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2018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的意義

打造專屬社區的非主流電影院

2018/08/31 , 評論
國家電影中心
台語片60週年影展《再見台北》於臺北市中山堂露天放映,男主角文夏和觀眾一同觀影,Photo Credit: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國家電影中心
國家電影中心於2014年7月由原國家電影資料館升格設立。以典藏保存我國電影資產、推廣電影文化及促進電影產業發展為宗旨。 國影中心於TNL開設的專欄,將集結中心通訊季刊-【國影本事】的精選文章,以深入淺出的方式,介紹經典電影及文物修復保存的知識。專欄也將定期推出電影教育的相關專文,帶大家認識電影職人影像啟蒙的發端、直擊影像教育現場,探討台灣影視教育的思考與實踐。

文:王君琦(東華大學英美語文學系副教授)

在錄影帶尚未取代電影成為常民主要的休閒活動時,即使在偏遠地區如花蓮,也有為數不少的電影院散落在各鄉鎮。根據《更生日報》記者田德財的報導,花蓮縣在全盛時期最多有15家戲院,北從新城,南至玉里富里,幾乎各個鄉鎮都有1到2家,其中又以花蓮市最多。

隨著媒介與科技的發展,休閒形態開始出現變化,地處花蓮市以外的電影院逐間歇業,最後僅剩花蓮市尚有電影映演事業,而花蓮市的電影映演事業也在1990年代連鎖影城進駐花蓮後形成壟斷。壟斷為映演業者帶來了利潤的最大化,但卻犧牲了觀眾在觀影選擇上的多元性,而以利潤為導向的經營模式,更讓非好萊塢與非主流商業路線的電影徹底地與花蓮的電影銀幕絕緣。

▲ 花蓮縣富里鄉的瑞舞丹大戲院,一個閒置25年的老戲院,目前只有活動日才對外開放。

電影不只是被動地做為縮影反映現實,電影同時也是影響我們思維的建構力來源。當觀眾只能在戲院裡看到最主流的電影時,我們或可透過跨文化、跨地域的主流電影,推敲出受到多數人肯認的價值,但另一方面,這些被妥善包裝過的意識形態也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著我們對人事物的認知。同樣地,在美學上我們或許透過主流商業電影抓住了流行風潮的脈動,卻也可能被制約成只會對特定模式的場面調度、運鏡、光影和剪接節奏產生感受。於是,我們變得不習慣、也不喜歡在思想上被刺激(更別說是挑釁)。

面對不同影像風格的展示,我們感到頓失所依、手足無措,甚至會為了掩飾困窘而擺出否定的姿態。當銀幕上只剩下單一種類的電影時,電影的意義就只剩下商品交易的價值,既非反射自我的一面鏡子,也不再是一扇打開世界的窗。長此以往,會不會電影院去得愈頻繁,反而愈貧乏?

在沒有藝術電影院的鄉鎮,開創非主流、非商業電影的映演空間和機會,遂成了當務之急。非大都會區的觀眾並非沒有能力思考或鑑賞,而是相較起都會區的觀眾,可以接觸不同種類、不同風格之藝文的機會相對少得多。唯有創造出多元映演的空間與條件,觀眾才有機會遇見風格各異、觀點多元的作品,進而開始產生對話。

觀眾需要培養,而培養需要沃土,沒有沃土必然萎頓。在法國南部的奧客西塔尼大區有一個人口不到300的農業小鎮Gindou ,每年夏天鎮上的大事就是已在法國享有相當知名度的國際影展(Gindou Cinéma),年年邀請到重量級的法國導演及影人前來參加盛會(今年是知名動畫導演尚弗朗索瓦拉吉奧),當然也就吸引了許多想要享受南法夏日風情的電影愛好者不遠千里而來。

這個影展緣起於1970年代,一群在地務農的年輕農夫覺得鎮上應該要有電影,於是就在垃圾堆中找到的一塊白布,開始了第一次的放映行動,如今Gindou影展不只是放映電影,也辦電影教育。

