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一路向南之後:新南向是出路還是曇花一現?

幻想「政府帶企業南下」是浪費生命──往東南亞去,千萬別只是複製「在中國的經驗」

2016/06/14 ,

評論

精選轉載

精選轉載

TNL 編輯精選好文轉載,感謝作者的熱情分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人會想像「政府帶頭,找東南亞國家畫設園區」,以前也許容易吧,現在他們一個個都炙手可熱,日本進去得早、中國砸下重金,就連韓國的佈局也比台灣更前面。這要怎麼比?我們真的對人家還有吸引力嗎?

文:黃柏翰

一、台灣企業忽視東南亞市場,「不瞭解原因,就不能期待它會改變」

一個很標準的例子,就是電視節目主持人楊世光常常在講:「台灣不是過度依賴大陸市場,而是 不重視大陸市場」 。他是對的,但他也沒深究其原因,所以當他討論到東南亞市場時,自己也重蹈了覆轍。

雖然表面上台灣對中國輸出金額很高,但其實絕大多數都是進出口加工,最終的銷售市場還是美國;台灣除了「登陸」經營的店鋪通路業者,和少數食品大廠,絕大多數都不在乎「中國在地的內需市場」。

就舉「少數食品大廠」之一的統一來說。統一在中國不同省份有不同的行銷策略、主打不同的口味,針對上海高收入上班族還推出了「一碗150台幣」的泡麵「滿漢宴」; 而針對學童喜歡的「乾脆麵」這個商品類別,統一在中國主打的是「小浣熊干脆麵」而不是台灣的「科學麵」。

台灣的電子廠、文創業、民生用品業者,哪一個有像這樣深耕研究中國市場的?為什麼不呢? 換個角度說,食品業為什麼肯呢?兩個字,「毛利」。台灣的企業一直就覺得「中國毛利太低」,而食品業卻不排斥這點,他們本來就是在低利大量裡打滾,滾到出現差異化、出現品牌忠誠度。

我上面說了,當楊世光在他的節目裡談到「台灣太忽略中國市場」時,他幾乎每次都把焦點放在「不是太依賴中國市場,台灣人依賴的是中國的加工。」然後他就會忍不住酸一下台灣人的兩岸政治情結,與台灣人對中國情感上的鄙視;以致於他似乎沒有正視、深究過「認為中國市場毛利太低」才是導致這結果的主因。

於是,當他在討論東南亞市場時,也一樣從「東南亞市場毛利太低」開始討論起。說實話,不論東南亞最終是否成功崛起,台灣企業如果有了「東南亞市場毛利太低」這樣的念頭,那「南向」也罷、「前進」也罷,就都只會複製「在中國的經驗」,把東南亞當成加工出口重鎮而已。

楊世光已經是我認為台灣少數的明眼人了,其他政治、經濟的評論者,幾乎都是睜眼瞎子,就是瞎挺、瞎反。如果根本沒有發現「台灣錯過了中國市場」,就不會知道「台灣是怎麼錯過中國市場的」;那就不可能知道「要怎麼樣才不會又錯過東南亞的市場」。

二、要攻略東南亞市場,就要解除台商「無法接受低毛利」的問題

「低毛利」不一定是問題,而問題關鍵也不在於「意願」,而是毛利低到一定程度,就讓台灣企業無法維持在該地的營運,「台企在東南亞的跨國管理、行銷的成本過高、效益過低」才是問題的核心。

對此,政府要做到的是:

  1. 鼓勵業者生產自動化、管理科技化,降低跨國營運風險。
  2. 補助業者在東南亞設立聯合職訓、倉儲、行銷民調中心。
  3. 集中商管研究動能,培養「從薄利多銷,到建立品牌」的商業模式研究人材。 尤其是「成功在地化」的國際品牌經驗;不只是東南亞,未來到印度、非洲都會需要這樣的管理know-how。
  4. 擴大東南亞商情分析,訓練東南亞外語人才

台灣人突然關心起「南向」,大家都知道,那是因為「西邊不去了」,並不是東南亞出現了什麼特別的成功訊號,的確最近東南亞許多國家有些變革,但過去也並不是沒有過大大小小的變革,但結果也都還是這樣⋯⋯不過,不論東南亞未來發展是否加速,重點在於「真的要打進東南亞市場,要作什麼準備工作」。

台灣錯失了中國市場而「不自知」,致使我們現在選擇南向時,一樣一籌莫展:我們沒有開拓中低階市場的know-how,也沒有建立好後勤支援。進攻中低階市場仍舊有過高的成本,所以企業就算「一時、一頭熱」也難以為繼,而政策的擬定者、評論者,甚至對此瞭解不深!

