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金馬獎背後的黑馬:他們來自東南亞

中國片飛走進來多元的星馬電影,更彰顯了金馬獎的國際化

2019/10/04 , 新聞
杜晉軒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 TGHFF
杜晉軒
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不是中華民國騙你的「華僑」。 喜歡探討國家與個體之間的認同糾葛,而東南亞就是既複雜又有趣的觀察場域。

「只有台灣才會發生這種事情吧,讓一個馬來西亞的僑生和金馬獎吵架,然後又拿了它的獎。」在2014年第50屆金馬獎中以《郊遊》一片榮獲最佳導演獎的馬來西亞蔡明亮在發表得獎感言時這麼說。

或許真的只有台灣才會發生這種事吧,儘管面對了中共政府的強烈抵制,以致今年金馬獎少了許多中國電影與香港電影的參與,但10月1日公佈入圍的電影涵蓋了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家的華語電影,不僅更凸顯了金馬獎的國際化,也肯定了金馬獎仍作為華語電影界崇高電影獎項的地位。

東南亞華人導演接力入選最佳新導演

入圍本屆金馬獎的東南亞導演中,以來自新加坡的陳哲藝備受矚目,陳哲藝正是以《爸媽不在家》在第50屆金馬獎榮獲最佳新導演獎。今年陳哲藝以其最新作品《熱帶雨》(Wet Season)入圍了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演員楊雁雁入圍最佳女主角、演員許家樂與楊世彬一同入圍最佳男配角等六項提名。

71755288_10157766829131180_9051389185407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TGHFF

其中《熱帶雨》的馬來西亞籍女主角楊雁雁是第50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得主,今年更上一層樓問鼎影后。值得一提的是,楊雁雁在陳哲藝上一部執導的《爸媽不在家》是飾演母親,當時在片中飾演她兒子的是許家樂。這一次楊雁雁與許家樂再次在陳哲藝的執導的《熱帶雨》中同台,楊雁雁在片中飾演一位婚姻、事業面臨挑戰的中學女教師,與飾演男學生的許家樂發展出充滿禁忌的師生關係。

繼陳哲藝在第50屆金馬獎入圍最佳新導演後,下一位來自東南亞的是馬來西亞籍的導演陳勝吉,他以《分貝人生》入圍第54屆最佳新導演獎。雖然當年陳勝吉與最佳新導演獎擦身而過,但同年他也以新劇本《風和日麗》獲得了2017金馬創投會議百萬首獎,未來其新作仍受矚目。

而與陳勝吉同樣畢業於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的馬來西亞導演廖克發,今年則以兩部作品入圍了金馬獎項,他所拍的《還有一些樹》入圍最佳紀錄片,以及與陳雪甄合導的首部劇情長片《菠蘿蜜》入圍了最佳新導演。

71943232_10157766827226180_3529471813090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TGHFF

廖克發亦是近年來在台灣備受矚目的導演,他2016的家族傳記式紀錄片《不即不離》獲得了新加坡國際電影節觀眾票選獎、入圍了2016釜山影展超廣角紀錄片競賽單元、2016台北電影節、2016高雄電影節等影展。《不即不離》是廖克發追尋其父親和身為馬共的曾祖父間父子關係的紀錄片,而這次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的《菠蘿蜜》,也是改編於廖克發的家族故事,其中台灣演員吳念軒在片中飾演來到台灣念大學的馬國僑生,與一名來自菲律賓的非法移工在台萌生戀情,由於該片有東南亞移工、僑生、外配新娘,還有東南亞各國語言,因此該片有豐富的東南亞特色。

至於《還有一些樹》,主要是講述1969年5月13日,發生於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的種族衝突後造成的「歷史傷口」的紀錄片,同時也探討馬國原住民在種族霸權、經濟發展下被邊緣化的困境。

其它入圍第56屆金馬獎各獎項的星馬電影人,還有新加坡導演楊修華所拍的移工題材電影《幻土》,該片共獲得了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原創音樂、最佳剪輯、最佳音效等四項提名。《幻土》講述兩位警察調查一名在新加坡填海工地工作的失聯中國籍勞工的故事,該片此前已在第71屆盧卡諾影展榮獲最佳影片金豹獎,以及在第29屆新加坡國際電影節中,打敗金馬最佳新導演畢贛的《地球最後的夜晚》,奪下最佳亞洲劇情片大獎。

其他馬來西亞電影人,還有黃志聰執導的《隱匿的方寸空間》(最佳動畫短片),以及林峻賢導演的《蒼天少年藍》(最佳劇情短片)。其中《蒼天少年藍》更是全片語言都以馬來語為主,由於導演林峻賢是馬國華裔,仍符合金馬獎的參賽規則,金馬獎可謂為區域的華裔電影創作人,無論電影作品語言為何,開拓了不一樣的爭鳴平台。

