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2016 台北電影節

【台北電影節】但唐謨專欄:大衛.鮑伊的電影秘密

2016/07/05 , 評論
但唐謨
Photo Credit:台北電影節提供
但唐謨
寫影評,喜愛恐怖電影,養狗

美國喜劇演員班.史提勒(Ben Stiller)導演的《名模大間諜》(Zoolander, 2001)歷經十五載終於在今年完成了續集《名模大間諜2》。這齣超級喜劇「巨星如雲」,眾多一閃而過的小角色,竟都是星光閃耀的巨星名流,包括當今最火紅的唐納.川普;以及在片中突然摘下墨鏡現身,自願擔任「另類評審」的巨星大衛.鮑伊。

大衛.鮑伊(David Bowie)的「主業」是搖滾歌手,但是他的履歷表中也有一長串的演員資歷。雖然他領銜主演的電影並不多,然而如同《名模大間諜》的那一場不按牌理出牌的服裝秀,有誰比大衛鮑伊更適合為這場另類表演背書呢?大衛鮑伊演過的角色,幾乎都充滿著另類色彩。許多導演製片,也樂於請他來露個臉,演個路人甲(cameo),沾沾他的「星光」。

但是說實在,大衛.鮑伊哪有什麼「星光」?演電影只是好玩,他根本不算真正的演員,更不是大明星。但是大衛.鮑伊本身的符號意義,就代表了千言萬語。有他現身的電影不僅沾他的「星光」;更重要藉由他個人藝術生命中的顛覆邊緣特質,為電影做另一種「背書」。他在電影中的表演,除了是表演角色,更是一種實踐自我,簡單說就是:「表演」自己。

大衛.鮑伊本人的外型就非常的非主流。他的身形纖瘦,穿上挺拔的西裝,配上濃密整齊金髮,真的就像少女漫畫中過瘦卻迷死人的男主角;比較起渾身是毛的「王子」(Prince),大衛鮑伊的身體光滑無毛,膚色白皙細嫩,沒什麼肌肉,像個還沒發育完全的男孩子;而他的臉頰略嫌瘦削,好像那種天天讀詩的高中生;纖細的眉毛也像愛修眉毛的日本男生,但是他身高178,絕對是個成熟男子。

大衛.鮑伊的形象帶著一點貴公子氣,一點小男生氣,一點時尚感。比較起查寧.坦圖(Channing Tatum)和大衛.鮑伊,兩者之間的關係就是形而下/形而上;運動/讀詩;簡單/細膩;陽剛/以柔克剛;兩者各有各的好。

大衛.鮑伊獨特的個人特質,絕對不能去演主流電影,不但不適合,更是一種浪費。他的電影中台灣觀眾比較熟悉的,應該是幾年前的大島渚回顧展中放映的《俘虜》(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這部以二戰俘虜營為背景,探討日本/西方文化衝突的電影當中,和他對戲的是另一個美到不行的日本男子阪本龍一

阪本龍一飾演的日本軍官,明明是個同性戀,卻被迫在軍國主義之下,處處展現自己的嚴苛無情;而大衛.鮑伊飾演的英國軍官,呈現西方男子少有的柔美,而且竟然是被東方男性慾望的對象。這兩人互相施虐/被虐,各有各的「陰陽怪氣」。除了阪本龍一和大衛鮑伊,地表之上再也找不到另外一對組合演這兩個角色了。《俘虜》這部電影在台灣當時80年代的較為封閉的社會中,也成了少有的「腐」文本。

天外來客》(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 1976)是大衛鮑伊第一部擔綱演出的電影。他在片中飾演一個來到地球尋找水源的外星人,這角色除了大衛.鮑伊也無人可演,因為大衛鮑伊根本就是外星人。這外星人來到地球利用外星高科技致富(自動沖片的相機,和一種會發光的球形音樂播放器)。

在這外星人的眼中的人類文化是一種「異文化」;例如鈔票對他來說根本沒用;他同時要看10個電視,不是多重螢幕或分割畫面,是同時看十部電視機。他喜歡喝水,總是頭痛。而在人類文化中,他也學習到了喝酒,性愛等等;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喝了酒是不是真的會醺;性愛是不是真的會爽,因為他是外星人。

