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刺紋畫:用針與墨說的紋身故事

【台灣刺青簡史】文身之鄉、東瀛浮世繪、兄弟本色,社會觀感翻轉再翻轉

2018/09/21 , 評論
VY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VY
願作一名遊牧者,騎趕文字於光影音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刺青,是現今世界共通的時尚潮流,也是擁有數千年歷史的文化。在各大文明的發展過程,都可以發現刺青的痕跡。台灣的刺青又是如何發展起來的呢?

刺青,是現今世界共通的時尚潮流,也是擁有數千年歷史的文化。在各大文明的發展過程,都可以發現刺青的痕跡。台灣的刺青又是如何發展起來的呢?

曾經,一座文身之鄉

追溯台灣刺青歷史的起源,不少人會立刻聯想到原住民的「文面」[1]。不過,「文面」並非普遍存在於台灣原住民,主要是分布於台灣北部的泛泰雅族(泰雅、賽德克、太魯閣)才有這樣的傳統,賽夏族因與泰雅族互動頻繁,文化深受其影響,所以也可以見到該族文面。但若不單指稱「文面」,而將範圍拓展到「文身」,則排灣、魯凱、卑南以及一些平埔族,其文身傳統也都記載於史料。

《隋書・東夷傳》的「流求國」[2]篇章中,曾有「婦人以墨黥手,為蟲蛇之文」的敘述,可能是目前有關台灣原住民文身最早的文字紀錄。其他古籍中也可以散見對原住民文身的描寫,如清代黃叔璥的《臺海使槎錄》以「正土官刺人形,副土官、公廨祗刺墨花而已」,記下了屏東排灣族的文身具階級之分; 郁永河在他的《裨海遊記》裡也說道卡斯族「遍胸背雕青為豹文」,而且越往北走,平埔族「文身者愈多」。高拱乾於《臺灣府誌》甚至做出了臺灣是「斷髮文身之鄉」的說法,可見得文身的習俗廣遍於台灣原住民之間。

清 謝遂,〈彰化縣内山生番婦〉,《職貢圖卷》
清代記錄下的台灣原住民婦女,臉上隱約可見文面|清・謝遂,〈彰化縣内山生番婦〉,《職貢圖卷》

原住民的文身,象徵著他們的身分或榮譽。以泰雅族為例,文身可說是通過「成年禮」的一種儀式,文刺的多寡或部位,與男性是否善於獵首、戰鬥,女性是否善於織布有關,亦是擇偶成婚最重要的條件。而對排灣族來講,貴族、有功者、財主等才具備文身的資格。因此,文身之於原住民不單是審美觀的展現,更是建構其社會的功能性標識。

只不過,原住民的文身並沒有外傳的跡象可循,若要說現今見於台灣的刺青文化,是從原住民的文身轉變而來,就顯得有點牽強。日治時期(1895—1945),原住民的文身被視為「野蠻」而遭到禁止,違規者會被處以30天以下的勞役或居留處分,特別是泰雅族的文面,日本政府為杜絕其獵首文化以「馴服」該部族,在1913年開始嚴懲文面者,文面傳統自此出現斷裂。因此,原住民的文身文化,可以說是在日治時期逐漸式微。[3]

東瀛浮世繪——近代刺青的基石

事實上,「文身」對日本並非異聞。日本可說是刺青的王國,也是近代台灣刺青的源頭。受到中國影響,日本在五、六世紀即有在犯人面部文刺染墨的「墨刑」。至江戶時代(1603—1868),文身開始流行於大眾。

起先,文身以刺字居多,花界女子文上熟客之名表達感謝或討其歡心,逐漸演變成情人誓約的信物;僧侶用經文佛語刺身以示虔誠並作為庇佑、相撲力士憑詩句顯其勇猛,時常處於生死關頭的武士俠客也開始流行此道,而後更成為浮浪者、逞兇鬥狠者威嚇他人的方式。[4]江戶時代中後期,圖像也開始上身。尤其是中國俠義小說《水滸傳》的流行,搭上當時正值鼎盛的浮世繪,讓大片華麗精巧的文身開始蔚為風潮。

