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精選點評

【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通過台灣歷史檔案的再創作

2018/07/30 ,

評論

全世界的記憶

陳潔瑤《32公里~六十年》劇照,Photo Credit: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全世界的記憶

藝文寫作的逃逸路線,由電影與影像藝術研究者拼裝構成,發表別於主流媒體的音像評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首映「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系列的13部影片,公視頻道隨後也陸續播映。這些穿插運用了台灣歷史檔案的再創作,也將於2018下半年「台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開放全台藝文單位申請放映。

文:王冠人

我、影中人和家庭記憶

溫知儀與引商阿姨對話》&陳潔瑤《32公里~六十年

《與引商阿姨對話》的韻味,來自兩位「電影人」的相互陪伴,佐以戲劇滋養和家人心思。影片以導演的創作自述揭幕,談《片刻暖和》的母親角色如何負載、轉化自己個人的經驗。而這個角色的演出者,恰好是曾經影/視/劇三棲的劉引商女士。

有意思的是,片中彙集了「重看」與「重演」元素:前者,是當溫、劉兩人並肩坐在桌前,對著電腦小螢幕看1971年《跑道終點》的試看帶,引商阿姨重新思索自己的表演,「當時若再加一點,是不是會更好」,但想想,「好像又會太over了」。

後者,則是2017年時,由蘇育賢以錄像形式在布魯克林的「A Disappearing Act」展覽中,重現1965年黃華成編寫的實驗劇作《先知》,並找來原班搭檔劉引商與莊靈重新演繹。

結構上,影片交織了溫知儀導演和引商阿姨的相處相遇、舊地重遊,和劇組拍攝現場側錄。由演員生涯、作品延伸出的演藝理念,十分順暢地聯繫起幕前/幕後世界,看完教人有種想立即起身、完整找看那些類型各異作品的動力。

still_photo_001
Photo Credit: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與引商阿姨對話》劇照(圖右為劉引商)

同時,兩位影中人,不約而同地提到了家人的影響。除了導演在片頭重述母親和戲劇角色的關聯,引商阿姨也想起自己的父親,當年如何提點甫考進藝專的他,必須「同流但不合污」)。同樣在紀錄片中現身的,還有以《只要我長大》(2016)獲得好評的導演陳潔瑤(Laha Mebo)。

32公里~六十年》觀看的對象是:南澳的泰雅耆老偉浪、偉浪的族人,以及眾人的回鄉之旅。偉浪,七年前帶領現居平地的族人回到山上的部落,青年們也一起參與尋根。然而,長輩之間對於回鄉的必要與否,也有不同意見:「走不動」、「現在生活也很好」、或者「會想念以前生活」,甚至有位婆婆自然地哼唱搖擺起,以前曾經(對著官員)表演的歌舞。

這一段費力揮汗的行程,當年由陳潔瑤貼身隨行拍攝,他既是拍攝者也是被攝對象;與被攝者/同族人的身份疊合,在後段具體地展現:他在石板上寫下家族和自己的名字。

七年之後,《32》這部新的紀錄片,剪輯了國民政府的宣傳影片、原住民的常民身影、砲戰的記憶,或新的訪談片段中長輩們口述日本統治的規則、婆婆的歌聲。在多軌交疊的影音中,傳遞各自意見。我們終於才明白,片頭和片尾,鏡頭耐心等待在醫院病床緩疑的身影,原來是偉浪,以變化的外在身軀,成為串連、穿梭時空的定錨,或說尋根精神的原點。而與片尾的山林空鏡頭,彼此無聲地呼喚。

如果那空鏡頭,拉得更遠⋯⋯

陌生又熟悉的奇異世界:林泰州、吳端盛《最後的影像化石

若說,溫知儀和陳潔瑤關注的是家的重訪與前往,那《最後》的路線貌似採取了相反路徑,把本應耳熟能詳的環境議題,化作、拆解成陌生的內容。

影片諧擬了外星人的第一人稱視角,「遠距勘查」出任務、「即時直播」異星球生活的超現實惡搞影像。當然,這異世界指的地球和台灣。

外星男子的旁白評述,帶出一種聚焦(對觀眾而言其實並不陌生的)陌生事物而彷彿需重新認識的影像史過程,同時也是(反)殖民史的模擬。片頭以無法辨識的發音與文字(卻加上同步的中文字幕)開始,配上快速閃動的影像雜訊,但隨即,「為了讓大家能夠深入體會,我們切換成這物種的觀看和說話方式」。

zui_hou_de_ying_xiang_hua_shi__still005
Photo Credit: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接著便配上熟悉的中文/國語,重新閱讀畫面中年代不一的檔案影像,賦予(往往是奇異的)命名、尋求啟示。模擬戰爭裡彼方破解敵營的策略,敘事就在特派員探索異星球的任務中步步推進。

拆解分析的對象計有:黑白奇情片、重工業政宣片、軍事儀式和官方慶典。裡頭的廝殺劇情、廠房器物設備,整齊劃一的操演動作,成為畫面外的角色對「此地」生活方式的一種主動研究與評論,既是歪讀,也是諷喻。

譬如:「污染」兩字竟近似外星語的「乾淨」;工廠的監控銀幕則是實驗影像,「什麼,影像還需要實驗?」;以及學童整齊劃一的體操,「是要訓練得像機器人一樣嗎?」。

zui_hou_de_ying_xiang_hua_shi__still008_
Photo Credit: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而隨著種種「發現」,旁白也顯露出懷疑與驚奇、酸澀的嘲諷,甚至警示教訓的語調。影人的挑釁立場,不證自明;但同時也由於影音的轉速,及幾段頗可預期的評述——「這是他們研發的飛碟嗎?」(畫面中是魚型轎陣),偶爾給人目不暇給、或面對明明是常民活動卻刻意加以奇觀的些微尷尬,以致內容的觸發,未必跟得上形式的巧思。

不過,如果接續《最後》引起的探問語調,觀看陳芯宜恍惚與凝視的練習》裡的人神聲線,和黃庭輔《大象會跳舞》的沈默不語,便格外有意思。

【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詳情請點擊

請於首場放映的前一個月5號至電影聚落官網完成線上申請,並繳交展演規劃,須至少規劃四場以上之本中心典藏影片放映(請見影片目錄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大象會跳舞》:無聊的動物,失語凝視


2018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 :

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Taiwan Cinema Villages),自2017年開始,今年邁向第二年。國家電影中心藉此行動期待透過官方至民間的通力合作,讓所有團隊不再因「獨立」而顯得勢單力薄,團結展開更為深廣的影響力。將臺灣眾多已數位修復或數位化的經典電影帶到各個地方聚落,使觀眾得以重見這些往日的珍貴影像。也希望藉此讓電影成為聚落生活的一部分,並為聚落裡的人們帶來生活所需的文化滋潤及涵養。只需自備30個座位及放映設備,哪裡都能是電影院:舉凡戶外廣場、藝文展覽場地、獨立書店、巷口咖啡店、里民活動中心等等,不分個人團體、想像空間由您發揮,一起讓老電影延續生命。​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