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第十屆台北雙年展:「當下檔案.未來系譜:雙年展新語」

即將到來的台北雙年展:不曾的記憶與雙年展的失語

2016/01/01 ,

評論

沈 伯丞

沈 伯丞

讀書、寫字、觀展、看作品的輕大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第十屆台北雙年展,策展人是法籍的柯琳•狄瑟涵,根據美術館的介紹,其策展論述引述了美國人類學者大衛•格雷伯(David Graeber)的著作。然而我們依舊尚未想起那個不曾的記憶,那個唯有台北才有的「地方知識」,而我好奇這位策展人如何幫我們想起。

每個雙年展都需具備一個針對歷史獨特性的考古學的創始敘述,其重要性在於當針對各屆差異進行探索時,終究能界定貫串其間的歷史。
-維多利亞•馬汀尼(Vittoria Martini

全球所有的雙年展其緣起背景各自不同。然而似乎都包含著兩個鮮明的型態。首先城市的認同緊密的連結著城市的文化場景。換句話說就是城市政治的、社會的以及歷史的脈絡形塑了城市與被稱之為「雙年展」的藝術事件的連結,並且最終為城市環境的轉變做出貢獻…。其次,多元文化、全球社群的經濟慾望等全都無可避免的摺疊、揉雜進入這全球性的藝術事件。
李龍宇(Lee Yong-woo)

全球化與策展人

儘管佔據不了主流媒體的醒目版面,但明年開展的台北雙年展已經是第十屆。回望這十八年的歲月與足跡,總是感覺台北的身影模糊,感覺全球化的場景與我們似乎總是隔著一層難以言喻的冷淡距離。從南條史生在98年策畫的慾望場域(Site of Desire)開始,台北雙年展歷經了無法無天(The Sky is the Limit)、世界劇場(Great Theatre of the World)、在乎現實嗎?(Do You Believe in Reality?)…乃至於安森•法蘭克(Anselm Franke)的現代怪獸/想像的死而復生(Modern Monsters / Death and Life of Fiction)、尼可拉•布西歐(Nicolas Bourriaud)的劇烈加速度(The Great Acceleration),可以說歷屆的策展主題都帶有著玩弄名詞的藝術時尚感。

2014 台北雙年展 劇烈加速度海報。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CC BY 2.0

2014 台北雙年展 劇烈加速度海報。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CC BY 2.0

持平而論,雙年展始終是一個全球化性格的活動。目前全球擁有超過一百個雙年展的舉辦機構。從策展以及藝術策略乃至於政治、經濟議題等,彼此間常常分享了相似的主題、操作實踐以及目標考量。事實上無論是名為雙年展、國際藝術博覽會,這些展覽的核心思維乃是一種國際主義,希望將全球藝術世界囊括至展覽中,當然這也意味著當代策展跨越了地理的界限,並且以全球文化網絡作為其原始的生產材料。唯有認知到雙年展DNA中的文化全球主義(Cultural Globalism),並且體認到雙年展乃是由策展人與主辦城市共謀的全球化文化經濟戰略產物,才能更清楚地省思雙年展應有的面貌。

如果說全球化是雙年展注定的生成基因,那麼從一開始雙年展就是獨立策展人催生下的全球性文化產物,而在這個遊戲機構機制中,策展人也成為了全球文化面貌製作人或簡而言之展覽承包商。順著雙年展內在全球化的思維,策展人的工作不僅是如同美學家、藝評人般詮釋世界多樣性的藝術面貌,還必須具備外交官的圓滑身段、經濟學家的夸夸其談、歷史學家說故事的特質,這種種條件共構了明星策展人的誕生。

2012 台北雙年展。Photo Credit: Nisa yeh CC BY SA 2.0

2012 台北雙年展。Photo Credit: Nisa yeh CC BY SA 2.0

猶如Hollywood年度大片般,國際雙年展的構成,同樣是重金製作(展覽資金的飆高)、知名導演(策展人)、當紅明星(大牌藝術家)外加深具魅力的電影名稱(酷炫的策展主題),推波助瀾的電影報導、評論(藝術報導、評論)…等等的結合,如果說明星制度支撐了Hollywood的經濟榮景,那麼為了當代藝術的舞會可以持續跳下去,明星策展人結構也就成為了當代藝術圈的必然。