39922400_1797294467012928_44176320000604
Photo Credit:Gindou Cinéma 臉書粉專

這10多年來,花蓮有一群人很努力地在僅剩下一間商業電影院的不利條件下,為花蓮創造另類電影的放映機會,包括當時由維納斯藝廊負責人林滿津開啟、至今已有18年歷史的女性影展花蓮巡迴放映,以及民族誌影展與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的巡迴放映等。

除了與重要影展合作,讓花蓮在地的觀眾不需舟車勞頓,就可以看到國際影展級的電影之外,獨立空間如時光1939等,也積極用心地以小型放映會的形式,帶入許多台灣創作者的作品(如《閱讀時光》系列)。此外,也常見有志之士,透過社群媒體互相串聯協力進行包場放映(近年來成功的案例包括《行者》、《黑熊森林》、《失控謊言》等)。

因此,無法滿足於主流商業院線的花蓮觀眾,可以有其他機會看到形形色色的電影,打開美學感受的維度、思想的邊界、和靈魂的深度。這麼多年下來,我不只一次在映後座談聽到創作者對花蓮在地觀眾深刻的回應感到驚喜,顯然電影文化早已在地方上著根發芽,藝文資源持續地澆灌和照顧,是未來開枝茁壯不可少的要件。

在花蓮,獨立於商業電影院線片之外的放映活動,可以說是在定義、形式、參與人數、和經費來源上有著多元內涵的社區電影,其目的是要打造出具有開放性、且內容另類於商業電影的電影聚落,好讓每個人都可以接觸到各式各樣的電影,並以公眾參與式的映演方式,讓人們以電影為媒介進一步交流對話。

1966年9月,在德國的埃森區(Essen)出現了德國第一個由地方政府支持的非營利小型社區電影院,儘管數年後商業電影院曾以「不公平競爭」為由,對受到公部門補助的社區電影院提出訴訟,但1972年的最終判決,決定了社區電影院「文化遺產守護者」的角色,此後,德國的社區電影院便在全國各個鄉鎮出現,自我期許以專業的方式來培養電影藝術。

Intro_wiehrebahnhof-formatkey-jpg-defaul
Photo Credit:© Kommunales Kino Freiburg
位於德國巴登弗萊堡的市政電影院(Kommunales Kino Freiburg)

根據德國非商業電影協會(Non-commercial Film Association)的統計,截至2016年,德國境內已有127個社區電影院(含正在進行中的計畫)。

有了非營利性質的社區電影院,電影做為文化的面向就能顯現,並以此深入民眾的意識,超越電影做為娛樂性商品的一般性認知。比起原子化的大都會城市,類似花蓮這樣的城鎮有更濃厚的社群感,因此電影放映的意義,不單單只存在於個人對電影的感受,更是社區生活的一部分。曾經在花蓮經營國聲戲院,但後來因不敵連鎖影城競爭而歇業的傅振華老闆曾在一次訪談中談到,「電影對他來說,不是商品,是文化,是打造社區生活的重要平台。」

看電影可以和地方教育、慶典祭儀、甚至與捐血助人等發生關係,正如在花蓮,社區電影放映的最佳宣傳利器不是社群媒體,而是日日走遍大街小巷的垃圾車,電影是生活的一部分,而生活需要電影帶來的文化滋潤及涵養。

【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詳情請點擊

請於首場放映的前一個月5號至電影聚落官網完成線上申請,並繳交展演規劃,須至少規劃四場以上之本中心典藏影片放映(請見影片目錄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專題下則文章:

台語片研究的意義(上)

2018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 :

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Taiwan Cinema Villages),自2017年開始,今年邁向第二年。國家電影中心藉此行動期待透過官方至民間的通力合作,讓所有團隊不再因「獨立」而顯得勢單力薄,團結展開更為深廣的影響力。將臺灣眾多已數位修復或數位化的經典電影帶到各個地方聚落,使觀眾得以重見這些往日的珍貴影像。也希望藉此讓電影成為聚落生活的一部分,並為聚落裡的人們帶來生活所需的文化滋潤及涵養。只需自備30個座位及放映設備,哪裡都能是電影院:舉凡戶外廣場、藝文展覽場地、獨立書店、巷口咖啡店、里民活動中心等等,不分個人團體、想像空間由您發揮,一起讓老電影延續生命。​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