看過《水滸傳》的讀者,應該知道在這群「綠林好漢」中,有幾號文身刺青者——九紋龍史進、花和尚魯智深、 短命二郎阮小五、病關索楊雄、雙尾蠍解寶、浪子燕青、花項虎龔旺……正如史載唐宋時期文身常見於力者、惡少、無賴,上述人物也多屬好勇鬥狠之輩,理應不受體制待見,但施耐庵卻將其轉換成世外豪傑的魅力,書中人物替天行道的俠義精神、「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男子氣概,深受中國讀者喜愛。[5]

1805年,日本文學家曲亭馬琴以通俗易懂的譯本,搭配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插圖,推出《新編水滸畫傳》後,《水滸傳》的故事也風靡了日本。同時,藉由葛飾北齋的畫筆,日本民間開始對水滸豪俠身上的刺青圖案產生興趣。

《新編水滸畫傳》中的九紋龍史進和跳澗虎陳達。葛飾北齋。圖源:Pinterest
葛飾北齋筆下的九紋龍史進和跳澗虎李達|曲亭馬琴編譯、葛飾北齋畫,《新編水滸畫傳》

不過,致使《水滸傳》形成一股風潮,劇烈影響日本刺青發展的,則是另一位浮世繪大家——歌川國芳。1827年,歌川國芳創作了《通俗水滸傳豪傑百八人之一個》的畫冊,以更加誇張、富有想像力的手法,著墨水滸豪俠的刺青。在他的畫筆下, 色彩鮮豔、線條繁複的獅子、巨蛇、牡丹、瀑布、龍……等,成為刺青的主題,刺青不再只是線條,而是「畫中之畫」,不但衍生出「武士繪」這個重要的浮世繪門類,風格華麗的大面積刺青,也變成豪傑的特徵,引發民間爭相仿效。

再加上此時刺青技術的進步,已經能夠將細如浮世繪的圖像完整刺上人體,大力推動了刺青在日本中下階層的流行。尤其是町火消(消防員)、飛脚(郵差)、籠屋(轎夫)、大工(木匠)……等需要耗費大量體力的勞動者,因為工作時常會赤身,逐漸發展出將背部紋滿刺青以表示勇猛、男子氣概的文化。[6]

『通俗水滸伝豪傑百八人之一個』より「病大蟲薛永」
在歌川國芳的詮釋下,原先《水滸傳》裡沒有文身的角色,如病大蟲薛永,也被畫上了大面積的華麗刺青|歌川國芳,《通俗水滸傳豪傑百八人之一個》
飛脚
負責傳送信件的「飛脚」,約攝於1880年代

刺青的狂熱,曾讓德川幕府下令禁止百姓文身,但是並沒有收到具體的成效。直至明治時代(1868—1912),日本為了轉型為「近代國家」,文身開始被視作「未開化」的象徵,1880年又頒布刑法明文禁止,江戶時期曾盛極一時的文身熱潮才漸漸退去。由此也可理解日本統治台灣時,對台灣原住民文身的禁止。有趣的是,當時日本的刺青師雖然不能替日本人文身,卻可以幫外國人文身,在諸如橫濱、神戶、長崎等對外開放的港口,更有設立合法刺青店供外國遊客光顧,刺青儼然成為外國人來到日本的「紀念品」。[7]

1882_長崎_刺青
1882年,英國無常號(HMS 'Inconstant' )停靠日本長崎時,一名海軍軍官前往刺青店留下紀念

因此,日本的刺青文化並沒有被消滅,它強大的魅力使其流傳至歐美,刺激了近代刺青的發展;在國內,則是從台面潛入地下。不過,二戰後刺青禁令雖然解除,社會觀感已然改變,刺青不再為大眾所容,而帶有反社會的色彩。隨著日本黑道的崛起,形成龐大的暴力犯罪組織,並以刺青作為成員對組織表示忠誠、彰顯氣魄的象徵,刺青的負面形象逐漸深植日本社會。時至今日,日本的公共浴場都還有禁止刺青者的不成文規定。

