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318太陽花運動一週年

【318一週年專題】318佔領立法院行動與323行政院事件中,我所知道的真相自白與檢討

2015/03/17 ,

評論

王奕凱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王奕凱

做過攤販、證劵營業員,從2008年參加野草莓學運到2014年為318立法院佔領運動成員。同年參選台北市士林北投議員,現為革命議會總召集人,目標是將台灣建立成一個社會民主公平的國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我對323行政院事件與318佔領立法院行動中我所知道的真相自白與檢討,會寫這一篇,是真的太多一起行動的民眾,因為跟隨這場行動事後內心受創,我是為此還原我所知道的事實,讓大家了解不是如大家所想的有人拋棄群眾落跑的;但也確實應該檢討事件,承擔責任與承認錯誤。

這是我對323行政院事件318佔領立法院行動中我所知道的真相自白與檢討。會寫這一篇,是真的有太多一起行動的民眾,因為跟隨這場行動導致內心受創,我為此還原我所知道的事實,讓大家了解並非有人拋棄群眾落跑;但我們也確實應該檢討事件,承擔責任並承認錯誤。

我一年來也認識許多在行政院受創的被動員與跟隨的群眾,所謂的真相,是想知道為何出現了那麼多令人不解的被切割以及沒人指揮,還有事後318議場的核心也知情,卻沒有與行政院的那些人一起被檢討。

我會道出我所知道的一切,但我不會提及哪些人,也希望所有知情的人絕對不要去亂補人名,但若要公開知情的也可以透過我的口去公開。而聽完我說的,或許就明白為何我也認為不應完全公開究責那些人吧。

就先從318開始吧,如果要談323,是絕對無法把318跟323切割的。

我還記得在318那天早上,基進側翼的大家還在討論該怎麼辦時,有人提議一定要衝才能把事情的嚴重性公諸於媒體上,因為媒體的曝光度不夠,大家在網路上的反應只是認為藍綠鬧劇,而沒有思考黑箱服貿協議對台灣的政治影響與產業傷害。

後來就有人通知說去開會討論,我當時在家,只知道當天會有個晚會抗議此事,而當時有好幾路的人馬分別在做不同的行動,有人要丟墨水,有人發起群賢樓靜坐,有人在正門絕食。

當天晚上7點我收到消息,要我去某個地方,到場後有人說等等會有一個行動,然後說可能會有刑責,也可能要待到早上,問我敢不敢。我答應,當下我已經做好覺悟,所以也準備好要行動。

後來在路上碰到陳為廷也跟我說等等要留下,因為需要動作,我說我有收到同樣的消息。到了會議室,現場我們點名約有70人,我們分成五隊,我這隊則跟著陳為廷衝,因為他那邊人不夠。

而當時就說了,公投盟會先行動吸引警方,我們就同一時間等待舞台上喊一個關鍵字,就立刻行動衝濟南路的門。後來就如大家知道的,我們成功進入議場,我當時選擇先不進去,要去外面要大家叫更多的人來,還記得當時我在外頭導覽人進來時,我碰到了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蘇貞昌帶了十多個立委,他們問我知不知道是誰組織衝的,怎麼聯絡?他們能幫什麼?

我當下就聯絡了場內的大家,而當時回應我是希望民進黨跟其他在野能夠協助守護門口,我把這些話傳給蘇貞昌,我還記得有民進黨的立委跟我說:「你們這些學生真的太勇敢了,做到了我們沒做到的事。」

然後他們就有些人去議場內跟門口間幫忙擋警察,一些人則在議場大樓前靜坐,包括台聯跟蔡英文柯文哲都一起來靜坐。之後我收到消息警方開始把走廊上的人清走,要把場內包圍起來,而此時場內椅子已經堆起來,只留下一個出口。

佔領立法院 太陽花 318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有同伴問我要不要進去,門要關了,我說不行外場需要人顧,所以我就跑出來,要他們把門都封閉。於是我到了青島東路上的立院停車場,那時有一些人都在圍牆上觀看,我看到了一些認識的人,我走過去請他叫濟南路的人都集中過來,因為當時濟南路的門被警察關上,我需要所有的人集中到青島東路,因為這離議場最近。

