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一路向南之後:新南向是出路還是曇花一現?

單打獨鬥的東南亞政策:從經貿政策到登太平島,台灣怎能單兵作戰?

2016/02/05 ,

評論

吳象元

吳象元

從彌爾頓到中國研究,從台北到西雅圖,著迷學術的理性批判,卻更長停留在書寫行走於書本、咖啡和城市的小故事。現任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進對台灣並不是個很popular的政策,加上缺乏政府支持,台灣目前在緬甸有一百多間公司,但都是單兵作戰」

2015年最後一天,對東南亞國家而言有件大事發生:東南亞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宣布成立!這消息對許多台灣人而言,或許有些陌生,究竟,東南亞對台灣有什麼重要性呢?

縱觀商貿數據,台灣和東南亞更是非常緊密,根據台灣經濟部的資料,台灣與東協貿易金額在2014年達936億美元,占對外貿易總額的16%,是台灣第2大出口市場,除此之外,台灣是泰國第3大投資國、越南及馬來西亞第4大投資國,投資金額分別累積為139.50億美元、287.40億美元及118.41億美元。

然而,隨著日本、中國紛紛搶下甫開放的緬甸投資標的、印尼高鐵訂單,甚至2015年底首間位於緬甸仰光的證交所,是由日本大和研究中心(Daiwa Institute of Research)及日本交易所集團(Japan Exchange Group)共同創立,卻看不到台灣政府在當地的佈局,有的只是單打獨鬥。

相關評論:緬甸證券市場的展望與挑戰:在亞洲經濟備受考驗時,成長率達10%的緬甸是東南亞耀眼的新星

在緬甸最大外資事務所執業的曾勤博律師表示:「南進政策在台灣喊得很響,但是到底是單純為了降低對中國大陸的依賴,不得不喊出的口號?還是真的有明確的方向?台灣目前在緬甸有一百多間公司,但多是單兵作戰;台灣沒有如日本政府去為企業解決投資障礙,也沒有如中國大陸有土地接壤、語言相通的地緣優勢,在雲南、廣西與緬甸、泰國、寮國及越南邊境,有很多操多種語言的人才。」

Photo Credit:Alexander Mueller CC BY 2.0

Photo Credit:Alexander Mueller CC BY 2.0

而對台灣政府對東南亞人才的培育,曾勤博律師說到:「我們可能覺得和過去相比,在台灣見到更多的外配、外勞、及外籍看護,但這遠遠不夠,更談不上了解他們。僅有語言是不夠的,還需要專業的東南亞人才,且需要產官學配合。」

「我個人感觸最深的是教育政策,我們沒有享受到早鳥優勢,而且遲到了,例如新加坡在緬甸設有有技職學校,是為了給在地企業適合的人才;寮國有中國蘇州大學永珍分部,未來還馬上要有醫學院和法學院;光是緬甸一地,每年有上百位從中國大陸來的交換學生。」

而提到蔡英文的南進政策,曾勤博如此回應:「蔡的政策沒有經過沈澱,因為她提到擴大內需,但2300萬人要怎麼提高內需?但我們也不像美國這麼大的國家,可儲備兩套人才,所以推政策會比較辛苦。」

目前擔任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副研究員的荊柏鈞表示:「台灣的南向政策,一向以經濟為主軸,並藉此拓展外交空間。李登輝在1989年訪問新加坡,1994年到菲律賓、印尼以及泰國破冰,以『度假外交』之名,推動『務實外交』,背後皆帶有實際的經濟利益,才能創造政治上的空間。這樣的戰略也存在於馬總統的「活路外交」,希望透過簽訂經濟合作協議來強化與東南亞的合作關係。」

「至於蔡英文提的政見,則強調文化層面,關注新移民與移工的權力,強化文教交流之合作,增進與東協之往來,而不單只是看貿易或商機。過去的眼光與思維重眼於經濟帶動政治,但實際推行上還是會在東南亞碰到中國因素的限制,因為東協國家在制定外交政策上,都奉行『一個中國原則』,尤其近10多年面對中國的崛起,東協國家對台灣的政治交流都更加謹慎。」

