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從南海仲裁看新南向政策:東協各有外交算計,中國影響「新南向」 不如想像中強大

2016/07/20 ,

評論

陳彥霖

Photo Credit:Mark Fischer CC BY SA 2.0
陳彥霖

陳彥霖

現居曼谷,教育部第一屆新南向留學獎學金,就讀泰國朱拉隆功大學東南亞研究所(e-mail: zolickchen@gmail.com)。 主修外交、中國研究;曾於捷克、香港、上海交換學生,也在美國、泰國短期公費進修、實習。旅行是最大的興趣,去過二十六國,希望能和年紀一樣每年增加,接觸過七種語言,卻只記得廣東話,寫了一本與香港有關的畢業論文,也希望繼續從中港關係去觀察台灣的未來。 Facebook:灣仔威靈頓街27號-曼谷/東南亞 https://www.facebook.com/wanchaiwelly27/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南海仲裁案便可以看出,中國雖有影響東協一致對外的影響力,但東協「各國」卻各自有外交算盤。

南海仲裁案判決結果出爐,菲律賓幾乎舉國歡騰,連帶越南也開始升高反中情緒,醞釀強化「菲律賓模式」訴諸國際法院解決南海島嶼爭議。 其餘東協國家更掙扎東協應該團結對外表達立場,還是屈服於中國經濟利益的兩難外交抉擇。

近年來,中國大陸和東南亞國協(ASEAN)10國的競合關係不斷,由於《東協憲章》延續東協10國過去「互不干涉」傳統,尊重各成員國的獨立、主權平等,以及領土完整,並主張透過和平方法解決爭端。南海仲裁案結果一出,更讓東協各國不同意見浮出檯面,罕見不發表共同宣言,避免升高與中國的緊張情勢。

目前,東協由寮國輪值主席國,已宣布東協不針對南海仲裁案發表共同宣言。不是南海爭端當事國的東協會員國,面對中國大陸的政經壓力以及東協內部的團結考驗,加上菲律賓、越南等域內國家呼籲一致對外,不想得罪任何一方,紛紛採用「鬼打牆」般的重覆外交辭令:「希望南海爭端透過和平方式,協商解決」。

中國在南海議題的外交爭奪戰

中國近年在東南亞的政經影響力漸增,由於地緣、經貿,以及過往歷史發展,在大陸東南亞(中南半島)的影響力較海洋(島嶼)東南亞更大,卻仍無法讓所有國家俯首稱臣。

中國外長王毅在今年4月,聯合汶萊、柬埔寨、寮國發表「四點聲明」,提到「中方和三國都認為,南沙部分島礁存在爭議,不是中國和東盟之間的問題,不應影響中國─東盟關係」,並且堅持應由當事國通過對話協商解決爭議。 中國努力在南海仲裁案前,替國際法庭或外國介入的「外力」裁決打預防針,並企圖破解東協10國共同合作對抗中國的可能性,拔樁成功。

今年6月,在雲南昆明舉行的東協與中國外長會談,作為東協代表輪值的新加坡外長維文(Vivian Balakrishman),在中國試圖推動共同宣言的前一刻放棄出席記者會,東協改為發表共同宣言,卻因為柬埔寨等國極力反對而流局。

即使馬來西亞另行發表一份針對中方在南海填海造島的共同宣言,表示東協外長「強烈擔憂」此事件,中方片面在南海填海,將有損東協與中國的信任關係。這份措辭較過往強烈的宣言,在馬國發表不久後隨即抽換,外交消息指出,是柬埔寨與寮國屈服中方壓力,要求東協撤回。

走鋼索的東協各國 在中國與東協整體尋求平衡

新加坡外長維文曾表示,南海仲裁案是菲律賓內部事務,菲國沒有與東協其他成員國進行協調,在仲裁結果宣布後,新加坡更表示不是南海仲裁案的聲索方,並不會在各方之中選邊支持。

泰國外交部在仲裁案結果宣告後,隨即發表聲明,緊抱「南海各方行為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DOC),呼籲各方透過和平方式協商解決方案。