後來人陸續被叫來,包括拿麥克風的夥伴,我也在群組中要大家把集中在青島東路的訊息放出去。我之後看到了方仰寧來到停車場在接受記者訪問,當時我看到媒體都來了,我立刻高喊「抗議黑箱有理,我們不是暴民」,結果就被帶出去立院廣場。

之後回到青島東路上,人越來越多,後來黃國昌從濟南路跑來了,他開始宣講,然後我們高喊:「警察不動,我們不動,警察一動,我們就衝。」我一直觀察警察的動作,在警方準備第3次攻堅時,我就直接起身翻牆,那時在場的人都很有默契一起跟著翻牆,我還記得那時有一個女生翻牆衝到最前面就被警方壓制,我立即把那女生拉走,然後所有的人就往前衝到警方面前,此時有一個人又高喊坐下,坐下,所有人此刻又原地坐下。

我看到了鐵門被警方關上,我在現場請大家把門拉開,結果大家當時左右拉不動,有一個人說前後拉,後來門就因此被推倒了。當越來越多人進入廣場,此時看到二樓有人搬了梯子出來,大家一陣歡呼,然後民眾開始從梯子爬上去,場內場外人越來越多,都是警方好幾十倍的人力,甚至還有警方被推出走廊,警方也一度撤退,此時,我們都認為贏了。

但323的發生,就是在於318行動成功不久,談判卻陷入僵局的3月20日晚上,當時談判回應讓大家認為政府很硬,即使民眾支持度越來越高,但國民黨一直不正面回應質疑與訴求,因此聯席會開始有要升高抗議層級的討論。

但現場佔領人數太多,3月21日晚上人數到達最高峰,幾乎無法走動,我聽到很多討論,每個人都有很多看法,從罷課到罷工,還有癱瘓交通與衝行政院的討論都有,我也在現場負責演講提振士氣,也因為我身為行動成員,一定會有所行動,所以要所有人要留在現場。

後來林飛帆喊出包圍國民黨部,但因為3月22日是周六,黨部沒開,事後證明這樣做沒用。因此我就在3月22日當天收到徵人到社科院的消息,社科院是做為場外志工與運動幹部的休息與後勤總部,我被找去時看到大家在做更強烈行動的討論。

當時只有一人反對提高衝突,而其他人都贊成,知情者包括陳為廷和林飛帆兩人。但那時候其實沒有決定要佔領行政院,而是打通內外立院,全面佔領,而行政院是做為快閃靜坐抗議的一個選項,之後決定由場內夥伴帶回聯席會上討論。

而我在3月23日下午,收到訊息決定衝,而又說明是要以個人名義行動,因為有人認為這樣能夠給政府有更大施壓的作用,之後發生了一組人馬衝進立院的事情,陳為廷和林飛帆出來說他們不會再有更多行動,要衝其他的自己衝;但同時也確定當天是要衝的,並且告知有人會來指揮,到時在現場幫忙當糾察。

我在訊息內的約定時間地點,到達行政院門口,四周忽然聚集滿人,不過我知道應該是各地被找的行動者。在約好時間一到,我就立刻衝過門口翻上去,我翻過門口時在院內的警察看到就立刻壓制我,但很多人同時翻過去,警方人力不足,此時我看到越來越多人衝進來,事後知道當時大家都上傳到社群網站找人支援,也有人向在立院四周的民眾高喊佔領政院,因此很多群眾都跑過來了。

當時我被警方帶到行政院大樓門口跟群眾一起靜坐,我在現場跟著群眾大喊:「捍衛民主,退回服貿」,此時我開始尋找有沒有人是如我一樣被動員來當糾察成員的人。而有一些人有跟我說他是,我們就聚在一起等待指揮,後來我看到某人拿麥克風來,我以為他是指揮,結果他喊了訴求就把麥克風交給我,要我先控場喊口號,然後告訴我此次行動不能用任何組織名義,指揮等等就來。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因為我不是指揮,我也不知道誰是指揮,所以我喊了一陣子口號,但我看到魏揚出現,他不認得我,但我知道他是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總召,他一來就問我現在是什麼情形(據他的回憶說法是因為看到我手上拿麥克風),我以為他就是指揮,我就告訴他現在正靜坐抗議、帶領群眾喊口號,然後我就把麥克風交給他請他指揮。