台灣與東南亞合拍電影成趨勢

值得關注的是,台灣與東南亞的電影製作公司、演員的合拍電影,也成了本屆金馬獎獨特的景象。

首先是《粽邪》導演廖士涵所執導的《樂園》,是一部改編自成功戒毒台灣更生人的真實故事,男主角是台灣演員王識賢,他在片中飾演一名不僅成功戒毒,而且還開辦農場協助想要戒毒的人或更生人重新尋找機會。

雖然《樂園》看似為一部相當「本土」的台灣電影,但實質上卻有不少東南亞元素,如出品方是來自總部設於新加坡的mm2 娛樂公司,馬來西亞籍男主角翁原腾憑《樂園》獲得2019年第22屆上海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本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提名,片中另一名男演員是馬來西亞藝人陳澤耀,陳澤耀也是陳勝吉《分貝人生》的男主角。而《樂園》的馬來西亞籍編劇梁秀紅在2017年以《盲口》入圍第54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

另一部電影受關注的合製電影則是改編自馬來西亞英文小說的《夕霧花園》(The Garden of Evening Mists),《夕霧花園》是由HBO Asia、馬來西亞國家電影發展局(FINAS)、Astro Shaw(馬來西亞)、以及 CJ Entertainment(韓國)共同合作的作品,並由台灣導演林書宇執導,英國影藝學院得獎編劇Richard Smith執筆,演員陣容方面,則集結了李心潔、張艾嘉、阿部寬等知名國際演員。

《夕霧花園》也獲選為本屆金馬國際影展閉幕片,同時也獲得9項金馬獎提名,包括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攝影、最佳剪輯、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最佳造型設計和最佳美術設計。其中女主角李心潔早在第39屆金馬獎以香港電影《見鬼》榮獲影后,如今已是三度獲得金馬獎提名最佳女主角,而《夕霧花園》更是她闊別影壇4年的復出之作。

72115575_10157766838006180_5029192384747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THGFF
阿部寬與李心潔在《夕霧花園》擔綱男女主角

《夕霧花園》是改編自馬來西亞檳城作家陳團英的著作,講述女主角張雲林(李心潔 飾)在二戰期間受盡折磨後,隱居於馬國金馬崙高原的茶園,並打造一座花園紀念過世的妹妹,因而與來自日本的園藝師中村有朋(阿部寬 飾)展開了段禁忌的愛戀。

東南亞導演不一定只能拍東南亞

最後,我們可以看到上述馬來西亞電影人中,不少人是有留學台灣背景的,他們的作品也是讓台灣觀眾看到東南亞的一扇窗。不過,也有的東南亞導演久居台灣後,其拍攝題材的視角已從東南亞擴展至台灣,無論是為撕下只能拍東南亞電影的標籤,或是為突破自我,他們的作品也得到了各方肯定。

其中蔡明亮可謂是第一代活躍於台灣影壇的馬來西亞籍導演。

雖然蔡明亮仍保有馬來西亞國籍,但其作品除《黑眼圈》外,其它作品題材早已和台灣緊緊相扣,而蔡明亮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作品《你的臉》,更是紀錄12位尋常台灣百姓的「臉」的作品。值得關注的是,與蔡明亮相互競逐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的,還有也同樣來自馬來西亞的廖克發,其入圍紀錄片作品為《還有一些樹》。.

最後,原籍緬甸的趙德胤今年以敘述演藝圈黑暗面的《灼人秘密》,共獲得了本屆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最佳攝影、最佳美術設計、最佳造型設計、最佳原創音樂、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最佳音效等八項提名。

《灼人秘密》是趙德胤拍了《冰毒》、《再見瓦城》等以緬甸為背景的電影後,首部非東南亞題材的商業類型電影,值得一提的是,《灼人秘密》也獲得來自馬來西亞的Jazzy Group of Companies 投資,該公司執行長吳佩玲也是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創辦人。

趙德胤曾獲得第53屆金馬獎「年度傑出電影工作者」獎,因此趙德胤能否以非東南亞題材的《灼人秘密》獲得本屆金馬獎大獎,也備受各方矚目。

69202283_10157766833366180_2126539132606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TGHFF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他們是推動馬台電影合作的愚人,在自由的土地說好馬來西亞的故事

金馬獎背後的黑馬:他們來自東南亞:

近年來不少東南亞華語電影在金馬獎獲得不俗的成績,而今年金馬獎因中國電影的缺席,更凸顯了東南亞華語電影的存在,他們的創作能力也獲得各界肯定。 另一方面,來自星馬的電影公司,在資金與技術方面與台灣的合作也成趨勢,如《夕霧花園》、《樂園》等東南亞與台灣團隊合作的電影,就獲得了第56屆金馬獎多項提名。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