東協大國印尼則在仲裁結果宣判隔天,宣布加強印尼在南海的納土納群島(Natunas)的軍艦巡弋任務,強化島嶼周圍的飛彈與雷達佈署。雖然中方此前已公開承認納土納群島主權歸於印尼,但中國宣稱的南海九段線專屬經濟區與納土納群島重疊,中國船隻經常未經申請進入群島領海,升高印尼當局不滿。

相較部分東協國家的曖昧不明,菲律賓和越南在仲裁結果出來後,呼籲中方尊重裁決結果,並協調東協成員國支持國際法院裁決;而柬埔寨則表態反對仲裁案判決,輪值東協主席的寮國更宣布此案不會發表共同宣言,卻也加深部分東協國家對於中國施壓的不滿。

RTX2DL2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國因素影響「新南向政策」 不如想像強大

台灣政府的「新南向政策」企圖強化與東南亞的全面關係,但從南海仲裁案可以看出,東協與歐盟的決策制度有所不同,也不如歐盟緊密,除了東協成員國的「互不干涉」傳統,中國在東南亞各國程度不同的影響力,更影響「東協」走向。而東協並沒有向歐盟一樣建立一套有約束力且共同遵守的制度,卻也是「東南亞」特色的展示。

東協10國之中,台灣目前尚未設立官方代表處的柬埔寨與寮國,更是與中國大陸交好,除了中國在寮國大量投資貿易額,仍是社會主義體制的寮國與中國官方關係緊密,寮共和中共更頻繁地進行政黨外交;柬埔寨則是中國在東南亞的堅定友邦,1990年代台灣駐金邊辦事處曾在柬國壓力之下被迫關閉撤館。

在國際現實之下,兩岸關係是台灣對外關係的重中之重,但台灣仍然有與東南亞各國發展全面關係的空間,尤其台灣政府受限中國的政治壓力,但與個別國家推動投資便利、自由貿易協定、免簽證、通航、文教交流及觀光等領域尚猶可為。

東協各國在面對中方壓力下也會有不同的回應,台灣與東南亞各國深化全面交流,和兩岸關係的發展並不是零和比賽,台灣與「東協」的政治發展空間有限,與各國開展全面關係仍大有可為,卻不可能單靠政府之力推動。

南海仲裁案更可以看出,中國雖有影響東協一致對外的影響力,但東協「各國」自有外交算盤,強化對台關係,符合東協多數國家利益,而政府的南向宣示,只是一個信號,看衰「新南向政策」並不會讓台灣變得更好,與東南亞國家發展全面關係,只是在台灣的外交困境跟經貿平衡之下的必要選擇之一。

新南向政策揭櫫的以「人」為本,提示民間社會才是推動新一波南向的關鍵力量,政策談判交給政府,多數仍要靠台灣人民與東南亞的互動中找出新方向。困難的是,台灣社會似乎沒有做好全面準備,去迎接東協時代的到來,只期望政府能夠鋪好一條前往東南亞的康莊大道,終究只是不切實際的幻想,也弱化「新南向」所需要的各項資源。政策宣示不慢,慢的是民間的心態,若落後於整天指責的台灣政府,才可能是台灣無法擺脫當前困境的最大負擔。

相關報導:各國角力下的南海紛爭:一張圖表告訴你中國東協怎麼看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闕士淵

專題下則文章:

台灣「新南向辦公室」到底在搞什麼?黃志芳用十件事告訴你



一路向南之後:新南向是出路還是曇花一現?:

關鍵評論網推出《一路向南之後:新南向是出路還是曇花一現?》專題,為你整理從2015年9月22日,蔡英文表示將推動「新南向政策」開始,這一年間對在台新住民、東南亞觀光、東協人才培育的政策規劃,並透過東南亞台商、在台馬來西亞華人、中經院分析師的觀察,從各方角度對此政策發表評論。 我們也採訪了菲律賓台商三大組織:「菲律賓台商總會」林在良會長、「菲律賓台灣工商總會」林家丞會長、「菲律賓台灣同鄉會」蔡子復秘書長,以及寮國台商總會薛明哲會長和嚮往東南亞發展的台灣年輕人,聆聽他們的東南亞經驗,最後,透過採訪〈新南向政策與移民人權〉座談會、台灣第一位新住民立委林麗蟬並製作全台新住民據點圖表,盼政府在推動經貿的東南亞時,切不忘記高達50多萬的台灣新住民。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