要突破外交上的困境,荊柏鈞認為要從增進東南亞的知識著手,才能真正與東南亞國家建立更全面的關係。以公部門來說,政府可多增加至東南亞受訓或是進修的機會,讓制定政策的文官能對台灣的南方鄰居有更深的認識,並建立專業人脈。至於民間部門,許多非政府組織與社群媒體開始重視東南亞的議題,對於知識上的交流會有很大的幫助,而喜愛旅遊的民眾也可多利用廉價航空的便宜票價,多往東南亞走走,親自體驗東協十國的文化風情,觀察當地的政經社會樣貌。

那麼年輕世代又是怎麼看待東南亞?目前在經濟部國企班受訓的Adam分享道:「我是在2015年9月才第一次去越南,在那之前幾乎一無所知,直到去當地看了平政的鞋廠,那裡有八萬人的員工,當初我是這樣想像:台灣空軍才三萬人啊,另外還有阮文靈大道,那是重新造鎮的規模。」

同為國企班受訓的Mavis則表示:「當年我考上高雄大學念東亞語文學系,自己也在越南待過一段時間,本身就會越南語,當時很多人都開玩笑,說為什麼要學這個?對越南,感受比較大是這幾年,兩年前去的時候沒太多感覺,15年9月再去,幾個特定區域繁榮都超過台北,工業區規模都非常大,有自己的醫院,味丹還有自己的碼頭,整個感覺要用『火力』來形容,充滿無限的機會和潛能,當然,仍有城鄉差別的問題存在。」

Photo Credit:Huỳnh Tấn Phát CC BY 2.0

Photo Credit:Huỳnh Tấn Phát CC BY 2.0

而除了缺乏對東南亞的經貿政策、人才培育外,台灣在東南亞於戰略、外交上,也已無從回避。

去年底,眾所矚目的馬習會選在新加坡舉辦,不論台灣人普遍對馬英九的「一意孤行」感到氣憤,持平而論,其實習近平也是甘冒台灣在國際曝光的風險,台灣學者吳介民就分析道,習近平也想和馬英九見上一面,為的是希望台灣能在南海衝突上,扮演和平制衡的力量。

至於南海議題,那衍生的議題就更廣了,從越南政府高層的權力鬥爭、菲律賓與美國簽下《菲美強化防務合作協議》,乃至寮國新任總書記更加「親越」並靠攏美國。光是一個南海議題,就牽涉到越南、菲律賓、寮國、美國,至於台灣,也因上週馬英九登上太平島宣示主權加入戰局,而中國從人工島爭議,就在南海議題上從未缺席。

相關新聞:馬英九首登太平島 一次掌握各國怎麼看

換言之,即便台灣和東南亞看似互動不深,但在外交、國防層面已涉入其中,因此,在面對各國對此區域磨刀霍霍,台灣又怎可單兵作戰?而在任何執行任何行動前,更該清楚辨識:誰是朋友、誰是敵人?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北上也能配合南下:台灣「新南向政策」與赴日本工作者的連結


一路向南之後:新南向是出路還是曇花一現?:

關鍵評論網推出《一路向南之後:新南向是出路還是曇花一現?》專題,為你整理從2015年9月22日,蔡英文表示將推動「新南向政策」開始,這一年間對在台新住民、東南亞觀光、東協人才培育的政策規劃,並透過東南亞台商、在台馬來西亞華人、中經院分析師的觀察,從各方角度對此政策發表評論。 我們也採訪了菲律賓台商三大組織:「菲律賓台商總會」林在良會長、「菲律賓台灣工商總會」林家丞會長、「菲律賓台灣同鄉會」蔡子復秘書長,以及寮國台商總會薛明哲會長和嚮往東南亞發展的台灣年輕人,聆聽他們的東南亞經驗,最後,透過採訪〈新南向政策與移民人權〉座談會、台灣第一位新住民立委林麗蟬並製作全台新住民據點圖表,盼政府在推動經貿的東南亞時,切不忘記高達50多萬的台灣新住民。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