兄弟本色——在監獄誕生的台灣刺青文化

受到50年日本統治的影響,台灣的刺青發展,勢必與日本有一定淵源。根據擁有三十餘年刺青經歷的中壢「彫客藝術紋身」的刺青師范植清表示,早期台灣刺青主要的文化資源,便是20世紀初日本統治時期透過兵士、浪人、浮世繪月曆等等管道進入台灣的日式文身,圖形多半是龍、虎、鯉魚、五毒、鬼頭等日本傳統文身主題,或是浮世繪風格濃厚的大幅刺青。[8]

台灣人最初想要在皮膚上直接銘刻的動機和動力,主要源自緊張對立、需要彰顯魄力、深化群體義的社會脈絡,例如幫派。故幫派聚集的監獄,便成為刺青在台灣流傳發展的重要場所。新莊「驚駭空間」的刺青師蕭時哲解釋道:「監獄裡面有最原始的對立,團體面對團體間的對立。當原始防衛性跑出來,就需要裝飾武裝自己、讓自己更強勢,於是文身就此展開了。」[9]這種在牢獄裡、道上兄弟之間,土法煉鋼仿效日式文身的刺青,就成了今日台灣刺青的源頭,並從出入監獄的罪犯,擴散到其他邊緣群體如在聲色場所工作的女性等。慢慢地,屬於台灣本地的刺青風格也逐漸成形,亦即所謂的「軍監派」。

顧名思義,「軍監派」是從軍事監獄發展起來,因為軍事監獄的刑期最久,所以有較多的時間刺青。軍監派的主要架構承襲日式刺青,但是受限於監獄的環境,以單一墨色、手工單針為主,善於運用具有陰影變化的多層次幾何版花(背景的特殊花樣),營造出低調華麗、強勢硬派的氣息,龍、虎、鳳、鯉魚、關公,則是最常見的主圖。也因為如此,台灣社會常用「刺龍刺鳳」來指稱「道上兄弟」。

龍與鳳在華人傳統社會被視作「靈禽祥獸」,為台灣廟宇普遍的裝飾圖案,曾是只有帝王皇后能使用的圖騰,兼具保佑、威嚴、隆重、尊貴等意象,特別受到台灣刺青者喜愛。台中的阿義師另指出,不同於軍事監獄出來的刺青,在一般監獄看守所中的兄弟,喜歡在皮肉上以簡單俐落線條,展現出如國畫般的山水畫風,有「司法派」一說。[10]

軍監圖
源自軍事監獄的「軍監派」刺青,是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刺青|〈軍監圖-鍾馗〉,陳壽昌國畫紋身

另一批台灣早期的刺青族群,則是戰爭及政治氛圍下的產物,隨著時間已被眾人淡忘。他們或是1949年前後跟著國民黨來台的軍人、或是韓戰時「投奔自由」的中共戰俘,為了表明愛國反共的強烈決心,自願或被迫在肉身刺上「誓死滅共」、「殺盡共匪」、「效忠蔣總統」、「反攻大陸」、「殺朱拔毛」等口號,有的人還會將中華民國國旗、國民黨黨徽等圖案也一併刺上。

不過,這些陪著老兵們在台灣度過近半個世紀的刺青,早已不再帶有昔日的光榮,歪斜青黑的字眼不但格外諷刺辛酸,也常造成他們被另眼相待的困擾。1987年,政府開放返鄉探親, 有人因此不敢回去,有人則不惜用硫酸、燒鐵或是更多刺青,試圖抹去原本皮膚上的印記。直至1996年,退輔會才進行補助老兵雷射除刺的動作。[11]

崇洋媚外——台灣刺青發展的轉機

大體而言,台灣社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對刺青抱持負面觀感,出現在新聞標題上的相關字詞,往往離不開流氓、犯罪、黑道,不然就是在宣導刺青會後悔莫及、刺青容易感染等等。不過,當歐美將刺青視為一門藝術、一種時尚的風氣越來越盛,台灣也逐漸開始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刺青。像是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英倫女性引發話題的刺青熱潮,[12]以及70年代在日本、美國掀起的刺青時尚。[13]當然,這些都只是新聞的報導,與台灣最直接相關的應該還是冷戰時期大舉入侵的美國文化。