與此同時,展覽的票房與口碑的,也就更於依賴策展人的企圖、方法論以及個人的風格。正是由於策展人承擔了展覽的評價、影響力,使得台北雙年展在擔心失去全球化當代藝術舞台的考量下,始終採取邀請外籍知名策展人的模式操作著台北的雙年展,從而在地的聲音也因此在這個台北的雙年展中失去了話語。或許我們真的站上了當代藝術的全球舞台,但始終沒有屬於自己的台詞與獨白。

人類學與地方知識

如果單從策展主題以及策展人的國際知名度上看,台北雙年展實則無庸置疑的處在一個全球化當代藝術論述的網絡中。然則誠如馬汀尼(Vittoria Martini)的看法,雙年展必須奠定自身一個無法被取代的歷史,正是這個深具獨特歷史的創始敘述讓雙年展獨一無二。而李龍宇的說法則更為明確地將全球與城市二者,如何在雙年展的場域中產生連結給出了精準的操作定義。或者更為俗氣的說,即使要參與Hollywood的遊戲規則,也要想辦法打造個K-POP的風潮吧。

無論從任何的觀察角度上看,雙年展都是一個具有高度文化及藝術企圖的城市策略,正因此李龍宇才會強調城市的政治的、社會的以及歷史的脈絡特別是深具意義的城市認同場景構成了,城市與全球在藝術場域中的連結。這個高度具在地特質的策略,讓策展人所扮演的角色不僅是一個品味的製造者,更是一個文化的分析家,是某種形式的視覺人類學學家。

2014 台北雙年展作品〈黃金幽靈〉。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CC BY 2.0

2014 台北雙年展作品〈黃金幽靈〉。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CC BY 2.0

也因此當代藝術雙年展的另一股DNA來自於其高度的人類學特質,也因此詮釋人類學的「地方知識」概念便成為了城市在地記憶與全球連結的結點。換成匯豐銀行的廣告詞就是「全球視野、在地關懷」,一如紐西蘭的電影工業賣的是天然景觀般,而澳洲雪梨雙年展賣的是鸚鵡島(Cockatoo Island)的景觀和原住民文化。在光州雙年展中構成其獨特性的「創始敘述」或「地方知識」的乃是光州人民為民主抗爭並且犧牲的「光州事件」這個獨特的歷史記憶。

正是這些獨特的城市記憶讓雙年展不被「從西方來的二手貨」給宰制,也因此儘管雪梨及光州歷屆雙年展的策展人國籍,足以構成一個小聯合國,但其依舊保有著自身的獨特性。或許正是由於不曾有過的城市共同記憶,讓台北雙年展始終欠缺了在地性的話語,然而什麼是這個城市獨特的共同記憶場景? 或許唯有想起這個不曾的記憶,雙年展才能不再失語。

第十屆台北雙年展,策展人是法籍的柯琳•狄瑟涵(Corinne Diserens),根據美術館的介紹,其策展論述引述了美國人類學者大衛•格雷伯(David Graeber)的著作。然而我們依舊尚未想起那個不曾的記憶,那個唯有台北才有的「地方知識」,而我好奇這位策展人如何幫我們想起。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台北雙年展二十年 從檔案回顧台灣藝術主體性進程



第十屆台北雙年展:「當下檔案.未來系譜:雙年展新語」:

每兩年一次的「台北雙年展」是臺北市立美術館為推介當代藝術、接軌全球視野所舉辦最重要的國際型大展。隨著雙年展熱潮席捲全球,臺灣當代藝術的蓬發和日益國際化,歷經後現代風潮的洗禮,此亞洲深具歷史代表性的雙年展,也在各界掀起對於後殖民定位的省思與批判。2016年將是台北雙年展自1998年從在地轉型為國際以來邁入的第十屆,將近二十載的發展見證了全球與地緣文化脈絡的嬗遞和論述轉型。「2016台北雙年展」邀請客座策展人柯琳.狄瑟涵(Corinne Diserens)以「當下檔案.未來系譜:雙年展新語」為主軸,以流動多元的張力與觀點,回顧過去,檢視當下,演繹建構出藝術的未來系譜。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