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金馬獎背後的黑馬:他們來自東南亞

《灼人秘密》的伯樂: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創辦人吳佩玲

2019/11/20 , 評論
杜晉軒
Photo Credit:吳佩玲
杜晉軒
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不是中華民國騙你的「華僑」。 喜歡探討國家與個體之間的認同糾葛,而東南亞就是既複雜又有趣的觀察場域。

長期以來,談到馬來西亞的藝人,一般台灣人多會想到梁靜茹、光良、曹格、黃明志等歌手,他們在台灣的樂壇都有一席之地,那在電視、電影界的馬來西亞藝人呢?似乎少之又少。

實際上,馬來西亞的資本與台灣影視產業的關係,近年來已潤物細無聲地存在著,如入圍本屆金馬獎八項提名的《灼人秘密》,即是由馬來西亞的Jazzy Group of Companies(以下簡稱Jazzy Group)共同投資,該公司執行長吳佩玲也是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金環獎創辦人。

IMG-20170802-WA0239
Photo Credit:吳佩玲
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創辦人吳佩玲

從禮品包裝到電影製作

電話採訪吳佩玲女士的時候,她才剛從韓國釜山電影節回到吉隆坡,近20年來為推廣馬來西亞電影而到各國奔波,已是她工作的常態。

實際上,一開始吳佩玲所創辦的Jazzy Group是從事禮品包裝的OEM(代工生產,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的,後來她在SONY MUSIC任高層的好友建議下,1997年成立唱片宣傳公司,接下了港台歌手來馬國的唱片宣傳、演唱會項目,而王力宏、SHE、香港的Twins的在馬宣傳活動,就是由吳佩玲經手的。

由於Jazzy Group在大馬的多角化經營成績不錯,接著吳佩玲開始對國際市場有更多的嘗試,包括2014年起到美國、英國開發KPOP市場,帶韓國藝人在當地巡演。直到2017年,吳佩玲才成立爵士電影製作(Jazzy Picture),踏足國際電影市場。

這幾年爵士電影除引入香港電影在馬上映外,還投資了四部電影,包括三部馬來西亞電影《十字路口》(One Two Jaga)、《非常盜》(Fly by Night),以及一部製作中的馬來鬼片,而第四部就是台灣的《灼人秘密》。

由於《灼人秘密》題材涉及娛樂圈的黑暗面,片中的MeToo元素讓趙德胤導演在尋求投資上遇到了困難。吳佩玲表示,演員吳可熙是她好友,當吳可熙在2018來帶著劇本找她時,對女權題材有興趣的她就喜歡上了這劇本,也因是由趙德胤執導,而決定參與投資。

鏡周刊》報導,《灼人秘密》的資金來源比例中,公部門占了30%,趙德胤的岸上影像與緬甸蒙太奇公司佔40%,其餘的30%則由Jazzy Group與柯震東父親、柯義浤的禾豐九路娛樂公司投資。

雖然《灼人秘密》是台灣本土題材的作品,但吳佩玲認為劇本中的MeToo元素是具有普世性的。吳佩玲坦言,台灣整體環境對題材相對保守,仍有題材上的限制,而且最近台灣找資金非常難,使得台灣電影必須往外尋求投資。

聞天祥的建議,催生了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

提到為何舉辦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吳佩玲娓娓道來了當中這與台灣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的關係。

有一年吳佩玲認識了到馬國訪問的聞天祥,兩人在深談之下,聞天祥問她怎麼馬國的文化非常豐富,卻沒有電影節的市場呢?因此在聞天祥的建議下,吳佩玲從中得到了寶貴的意見,開始學習怎麼成立一個電影節。此外,釜山電影節創辦人金東虎也是吳佩玲的貴人,也給了她許多意見辦展的意見。

至今,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已舉辦了三年,參展的電影不只有中文電影,還有許多東南亞國家電影共同參與。吳佩玲說「希望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成為東南亞電影人的一個hubs,來分享他們的電影。」

吳佩玲的企圖心確實不止於辦電影節而已,未來還希望辦電影創投。

今年爵士電影製作帶著大馬、香港合拍電影《失踪》的劇本參加金馬創投會議。吳佩玲表示,爵士電影是有足夠資金去拍這部電影的,但她更希望透過金馬創投這平台,去尋求更多業界的合作機會,讓一部電影不止能夠在大馬和香港上映而已,而她也很高興《失踪》劇本入圍了金馬創投會議,無形中肯定了爵士電影對題材發掘的眼光。

對吳佩玲而言,參與金馬獎除了是尋求肯定,也是一種學習的過程。吳佩玲表示,確實有考慮過在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辦創投,但才舉辦三屆的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還很年輕,需要再多幾年時間吧。

DSC_6736
Photo Credit:Jazzy Group

期待馬來西亞電影明天會更好

馬來西亞中文電影產業的未來發展,與「台灣因素」有許多千絲萬縷的關係。

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舉辦的三年以來,每年電影節期間都有舉辦「台灣電影之夜」。吳佩玲表示,他們並非獨厚台灣,雖然曾詢問其他參展國家是否有意願辦相關的活動,但參展國礙於預算不足而作罷,而台灣文化部因積極推廣「新南向政策」,因此得以在電影節期間為台灣電影行銷。當然,台灣電影與馬來西亞的關係並不止於電影節而已。

吳佩玲提到,一直以來馬來西亞和台灣在電影產業有許多合作,包括馬來西亞電影團隊到台灣取景、進行電影後制,如聲音調試在台灣比較有水準,因此諸如《一路有你》、《輝煌年代》等馬來西亞熱賣的中文國片,就是由台灣音效大師杜篤之操刀的。

吳佩玲進一步指出,這兩三年馬來西亞的電影無論在製作水準、票房上,都有很大的進步了,這箇中原因與許多馬來西亞電影人才從台灣後回流有關。吳佩玲認為,可以說台灣為馬來西亞培養了很多電影人才。

最後,吳佩玲說她已從事這一行22年了,未來想做的是提拔更多導演,讓更多新人導演被看到,她相信擁有多元文化土壤的馬來西亞仍有很多機會。

「我想把馬來西亞和其他國家crossover做一些不同題材的電影,我覺得電影是很廣泛的東西,不一定是限制在本土,能讓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夠欣賞。」吳佩玲說。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中國片飛走進來多元的星馬電影,更彰顯了金馬獎的國際化

金馬獎背後的黑馬:他們來自東南亞:

近年來不少東南亞華語電影在金馬獎獲得不俗的成績,而今年金馬獎因中國電影的缺席,更凸顯了東南亞華語電影的存在,他們的創作能力也獲得各界肯定。 另一方面,來自星馬的電影公司,在資金與技術方面與台灣的合作也成趨勢,如《夕霧花園》、《樂園》等東南亞與台灣團隊合作的電影,就獲得了第56屆金馬獎多項提名。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