自1954年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後,美國開始在軍事、基礎建設、民生物資上大量援助台灣,台灣人民的食、衣、住、行、娛樂,無不受到美國文化影響。這個時期,歐美的刺青風尚,多少會藉由電影、音樂、廣告、雜誌等媒介,以及駐台美軍、越戰時期來台度假的美國大兵,為台灣人所知。不過,實質上究竟對台灣刺青文化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目前還尚未有明確的資料佐證。

據《中國時報》報導,台灣第一家專業性的刺青店是在1982年由黃河南先生開設,當時的來客約有60%是黑道相關人士、20%是希望能利用紋身來遮蔽皮膚傷疤的人,其餘則是視刺青為藝術的愛好者。從內文可知,白虎青龍、老鷹白鶴、關公、仕女圖,這些圖像仍是主流的刺青主題。[14]

1982_10_04_中國時報_第29版_掀開葉子_另有乾坤_國內出現專業性紋身
1982年10月04日,《中國時報》報導國內出現第一家專業刺青店,從內文可知,這時黑道還是刺青的主要客群

到了90年代,在好萊塢明星、NBA球星以及各地刺青博覽會的推波助瀾下,台灣媒體開始用更大的篇幅、更多元的角度,去介紹刺青。台灣不但出現如范曉萱、大小S、林曉培、徐懷鈺等高調刺青的演藝人員,刺青也成為「新新人類」的一種標誌,年輕人的刺青風潮達到前所未有的高點。[15]90年代末期,媒體甚至發明了「紋身上癮症候群」的用語,各地方政府也紛紛推動為青少年免費雷射去除刺青的服務,可見當時台灣青年男女刺青的熱度。[16]

1991_02_10_聯合報_風向球_淑女_紳士_刺青熱
1991年02月10日,《聯合報》以〈淑女 紳士 刺青熱〉為標題,有意扭轉大眾視刺青者為「不良分子」的刻板印象
1991_10_01_聯合報_國際視訊_刺青_外國藝人心中的永恆
1991年10月01日,《聯合報》的〈刺青 外國藝人心中的永恆〉一文,透過好萊塢明星來提升刺青的正面觀感
1992_03_12_聯合報_拉開襯衫_褪下裙子_紋身族刺青大展
1992年03月12日,《聯合報》以大篇幅報導在英國舉辦的第六屆「刺青博覽會」
1993_04_03_中國時報_第34版_追求時髦者告示牌人體裝飾藝術大大方方上
1993年04月03日,《中國時報》以專題形式介紹刺青,並用〈我紋身我不是大哥〉的標題試圖幫刺青「去污名」

早期刺青在台灣的發展緩慢封閉,大部分的刺青師都因為害怕抄襲而排斥分享資源,刺青藝術文化基本上停滯不前。但由於90年代的次文化青少年不同台灣原本的刺青族群,有著鮮明的全球化性格,對刺青有更多個性化的需求,刺青業者紛紛跳脫原先承襲日式紋身的圖案,轉而積極引入歐美新式風格,促進了刺青文化的蓬勃多樣。邁入千禧年後,更有刺青師開始自費出國觀摩、拜師,並仿效歐美在台灣創辦刺青展、刺青比賽、刺青雜誌,積極提升刺青的專業性與藝術性。

台灣最負盛名的刺青場所——「西門町紋身街」,也是在這個時間點竄出。1999年,刺青師李耀鳴(Kevin)在漢中街50巷開設第一家刺青店,逐漸打響名號後,決心要打造台灣第一條「刺青街」。歷經一番經營推廣,他在這條小街陸續累積了其他刺青店,並號召穿環、人體彩繪等店家聚集,還請塗鴉藝術家替每家店面的鐵門作畫,逐漸形成知名的「刺青街」。2012年,在台北市文化局協助下,更掛起「西門町紋身大街」的招牌。