結果他一開口就自我介紹說他是黑島青總召魏揚,我就嚇一大跳,問他不是說好不能用組織名嗎?他回我:「我不知道啊,我剛從新竹上來只是路過行政院。」後來我請他幫忙控場,我去找其他知道後續行動的人,當時因為訊號很差,我問現場其它糾察成員都不知道後續行動,但有人跟我說已經攻進建築物裡了,我以為那是後續行動的一部份,所以當下我也決定一起爬進去,事後我才知道那是民眾自發的行動。

我爬進去後,看到警方在建築物裡,所以我就趕緊從另一邊樓梯跑到一樓去。此時我看到一樓政院大廳在門後有一排蛇籠,一個警衛在蛇籠後守著門口。我為了要出去,所以就踩下蛇籠,但因為被勾住,所以腳離開時我感覺到一陣劇痛,警衛要我快出去,我說那請你開門放我出去,但他又說不行開門。

我摸了摸我的褲子,一陣濕潤,舉起手看都是血,我才發現我的腿嚴重流血,我把手給警察看,說我必須出來治療,他說好,結果一開門就立刻把我推出去。但此時大家看門開了,就拼命衝過來,在大門外的持盾警察則要把我擠進行政院,後來我動彈不得,伸出沾滿血的手,才有人高喊:「他受傷了」,停止推擠,我才順利被送去給當時趕到政院現場的醫療團包紮。

我還記得包紮完後,他們說傷口可能要縫,也要打針,要我先去醫院,但我沒去,我起身後看到政院建築物大門口被打開了,大家都席地坐下。一群糾察正在指揮人群讓出通道,高喊口號,我去行政院其它角落看看還有什麼要幫忙的地方,我碰到一個認識的幹部,我問他現在指揮在哪,他說被擋在政院外,進不來。

我問那現在怎辦,他說我現在先回去青島東路的控台跟社科院找更多糾察過來協助指揮民眾,因為民眾太多了但大家都無法被集中控場。於是我就爬過拒馬要跑回去,此時我看到另一邊大門有人大喊:「警察後退,捍衛民主」,但被人團團包圍在政院圍牆外,我事後才知道他就是被擋在外的總指揮。

後來當我回到青島東路時碰到一位學運幹部,我跟他說行動成功,要找更多糾察去幫忙,結果他一臉茫然,反問我行政院行動是怎麼回事。我說魏揚都來了,也有認識的人在控制場面,不是一起知道的行動嗎?他才說他完全沒聽說此事,而且在議場內都說不知道此事是誰主導,且剛剛有發訊息說政院行動不是場內決定的事。(事後才知道,當時這場行動並沒有告訴所有成員與幹部。有些是刻意說不知道,原因是他們看到指揮的人變成魏揚,才懷疑事情不是他們談好的那樣。)

我此時也收到一則簡訊,要所有的糾察去社科院集合,我跟著回到社科院看是什麼事,結果我一回去,看到後勤指揮的幹部一臉茫然,問我為何回來?我說我收到簡訊,接著又陸續很多在政院的糾察也跑回來問怎麼了?我們才知道事情大條了,政院現場跑掉人,知道行動的糾察變太少。

事後查出這是一則烏龍簡訊,有許多說法,一是因為其它人怕糾察都去政院而沒人顧立院而把人叫到社科院集合,二是因為要其它不在政院的糾察去社科院集合準備去政院。但無論如何,現在被批評的人其實不是這則簡訊的下令者,之後趕緊叫大家組織回政院看現場情形,然後如何指揮群眾離開,事後我才知道那時回去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北平東路開始有群眾被打,有些北平東路回來的糾察是被警察打出來的。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當我再回現場時則已看到被鎮暴警察與水車包圍的政院了,我們只能無力在外跟警方嘶吼推擠,但沒有辦法進入政院指揮,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事後了解這次行動最大的問題在於控場的決定太分散,沒有到位。

