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金馬獎背後的黑馬:他們來自東南亞

驚鴻一瞥還是雨後春筍?馬來西亞中文電影受金馬獎肯定的愛與痛

2019/11/20 , 評論
郭朝河
Photo Credit:金馬影展 TGHFF
郭朝河
馬來西亞自由撰稿人,影評人與作家。

馬來西亞華語電影並非首次入圍金馬獎,但第56屆金馬獎對大馬華語電影業來說,卻是個劃時代的強力認證,因為本屆共有11位大馬籍電影人入圍13個項目。

無論在人數或入圍項目上,都打破大馬人入圍的單屆記錄。這個前所未有的局面,間接讓本屆金馬獎在大馬華人社會成了關注話題。

其中,由馬來西亞點時代Astro Shaw、HBO Asia、馬來西亞國家電影發展局(FINAS)以及韓國娛樂公司CJEntertainment 跨國聯合製作與發行、改編自大馬作家陳團英同名小說的《夕霧花園》表現最亮眼,共入圍金馬9個項目。其中,共有5個大馬人成功入圍演技類與技術類項目。

在這之前,與金馬獎有連接的大馬相關事物,幾乎都是建立在個體,而非作品。

其中,最為熟悉的當屬導演蔡明亮,他也憑《你的臉》入圍本屆金馬最佳紀錄片。今年62歲的蔡明亮自從到台灣留學後,就留在當地深耕拍片。首部劇情長片《青少年哪吒》就獲金馬獎5項提名,第二部長片《愛情萬歲》不僅再度入圍5項作品,甚至成功拿下最佳導演與最佳劇情片。

蔡明亮7度入圍金馬最佳導演,並二度掄元。只是他長期旅台,雖一度返回馬來西亞拍攝《黑眼圈》,但此片迴響不如其他電影來得大,所以對影迷來說,他身上的台灣色彩遠遠勝過大馬原鄉味。

台北電影獎 蔡明亮奪最佳紀錄片及最佳導演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19第21屆台北電影獎13日晚間頒獎,導演蔡明亮(左 )以電影「你的臉」拿下最佳紀錄片及最佳導演獎,參演演員李康生(右)同享喜悅。

另一名導演則是何蔚庭。現年48歲的他2010年曾以《台北星期天》拿下第47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去年也憑《幸福城市》入圍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男女配角與新演員4獎。只不過,拿著台灣資金拍片的他與蔡明亮一樣,常讓人忘了他原來與黃明志一樣來自大馬柔佛州麻坡。

電影幸福城市台北試映 劇組映後出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何蔚庭導演(左起)率演員石頭、李鴻其、丁寧出席電影「幸福城市」宣傳活動。

李心潔則是大家較耳熟能詳的大馬演員。歌手出身的她在樂壇發展平平,反倒憑著第四部作品《見鬼》,當年橫掃兩岸三地的影后講座。本屆是她第四次入圍金馬獎(之前兩度入圍女主角,一次女配角),而且是首次憑大馬地域性作品角逐,比起之前都是以港台作品參賽,這次入圍意義格外不同。

除了這些,若要再深入探討大馬人在金馬獎的入圍與得獎作品,可謂寥寥可數。

若向大馬人詢問,不少人可能會說出憑《爸媽不在家》獲得第50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的楊雁雁(當年入圍同個獎項的還包括另一名大馬小女孩李馨巧《激戰》)。不過,雖然楊雁雁拿著大馬護照,但《爸媽不在家》為新加坡導演陳哲藝執導的電影,而本屆她再度憑陳哲藝新片《熱帶雨》入圍影后(難得與同鄉的李心潔對決),加上長期定居在新加坡,難免讓人誤以為她是新加坡人。

_DSC0308
Photo Credit:杜晉軒
《熱帶雨》女主角楊雁雁與導演陳哲藝

至於曾憑藉大馬電影《Ola Bola》獲得第53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Arena Cahaya》的季小薇,也因曾被美國知名衝浪歌手傑克強森(jack johnson)發掘簽下,長期在美國發展,導致外界不會將季小薇與原生國籍有聯想。

若要推回上次大馬人入圍最多屆的金馬獎,就屬2017年第54屆金馬獎。當時,曾獲得金馬創投首獎的《分貝人生》獲得2項提名,包括最佳新導演陳勝吉,另一個則是入圍最佳攝影的台籍攝影師陳克勤;另外,目前旅台的梁秀紅執導的短片《盲口》則提名最佳劇情短片獎。

曾入圍金馬獎的大馬電影人還包括在2000年以《臥虎藏龍》入圍最佳女主角的楊紫瓊;2008年以新加坡電影《錢不夠用2》入圍最佳女配角的黎明;2014年以《自由人》入圍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的柯汶利(當年這部還入圍奧斯卡的最佳短片決選10強)等。

看回本屆金馬入圍名單,除了蔡明亮、李心潔與楊雁雁外,所有入圍者皆是首次入圍金馬獎。最令大馬人振奮的是,許多獎項都是首次入圍,而且全都是技術類,這意味著大馬不再僅靠輸出導演或演員才能與獎沾上邊,反而是技術執行也能獲得認證,反映出大馬電影工業人才培養的逐漸全面與成熟。