台灣_TATTOO_雜誌創刊號
2003年底,「台灣刺青聯誼會」集結了總會長陳政雄與各分區會長共五位刺青師的個人作品,創辦了華人世界第一本專業刺青雜誌——《台灣TATTOO》。後來,該雜誌改名為《環球刺青》
刺青街01
西門町紋身大街聚集了許多跟刺青相關的次文化商店。

近幾年,台灣刺青師屢次在國際比賽奪得大獎,[17] 顯示台灣刺青藝術的發展已趨漸成熟。從90年代只有一、兩百家的刺青店,到今日已經增加到上千家,台灣的刺青人口與刺青店數逐年增加,過往男性為主的客群,逐漸被女性超越,美式傳統(Old School)、日式傳統(Irezumi)、新美式(New School)、美式新傳統(Neo—Traditional)、極黑(Blackwork)、寫實(Realism)等刺青風格越趨多元,刺青圖案也更自主化、生活化,近年廣受歡迎的「微刺青」就是最好的例子。

從原住民的文面文身、深受江戶浮世繪影響的日式刺青、源於道上兄弟的「軍監派」,再到影視名人帶起新一波的刺青風尚,我們似乎已經可以粗淺地勾勒出刺青在台灣的發展歷史。然而,刺青之於台灣,還是相對新興的藝術文化,再加上曾經一度不為大眾所接納,系統性的研究、田調,都還有待補足。可以預見的是,台灣的刺青文化只會越來越豐富,而一切都還正在發生。

微刺青
「微刺青」時下正夯,由於施術時間相對短,適合現代人快速的生活節奏。其中,「韓系微刺青」深獲女性喜愛,文刺者多喜歡將精巧的文字、小圖,刺在手指、手腕、腳踝、鎖骨、頸背處,與佩戴首飾有異曲同工之效|「Qtattoo微刺青」臉書粉絲專頁
薛廷爵Dion Coffin Cricket Ink Tattoo Studio
台北風格潮流刺青店「棺材蟋蟀」(Coffin Cricket Ink),由薛廷爵、徐珍浩、李翔三人創立,頑童的瘦子、李英宏,甚至台北市長柯文哲,都曾造訪該店。圖為薛廷爵作品,他擅長層次分明的黑灰寫實風格|「薛廷爵Dion」個人instagram
獅王刺青
前幾年離世的知名刺青師高斌,與他在2013年得獎的刺青作品〈將軍刺殺〉。高斌是台中名氣響亮的「獅王紋身」老闆,為了跳脫東洋刺青常見的鬼頭、龍等圖像,他選擇取材自中國歷史、佛教。〈將軍刺殺〉則是他受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啟發的創作|「獅王紋身」臉書粉絲專頁
2019_台灣國際紋身藝術展
2019年,定期於高雄舉辦的「台灣國際紋身藝術展」(Taiwan Tattoo Convention)將邁入第十屆

[1] 常有人以「黥面」來稱呼原住民的「文面」,事實上,黥面是中國古代對犯人刺臉刑罰的用語,又稱黥刑、墨刑,與原住民的文面習俗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與文化。

[2] 有一些歷史學者推測此處的「流求」是指台灣,不過這個說法仍具爭議。

[3] 田貴實,〈族群的紋面文化〉,收錄於《太魯閣國家公園原住民文化講座內容彙編》(花蓮:內政部營建署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2001),頁26。

[4] 王曉東,〈日本人文身習俗探析〉,《世界民族》2期(2008),頁93-94。

[5] 陳元朋,〈身體與花紋-唐宋時期的文身風尚初探〉,《新史學》11卷1期(台北,2000),頁27-28。

[6] 【写真あり】江戸時代の刺青を徹底紹介!罪人に彫られた入墨刑が恥ずかし過ぎる

[7] Sarah E. Thompson, Tattoos in Japanese Prints (Boston: MFA Publications, 2017).

