨混血,」Oldies說「但我都說我就是台灣人。」

DSCF4728
Photo Credit: TJ Ting/關鍵評論網

除了反映自己的興趣與根源,Oldies前額的I am still here(我還在這裡)則是不斷提醒自己,從過去到未來做出的各種選擇,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要站著,自己去面對解決;左顎的Grateful則代表了感恩,用於紀念自己創業期間雖然什麼亂七八糟事都碰過,但同時也有許多貴人朋友出面幫忙協助,有太多需要感謝的人,時時提醒自己能走到這裡,靠的絕不是一個人的力量。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父母眼中的刺青】在外不怕人看,在家藏了七年,顧忌的是什麼?



刺紋畫:用針與墨說的紋身故事:

你對刺青、紋身的印象是什麼?「怕.jpg」還是「帥.jpg」?2007年的電影《刺青》有一句宣傳詞:「男人刺青是為了彰顯力量;女人刺青則是標誌愛情」。也許你不盡同意,但不可否認,每個刺青背後都是一個故事,每個為了各種理由去紋身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關鍵評論網計畫製作一系列關注次文化的專題,暫且稱作「刺文化」吧。這些看起來帶刺的人,悠然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沒招誰惹誰,卻也刺痛了某些人的眼。但誠如我們最愛的盧凱彤說的,「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刺文化」第一彈,關鍵評論網想跟你談談刺青,一起來認識紋身的歷史、文化,和那些可愛的人事物。拔除那些汙名與原罪,他們其實沒那麼難懂,你的世界絕對可以包容。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