大馬中文電影的歷史

一直以來,大馬華人電影市場都受到好萊塢或香港片的壟斷,而他們看電影的品味大都停留在追求感官上的娛樂,尤其受到香港動作片、喜劇與鬼片的影響很深,只有這類電影與好萊塢電影才有機會破千萬令吉(約新台幣7400萬元)票房。嚴格來說,連敘事與技術相對成熟的中國與台灣片都幾乎很難在大馬市場討到便宜,更何況是大馬本土出產的中文電影。

大馬中文電影起步甚晚,第一部較有規模上映的電影為2006年張棟樑主演的《第三代》,惟當時評價與票房都不理想,讓大馬中文電影剛起步的希望蒙塵。直到2010年,阿牛自導自演,並找來李心潔、曹格、梁靜茹及品冠等歌手主演的《初戀紅豆冰》取得票房350萬令吉,同年周青元的賀歲檔處女作《大日子Woohoo! 》也大收420萬令吉,才讓中文電影發展見曙光。

到了2014年,周青元執導的賀歲檔電影《一路有你》掀起觀影熱潮,最終以1717萬令吉(約新台幣1.26億元)成為當年史上最賣座大馬電影冠軍,甚至還打破馬來電影票房紀錄,不僅讓大馬中文電影吐氣揚眉,還一度讓華人觀眾掀起支持國產中文電影的熱潮,並間接鼓勵許多電影公司成立投資拍片。

不過,由於大馬政府對中文電影並不像馬來語電影有特別補助或優惠,加上院線與發行商超高比例的抽成,讓不少中文電影為了顧慮回收成本考量,紛紛都瞄準投資獲利較高的賀歲電影。結果導致某年大馬出品的賀歲片曾高達7部,但在劇情上只追求歡樂與大團圓結局的制式拍攝,已讓每部賀歲電影近乎粗製濫造,也間接令大馬觀眾唾棄。

雖然在票房上,大馬中文電影這幾年都表現差強人意,但依舊有部分大馬電影人認真拍片,尤其曾在台灣唸書的「留台幫」表現最亮眼。

其中,陳勝吉曾憑藉《分貝人生》與《風和日麗》兩度獲得金馬創投百萬首獎,成為首位兩度獲得百萬首獎的導演。目前風和日麗在進行籌拍階段。

另外, 例如憑藉《菠蘿蜜》入圍本屆金馬最佳新導演的廖克發(《還有一些樹》也入圍最佳紀錄片),以及憑藉《蒼天少年藍》入圍最佳劇情短片的林峻賢,他們都與陳勝吉一樣,在台灣深造與生活一陣後,吸收當地的電影素養,再回到大馬發展的例子。

_DSC0332
Photo Credit:杜晉軒
憑《菠蘿蜜》入圍第56屆金馬最佳新導演的廖克發。

至於憑《隱匿的方寸空間》入圍最佳動畫的黃志聰,目前則暫留在台灣發展。而憑台馬合拍片《樂園》入圍最佳新人的原騰,也不諱言大馬發展空間有限,有機會的話希望能跨出國外,在中港台爭取更多表演機會。

這也意味著,大馬電影的創作與發展空間大都還是局限在現實壓力。只有700萬華人市場的規模,若不考量版權出售的利潤外,票房回收與成本承擔的對比壓力超高。根據業界人士透露,目前大馬電影業普遍投資額幾乎不超過200萬令吉(約新台幣1400萬元),在這種有限的預算下,難免也壓縮了電影技術人員的能力與熱誠。

因此,當遇到一部擁有龐大預算且史詩格局的合拍片《夕霧花園》,多名大馬臉孔的入圍,反映出大馬電影人欠缺的一直都不是技能,而是能展現的作品與舞台。

只是,大馬政府對中文電影的不友善,電檢局的把關尺度始終停留在上世紀的保守尺度,加上大馬院線對中文電影也無特別優待,因此這次金馬名單對大馬人來說,喜憂參半。

喜的固然是大馬電影人的能力獲得認證,憂的是在嚴酷大環境的考驗下,留在大馬本土的電影人會否漸漸消退熱誠,這屆成績成了歷史上曇花一現的美夢而已。

還是,有電影夢的大馬人,只能像蔡明亮那樣,到台灣長留才能真正圓夢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灼人秘密》的伯樂: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創辦人吳佩玲

金馬獎背後的黑馬:他們來自東南亞:

近年來不少東南亞華語電影在金馬獎獲得不俗的成績,而今年金馬獎因中國電影的缺席,更凸顯了東南亞華語電影的存在,他們的創作能力也獲得各界肯定。 另一方面,來自星馬的電影公司,在資金與技術方面與台灣的合作也成趨勢,如《夕霧花園》、《樂園》等東南亞與台灣團隊合作的電影,就獲得了第56屆金馬獎多項提名。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