[8] 何春蕤,〈溫情與驚駭:當代台灣刺青性別與階級的位移〉,《台灣社會研究季刊》80期(臺北,2010),p67。

[9] 何春蕤,〈溫情與驚駭:當代台灣刺青性別與階級的位移〉,《台灣社會研究季刊》80期(臺北,2010),p68。

[10] 蕭時哲,〈台灣紋身風格〉,《驚駭紋身》(長春:長春出版社,2003)。

刺青,規矩何其多 ~ 刺青界名師,阿義師 細說禁忌〉,TNN 數位高雄 地方新聞,2014/10/31。

[11] 〈老兵辛酸的刺青 榮總雷射來抹清 「殺盡共匪」、「滅共復國」、一七三人完全去除 退輔會補助預算〉,《聯合報》第3版,1996/02/03。

[12] 〈女子紋身〉,《中國時報》第06版,1958/11/14。
〈紋身瘋狂了英國女人〉,《聯合報》第07版,1960/05/06。
〈文明人也愛紋身〉,《中央日報》第07版,1961/04/27。
〈英倫少女愛紋身〉,《聯合報》第10版,1964/08/15。

[13] 〈女紋身師〉,《經濟日報》 第10版,1971/11/30。
〈紋身新時尚〉,《經濟日報》第10版, 1973/03/24。
〈世界紋身冠軍〉,《中國時報》第04版,1976/02/09。
〈影城女星流行「紋身」〉,《中國時報》第07版,1977/01/22。

[14] 〈掀開葉子 另有乾坤 國內出現專業性紋身館〉,《中國時報》第29版,1982/10/04。

[15] 〈美籃球明星 刺青領風騷 飛鼠、超人、牛頭犬...五花八門 頗富’個人色彩’〉,《民生報》第19版, 1996/04/15。
〈露出刺青 肚環 杜德偉 性感一夏〉,《民生報》第10版,1996/07/23。
〈范曉萱拍廣告 有七位數身價 足踝刺青 ’小魔女’十分新潮〉,《民生報》第10版,1996/08/26。〈S.O.S熙緩 刺青求‘痛快’! 姊姊手腳都‘掛彩’妹妹‘以假亂真’被嘲笑〉,《民生報》第09版,1996/09/27。
〈新新人類——我有話要說 紅髮、耳環加刺青: 青春就是要五顏六色〉,《中國時報》 第36版,1997/05/22。
〈刺青上身 女歌手才夠青!: 阿雅、林曉培、順子、丁小芹都是「愛美不怕流血水」〉,《中國時報》 第25版,1999/04/02。

[16] 〈有一種病,正在台灣蔓延開來〉,《中國時報》,1999/08/30。

[17]舉例來說:2009年,陳世勇、楊金祥在米蘭國際紋身大賽奪得二金一銀;2012年,台灣三位刺青師在馬尼拉國際刺青展成為三冠王;2014年,楊清暉在法國紋身展抱得一金一銀;2016年,梁凱皓在阿姆斯特丹國際刺青展拿回三項大獎;2018年,何釩的團隊在芝加哥世界刺青大賽風光奪得五金三銀一銅......等等,都成為媒體報導的對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專題下則文章:

【刺青小測驗】猜猜這些刺青的人從事什麼職業?

刺紋畫:用針與墨說的紋身故事:

你對刺青、紋身的印象是什麼?「怕.jpg」還是「帥.jpg」?2007年的電影《刺青》有一句宣傳詞:「男人刺青是為了彰顯力量;女人刺青則是標誌愛情」。也許你不盡同意,但不可否認,每個刺青背後都是一個故事,每個為了各種理由去紋身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關鍵評論網計畫製作一系列關注次文化的專題,暫且稱作「刺文化」吧。這些看起來帶刺的人,悠然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沒招誰惹誰,卻也刺痛了某些人的眼。但誠如我們最愛的盧凱彤說的,「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刺文化」第一彈,關鍵評論網想跟你談談刺青,一起來認識紋身的歷史、文化,和那些可愛的人事物。拔除那些汙名與原罪,他們其實沒那麼難懂,你的世界絕對可以包容。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