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臺灣電影聚落】從二元性走向多樣性

台語片研究的意義(下)

2018/10/08 , 評論
TNL特稿
《地獄新娘》(1965),Photo Credit:國家電影中心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語片有類似「文化食人主義」的傾向,納入來自地方的、國族的、全球的各種影響,將之回收、吞食、消化,以達到一種不純粹、但具有獨特性的表達方式,也就是進行本土化的微調。

文:王君琦(東華大學英美語文學系副教授)

在探討台語片再現政治的《消逝的影像》一書中,電影學者廖金鳳以好萊塢電影的發展路徑為典範,論述台語片具有「過渡電影」的性質,台語片的逸出彰顯了在地性。【註1】

儘管他在分析中提及日治時期台灣是日本電影產業的次級場域、觀眾的觀影經驗很早就已經是國際化的了,但在討論台語片時,卻仍僅限縮於以美國敘事電影模式為參照,未能探討台語片的形塑如何也有與其他國際電影如日本電影、香港電影等接觸相關。【註2】

台灣因為殖民歷史而與日本產生文化接近性(cultural proximity),但國民政府與日本從敵對轉為友好的外交關係、日本電影自我現代化以入歐美的文化戰略等等,都使得台語片與日本電影之間有著不能被簡化為崇拜殖民母國的複雜性;香港電影界所獲得的各種優惠措施使得台語影界與對方除了競爭關係之外,也有大量且頻繁地、從資金、技術、到人員的各種合作。

要討論台語片的在地性,必然離不開跨國語境(transnational context)。歷史現實並不一定直接反映於文本的再現,但卻有助於論述的拓展。

無論是翻拍的日本電影《不平凡的愛》(鄭東山,1964),抑或是改編英美文學如《地獄新娘》(辛奇,1965),台語片都有類似「文化食人主義」的傾向,納入來自地方的、國族的、全球的各種影響,將之回收、吞食、消化,以達到一種不純粹、但具有獨特性的表達方式,也就是進行本土化的微調。

但所謂「本土化」,攸關前述影響當時島內電影發展的各種政治、社會、外交因素,並不盡然是對立於政府指導的電影體系。

台語片的「模仿抄襲」摻雜了對諸多具有主導性的國際電影的改寫,即使是所謂失敗的擬仿,滑落所凸顯的是殖民性電影論述(colonial cinematic discourse)不可能達到的完全支配,同時,將台語片與原典進行比較,也間接折射出國際電影之間多層次的競合關係。

除了區辨與主導性國際電影的異同之外,台語片是否可以進一步歸納出自身的類型特色與美學系統是一個重要命題,但也頗具挑戰,除了台語片製成的高隨機性之外,以目前僅修復當年總量約十分之一強的比例來說,代表性亦必須被問題化,而不是視為理所當然。

台語片因為被認為有確切的起始時間點(1955-1981),因此經常被以斷代史的方式處理。過去主流電影史的書寫因為受到官方歷史刻意將台語文化排除的影響,無視台語片與台灣電影整體發展的連動關係,此刻以斷代史的方式回溯,必須小心避免逆向地肯定了台語片在大歷史敘事中的邊緣性。

一方面台語片的發展,部分受益於當時撤退來台的外省籍技術人員及公營片廠的設備,但另一方面,台語片亦因此培育出不少國語片的電影人才。台語片中常見對國家發展路線的存疑、對現代化造成城鄉背離的批判等主題,以及普遍瀰漫的悲情,都延續至台灣新電影的本土關懷之中【註3】。

台語片在同一部電影置入各種類型的做法(有時甚至以非常突兀的方式)【註4】,也是當代台灣電影的重要特色之一。

如今俗稱台式喜劇的諸多特色,亦常見於1950、60年代的台語片,如風格化的表演方式、類綜藝短劇的插入、性笑話、不同語言之間雙關語的趣味等。重新將台語片放入台灣電影發展的整體脈絡既是修正了電影史的既有書寫,也賦予了台語片重要的當代意義。


在這篇短文裡,我嘗試從一般看待台語片的兩種對立立場,帶出目前台語片研究的諸多發現,以釐清台語片與台灣國族主義的關連性並非不證自明,而所謂的「抄襲」必須從涉及到多重殖民關係的後殖民語境來理解。

當然,更多口述歷史、檔案資料、甚至是拷貝的出土,必然會帶來新的發現與觀點,而這正是台語片研究令人著迷之處。台語片研究的起點,雖然立基於過去歷史的整理和爬梳,但研究對象、範疇、與方法的建立,也正是問題意識的形成,如此方能從台語片自身出發照見其歷史意義、文化意涵、與美學遺緒。


【註1】廖金鳳,《消逝的影像:台語片的電影再現與文化認同》。臺北:遠流,2001。

【註2】如台語電影中「第三人稱、敘事涵外之旁白」的運用,這一方面是保留沿襲自日本電影裡辯士的慣例,但同時可是歌仔戲「說戲」習慣的一種變形。事實上,當時的說戲先生有的就曾擔任過辯士,而新劇的「講戲」(敘述情節大綱)也是類似手法。

【註3】Yingjin Zhang, “Articulating Sadness, Gendering Space: The Politics and Poetics of Taiyu Films from 1960s Taiwan.”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 and Culture 25:1 (2013): 1-46.

【註4】Guojuin Hong, Taiwan Cinema: A Contested Nation on Scree. London: Palgrave MacMillan, 2011.

延伸閱讀:台語片研究的意義(上)

【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詳情請點擊

請於首場放映的前一個月5號至電影聚落官網完成線上申請,並繳交展演規劃,須至少規劃4場以上之本中心典藏影片放映(請見影片目錄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小心懷舊:反省臺語片的回顧框架和時代意義(上)

2018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 :

臺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Taiwan Cinema Villages),自2017年開始,今年邁向第二年。國家電影中心藉此行動期待透過官方至民間的通力合作,讓所有團隊不再因「獨立」而顯得勢單力薄,團結展開更為深廣的影響力。將臺灣眾多已數位修復或數位化的經典電影帶到各個地方聚落,使觀眾得以重見這些往日的珍貴影像。也希望藉此讓電影成為聚落生活的一部分,並為聚落裡的人們帶來生活所需的文化滋潤及涵養。只需自備30個座位及放映設備,哪裡都能是電影院:舉凡戶外廣場、藝文展覽場地、獨立書店、巷口咖啡店、里民活動中心等等,不分個人團體、想像空間由您發揮,一起讓老電影延續生命。​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