而當初為何行動指令被拆的這麼片斷,也是怕消息走漏,因為太多有社運經驗的人都留守在議場內,所以外頭行動者缺乏有經驗者組織,為了要衝又不能讓太多人知道,避免有人是內奸,所以只好把衝組跟指揮的消息分散來下達。

因為不知道能否信任大家,所以議場內部份幹部堅決反對提高衝突,雖然反對的人在場內並非多數,但怕洩密所以選擇隱藏資訊不讓全部場內人知道。當時場內一名成員因為擔心政院行動影響媒體輿論,所以用撤出醫療團的威脅要求場內其它幹部與陳為廷和林飛帆兩人公開切割魏揚與行政院的民眾。後來因為賴品妤跟黃燕茹等人哭著哀求說不行才把切割文刪除收回,但還是被要求聲稱不知情,事實上她們是不知情的人沒錯。

而政院行動事實上該被檢討的不是行動目標(擴大抗爭),事實上提升抗爭層級是正確的行動。真正該檢討的是行動的細節規劃、考量與意外發生時該如何改進,並且承擔責任,承認錯誤等。

我在退場後有去了解當時片斷的資訊跟指令,所以知道這是一場行動失控與意外造成的結果。因為號召的群眾太多,而被指定擔任指揮的人太少,造成行動後續指令不足,且怕事先定調行動會被國民黨看破手腳,結果指揮系統切割太細,變成一環失聯全盤皆輸。而指揮也因為太早被補而使得指揮權落在完全不是行動知情者的魏揚身上。

而策劃者因為不知道有那些簡訊與意外狀況,即使要重回現場組織後續行動也沒有辦法。但並非放棄大家,我們沒有一個參與行動的糾察是刻意策畫大家落跑,絕對沒有這回事。

事後之所以沒有出面公開所有細節,也是因為事情不是當初所知道的發展,所以很多人疑神疑鬼,怕被出賣,陳為廷在「太陽不遠」的說法,可以看到當時在路線跟做法底線上的不同,各立場的角力已經讓議場內的幹部們在運動決策上互有考量。

我不後悔參與這一次行動,而我認為如果再一次要行動,真正要檢討改進的有以下幾點:

1.不再切割任何人。

2.一樣會為了增加對政府的壓力所以減少知道行動底線的指揮人員。

3.會要求一定要有知道後續行動的人在現場才衝,首衝跟指揮時間點沒有對齊我認為是真正嚴重的失誤(而首衝不能是指揮是怕被先逮捕無法指揮)。

4.會在現場說明法律可能的後果與處理,再請無法接受的民眾離開。

5.絕對不會切割任何一個夥伴,也依舊不會供出任何人。

6.會清楚說明行動目標、原因與戰略要求給民眾知道,底線讓民眾自己知道有哪些選擇,但絕對不是煽動群眾去做,自己不行動。

7.事後一定會好好檢討,如果不能全面公開檢討,也至少會公開說明。

雖然整個太陽花學運是集合了反黑箱審查制度,反中國統戰,反去控制資本貿易等不同陣營的運動,但真正主導318與323行動的同一批人都沒拋棄群眾。手段選擇是各陣營都有,現場民眾也都有反應要提升行動,只是事後真正策劃的人因為323的失控被鬥走,也被人威脅如果不願退出決策圈,就要被指名承擔323行動的責任。

我知道那場行動的參與者中,真的沒有任何人是要拋棄群眾不願負責的。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318一週年專題】思緒回到一年前的3月18號:我們在編輯台看稿,卻都無心工作.......


318太陽花運動一週年:

318太陽花運動一週年,《服貿協議》懸而未決,許多衍伸問題也值得探討:在男子氣概的社運氛圍中,失去發言權的女性觀點為何?318後,議場內外待命的醫療團成員的故事?服貿和監督條例的最新進度?透過影像記錄的太陽花運動,是否能還原真相?323衝進行政院的那晚,社運團體內的衝突是什麼?關鍵評論網的【318太陽花運動一週年專題】將試圖解答以上問句,帶領讀者重回這場公民運動。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