因為如果你都不知道「企業為什麼忽略東南亞市場」,而只是「高呼要重視東南亞市場」,然後騎著馬舉著大旗喊衝,又有誰會真的拿自己的事業、自己的身家去奮戰呢?

從上面提到的這幾項政策來看,不難理解,如果有成果,也不會是這四、五年間的事。但我們的政治人物和選民,真的能落實這種長期的戰略嗎?

h_52685148
Photo Credit:EPA/達志影像

三、如果最後,「新南向」還是集中在「以東南亞為加工出口基地」

如果只是這樣,那我預期,這波南向政策依然會以失敗作收。

很多人會想像「政府帶頭,找東南亞國家畫設園區」,以前也許容易吧,現在他們一個個都炙手可熱,日本進去得早、中國砸下重金,就連韓國的佈局也比台灣更前面。我們現在的想像,卻仍舊是「我找10個業者,來這個縣設園區,當地政府幫我蓋公路、水、電、網路⋯⋯」 但現在中國的作法是「我找幾十個業者,來這個縣設園區,我幫當地蓋公路、水、電、網路⋯⋯」甚至還提供貸款、蓋高鐵、高速公路、造鎮、租港口。

這要怎麼比?我們真的對人家還有吸引力嗎?甚至有一些「建設商機」,當地政府是拿了中國的低利貸款來建設的,那當然會優先採購中國業者的產品。

四、與「現有政策」都無關

我這篇文章,既不是要主張「所以新南向政策真的好棒棒,大家要有耐心等待、東南亞真的足以取代中國市場」;也不打算去判斷「應/不應和中國友好互動」。這麼說吧,面對現實,未來四年的蔡政府,應該就是沒有要跟對岸重修舊好,所以諸如「新政府和中國談好ECFA、貨貿,有助於打入東協(新南向)」的論點,就別再自欺欺人了。

中國的態度很明確,要有官方互動,就是要有九二共識;關於「兩岸同屬一中」和「九二共識」的中方立場,大致和我之前的推論無二。

蔡英文在剛就任的那一刻,擁有「身為總統,概括承受」的契機;這個時機點既然過了,我其實就不支持她日後再改口接受九二共識。

  1. 一則是,她已經表態不接受了,總統受迫於現實而低頭,太難看。
  2. 二則是,如果是「不得不接受」,那中國也不會為此提出什麼好條件;在他們眼中,會把台灣人看成「餓了就乖、有錢就使性子」。
  3. 而其實時機過了,我也不會認為她會再改口 (你看過柯文哲改口說大巨蛋他打錯了嗎?)

所以綜合以上幾點,兩岸應該就不會再有更親近的發展。

我認為, 這四年內再去說「新南向,不如和中國修好、簽貨貿」是在浪費生命;或者去設想「和中國友好、落實ECFA,有助於南向打進東協」也是在浪費生命。其實,幻想著「政府帶著企業揮軍南下」也是在浪費生命。

只有正視「加工出口陣地轉移」的困境,與其對島內經濟的低貢獻,只有深究「過去幾十年,為何台灣企業不重視東南亞、甚至中國市場」,並針對問題思考解決方案、並落實、並堅持執行下去,這個南向的戰略才有可能成功。

相關評論:一位曾在印尼的異鄉人:投入東協不該被視為「搜刮經濟利益」的競逐賽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闕士淵

專題下則文章:

對東南亞有價值的「善意特洛伊木馬」:你知道台灣如何解決馬尼拉車隊業者的污染問題嗎?



一路向南之後:新南向是出路還是曇花一現?:

關鍵評論網推出《一路向南之後:新南向是出路還是曇花一現?》專題,為你整理從2015年9月22日,蔡英文表示將推動「新南向政策」開始,這一年間對在台新住民、東南亞觀光、東協人才培育的政策規劃,並透過東南亞台商、在台馬來西亞華人、中經院分析師的觀察,從各方角度對此政策發表評論。 我們也採訪了菲律賓台商三大組織:「菲律賓台商總會」林在良會長、「菲律賓台灣工商總會」林家丞會長、「菲律賓台灣同鄉會」蔡子復秘書長,以及寮國台商總會薛明哲會長和嚮往東南亞發展的台灣年輕人,聆聽他們的東南亞經驗,最後,透過採訪〈新南向政策與移民人權〉座談會、台灣第一位新住民立委林麗蟬並製作全台新住民據點圖表,盼政府在推動經貿的東南亞時,切不忘記高達50多萬的台灣新住民。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