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單打獨鬥的台灣文創

一座日本歷史最悠久的陶藝小鎮,啓發了一位台灣年輕藝術家的創作之旅

2015/03/14 ,

評論

Yu Wen Chien

Yu Wen Chien

簡郁文,2013年畢業於University for the Creative Arts. Contemporary Craft- Ceramic碩士 A person passion with craft and looking for live with the true heart. 目前與友人籌備教學、工作室、開放的展售平台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信樂的居民非常了解在地文化的長處,並專心做擅長的事,透過社區連結把在地特色完整呈現。

我大學唸工業產品設計,延後兩年完成學業,幾乎是咬牙撐過。那時的我,並不知自己在幹嘛,學習工業設計、多媒體、攝影、金工、印刷設計、縫紉、鉤針等,是懷著不安和困惑,毫無任何思考,就像逃難般死命抓住所有能看見的。

比起在台灣總擔心不夠好、期許自己要有成就的壓力,前往英國開始學業後,卻有了「別管這麼多,反正這裡我誰也不認識。丟臉了,我回台灣,誰也找不到我。」的心態,而開始了新的創作之路。

11064358_10205099015867430_18909628_o

作者作品:Impant

11064089_10205099010627299_1764286792_o
11025612_10205099011187313_110751063_o

我的英國教授最常說:Just try it。走在倫敦街頭,有人穿著各式行頭,沒有設限、沒有對錯、沒有美醜,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過的舒服自在,我也開始享受「不同」,拋開束縛地申請各樣參展或駐村,並在取得當代工藝碩士後,申請到日本陶藝之森進行駐村創作。

10998932_10205030740640592_1188947750_o

這個駐村機會是給專門從事陶藝創作的藝術家,工作室全滿有12個人,包括日本、美國、台灣、英國、加拿大裔巴西人、印度裔澳洲人和俄羅斯裔法國人。

我們的工作區域全在一個超大的創作空間。每天晚餐時間就是交流時間,有時相約到村裡走走、一起做飯、和俄羅斯人喝酒、去咖啡店聊天打鼓、彈奏樂器,甚至有美國人教我們做韓國炸雞。

10806874_10204247790067317_1718748228_n

藝術村是在一個名叫信樂的村子,是日本歷史最悠久的陶藝之村之一。這裡的藝術家常開玩笑說這裡不是日本,而是個嬉皮村。在信樂,很多人都來自陶瓷世家,家中甚至還有穴窯,可想見過去規模之大,感覺就像整個城鎮都要燒起來一般。

這個小城鎮,藝廊咖啡廳與整體城鎮的規劃都非常棒,許多遊客、外地人都會到這來旅遊、選購陶瓷或是參觀藝廊。信樂的居民非常了解在地文化的長處,並專心做擅長的事,透過社區連結把在地特色完整呈現。

11032290_10205030747280758_352221426_o

在這裡,所有的空間都全然對藝術家開放,而這樣的「開放」,對我是一個全新的體驗。

從設計到轉變為創作,許多掙扎來自生命本身。當雙手在創作,心裡便滾動著一些東西、一些回憶,情緒也隨記憶起伏。

駐村時,一個藝術家看了我的作品表示想哭:因感受創作者置於作品的情感,輾轉到了觀者的內心,我想這就是創作最讓人醉心的部分。奇妙的是,縱然物件都是工廠製作,但人會賦予物件生命,並經由不同的使用方式呈現變化。

10808037_10204247778827036_419560243_n

11072033_10205099199472020_1719348988_o

駐村的尾聲,每位藝術家便會著手安排成果展,而我決定在一間常光顧的小店Awaisa展示我的作品。

我在信樂的日子總喜歡騎著單車在村子裡尋找「靈感」,而與其說是找靈感,不如說是停駐在不同小店,和當地的人比手畫腳閒聊;在信樂,許多店家都是舊式農家改裝,但並不改變建物架構,Awaisa便是其中之一。

這是間有當地陶藝家展售作品的咖啡店,週間也有來自農家和烘培坊商品的販售,店主Miki桑是位有三個小男生的友善年輕媽媽,有著一手好廚藝。店裡還有另個很酷的大叔Akio桑,我們常常一起彈烏克麗麗,或聊著彼此的故事,及對生活、創作上的一些想法,而當提出想在店裡展覽的想法時,Miki桑二話不說馬上就答應了,而Akio桑則幫忙清出樓上閣樓的空間。

11032252_10205030750840847_717201468_o

準備展覽地點,對表現作品來說是很重要的,它必須是個感受過生活痕跡的環境,而Awaisa,正好反映我在創作、與人交流或獨自思考時的存在,所有於展覽中出現的物件,則都是取材Awaisa的周邊環境,包括用院子裡的廢棄搖椅和石子做展台。

這個展覽名為「Left Over,遺留」,主要訴說物品在被人們使用遺忘後的故事,人們要爬上樓梯,席地而坐。或近、或遠,或站、或坐,閣樓的地板還會因老舊而發出吱吱嘎嘎的聲音,而作品似乎就如被遺忘放在閣樓的某個物品,隨時間演進變成了不同的東西,然後人們又歸來,悄聲問道「這是什麼?」

11045536_10205030753480913_1555882352_o

11066767_10205099196671950_1866637224_o

11039785_10205099203992133_62912659_o

當時印象最深的,是與一位來俄羅斯藝術家談論彼此的作品,他的創作非常詩意,而當我詢問作品的名字和概念時,他強調作品名稱並非重點,而是尊重觀者的感受;從英國求學到日本駐村,當認識越多不同背景的藝術家,發覺以前真的太懶,懶得動腦、懶得與人溝通,即便不懂也不去了解,漸漸地腦袋都僵硬了,如今總算發現,嘗試讓自己的心開放,即便對許多事沒有答案也沒關係,就這樣放手創作吧。

10720897_10204247778867037_845672942_n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單打獨鬥的台灣文創:

為申辦世界設計之都,首爾完整回顧代表高麗的精神與事物,統整出51項可精進的文化資產,建設包括北村韓屋、東大門設計廣場、漢江文藝復興計畫,首爾頓時脫胎換骨,成功變身為設計新聖地,而對取得2016WDC主辦權的台北而言,與其批判「是否燒錢辦活動」,不如藉此討論能否能藉WDC整合台灣文創產業,成為名符其實的「設計之都」。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