《天外來客》The_Man_who_fell_to_earth_2
Photo Credit:台北電影節提供
《天外來客》劇照。

《天外來客》故事支離破碎,前後連貫也亂七八糟,邏輯也不清不楚;例如外星人什麼時候學會說英語的?然而這種「怪怪的」敘事以及視覺感,卻讓這部科幻電影歷久彌新,越陳越香。大衛.鮑伊在片中的視覺形象,彷彿是種外星人和地球人時尚的混搭。而且他大露特露,沒有胸肌的身體在現在根本不合格,有些鏡頭他小露香肩,有時候顯得楚楚可憐;然而大部分時候,他是一個和整個世界(地球/美國)格格不入的人(外星人)。「格格不入的人」曾經以格格不入的青少年,格格不入的同性戀等身份充滿在各種電影當中。而大衛鮑伊在《天外來客》中體現了一種最風格化,最酷最camp也最古怪的「人間失格者」。

1983年大衛.鮑伊主演了另一部吸血鬼電影《千年血后》(The Hunger)。兩位飾演吸血鬼的男女主角大衛.鮑伊和凱薩琳.丹尼芙當年都是30多歲近40,這個年齡層是人生當中最魅力四射,性慾最旺盛,做愛最兇猛的年齡。兩位演員也正處於性感的巔峰。

《千年血后》The_Hunger
Photo Credit:台北電影節提供
《千年血后》劇照。

不過片中這對性感的吸血鬼,其實都已經活到好幾百歲了。融合了古典音樂/龐克流行/歌德風格的《千年血后》,吸血鬼並非永生,他們一樣面臨老朽的危險;大衛鮑伊在電影的前三分之一,就從一個性感熟男,變化成乾枯腐朽的老人,而且一直沒有變回來。一個老朽的大衛.鮑伊,基本上就是一種不存在的概念;對比的永遠是片子前半段大衛.鮑伊完美又飽滿的成熟體態,就像一顆熟透的桃子,鮮嫩欲滴又多汁。

《天外來客》的導演尼可拉斯.羅格(Nicolas Roeg)更早之前拍過一部同樣陰陽怪氣的英國電影《迷幻演出》(Performace, 1970)。主角是個有著極度陰性內在的同性戀/雙性戀,他的工作是當一個窮凶極惡的打手;直到有一天,他進入了一個迷幻/搖滾的世界,然後漸漸打開自我,釋放出自己的陰性面。

《迷幻演出》也是一片混亂(前衛),片中充滿著視覺露骨的暴力、鞭笞、性愛、性別替換等等等,據說當時有觀眾看到嘔吐衝出電影院。另一個搖滾巨星米克.傑格在這部片中被形塑成一個唇紅齒白的美少年,和內在陰柔外表陽剛的男主角曖昧來曖昧去。

《迷幻演出》Performance_4
Photo Credit:台北電影節提供
《迷幻演出》片中的米克.傑格。

《天外來客》、《千年血后》和《迷幻演出》當時上映的時候,都不是賣座大片,影評也都是惡評。但是這三部片中的顛覆性以及反文化(counter culture, 即反主流文化),卻吸引了另外一群非主流觀眾,在四十多年,好幾個世代的漫長的過程中,這三部片都已經被擁戴成最經典的「靠片」(cult film)。

大衛.鮑伊的電影,大部分都是「靠片」。我們根本無法想像他去演什麼愛情喜劇,他也絕不能演藝術片,因為藝術片都很「悶」,而他一旦出現在電影中,導演努力營造的「悶」就全部破功了。大衛鮑伊的電影,像一個小秘密,只有懂的人知道。

台北電影節「飾演.大衛鮑伊」專題將播放6部相關電影
展名:2016台北電影節
展期:2016/06/30-07/16
地點:中山堂、新光影城、華山光點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搞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台北電影節】霧散之後:《超級大國民》的修復與再現

2016 台北電影節:

自2007年底,台北電影節成為隸屬於「台北市文化基金會」的常設影展單位,期望透過永續經營的理念,讓台北成為一個更親切友善的電影城市,同時也結合同屬台北市文化基金會的「台北市電影委員會」,進行電影與城市行銷產業交流工作。藉由影展活動,廣邀國際重要城市電影委員會成員,舉辦電影城市論壇,以及電影與城市行銷經驗等相關交流,攜手拓展國際視野。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