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金馬獎背後的黑馬:他們來自東南亞

「熱帶雨」後的金馬獎,鼓舞馬來西亞華語電影的未來「陽光普照」

2019/11/25 , 評論
陳偉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陳偉光
馬來西亞資深劇場人,影痴與音樂發燒友,先後創辦《剃刀實驗劇場》和《戲劇家族》,發起《黃火》和經營檳城地下音樂基地Soundmaker。曾任職檳城光明日報副刊主任, 先後在光華日報、光明日報、星洲日報耕耘藝文專欄。近年來從劇場教學退休後,喜歡在社交媒體撰寫各類藝術評論。

《金馬獎》自1962年創辦以來,一直都是華語影壇的指標,同時也是全球歷史最悠久的華語電影獎。它面向全球華語電影,不局限國籍的包容性是其最珍貴之處,雖然今年面對中國大陸電影的缺席,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反而讓人看到了東南亞華人電影的潛能,尤其是馬來西亞,今年有11人獲得提名13個獎項,取得歷來最大的突破,並最終以楊雁雁封後、周麗明分享最佳造型設計、蔡明亮奪得最佳紀錄片寫下馬來西亞人最佳戰績。作為一個身在馬來西亞看熱鬧的行外人,沒辦法看到大部份得獎電影的情形下,只能聊聊金馬獎對馬來西亞華裔電影工作者的影響和啟發。

被看見很重要

無論得獎與否,只要能夠亮相金馬獎這個華語電影最大的平臺,就足以讓更多人看見馬來西亞中文電影的力量。不過嚴格來說,除了角逐最佳劇情短片的《蒼天少年藍》(Langit Budak Biru)是馬來西亞土產之外,其他獲得提名的電影都是國外資金與團隊合作的成果,真正被看見的其實是當中馬來西亞華裔電影工作者的實力。

比如,原騰憑《樂園》入圍最佳新演員,辛榮安、蘇文泰憑《夕霧花園》提名最佳原創配樂和剪輯,這些都是馬來西亞人破天荒的第一次。從幕前到幕後,馬來西亞中文電影都不乏人才,缺的只是被大眾看見的平臺,而金馬獎正是最佳管道,能夠被提名已經是實力上的肯定,增強信心之余,繼而開拓個人事業的版圖。

像這次馬來西亞幫參與頒獎禮的人數創新高,本身就已經是一個激勵人心的現象,讓彼此不再感覺孤身作戰,這是最積極的影響。只有在未來不斷增加參與度,才能真正形成一股不容忽視的勢力,問鼎更多獎項只是時間問題。你在國內再怎樣呼風喚雨,如果走不出去,始終無法發揮更大的影響力,金馬獎絕對是一個跳板,給有實力有準備的中文電影人一個得到注目、發光發熱的機會。

林書宇開拍夕霧花園  卡司集結李心潔阿部寬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夕霧花園》劇組合影。
更堅定的身份認同

有關注金馬獎的朋友不難發現,很多被提名的馬來西亞電影人都有負笈臺灣的背景,他們當中有些繼續留在當地發展,有些回流馬來西亞,但不管怎樣,他們在情感上始終與馬來西亞這片土地無法切割。

如同旅居臺灣11年的廖克發,一連幾部長片或短片,都離不開馬來西亞人視為禁忌的五一三事件,他在訪問中提及人在異鄉才更加意識到自己的身份,更需要用電影去挖掘自己的身份認同。廖克發今年分別憑長片《菠蘿蜜》入圍最佳新導演,《還有一些樹》獲提名最佳紀錄片,前者提到馬來西亞共產黨,後者涉及五一三,都是他反思馬來西亞本土課題的作品,臺灣給了他拍電影的養份,馬來西亞提供他創作電影的素材。

同樣在臺灣修讀電影,生活12年的林峻賢是我認識的回流電影人,他不止一次表示自己是因為無法對臺灣的社會課題產生共鳴,這才回馬發展,四年間所拍攝的兩部短片都在探討本土比較敏感的宗教與同志課題,強烈的社會氛圍激發了他的創作靈感,這是他生於斯長於斯的感情。

林峻賢憑《蒼天少年藍》入圍最佳劇情短片,內容通過宗教學校的霸淩事件,折射穆斯林社會在同志議題的態度。回到馬來西亞,他不再是社會課題的旁觀者,而是用電影鏡頭表達看法的參與者。在臺灣多年的異鄉人身份,讓他更堅定去探索馬來西亞人的身份認同。

更大膽挑戰題材

金馬獎評審對各種電影議題的包容,激發了各地華語電影人的勇氣,今年臺灣電影的多元開放有目共睹,連向來民風保守的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電影也大膽碰觸在國內被視為敏感禁忌的題材。

廖克發和林峻賢的作品至今都難以接觸到馬來西亞普羅大眾,涉及師生戀的《熱帶雨》和填海移工實況的《幻土》同樣在新加坡引起不少爭議,但因為金馬獎提供了放映平臺,在獲得國際肯定後,轉而衝擊母國本土的輿論,引起更多國人的關注。所以說,一個頒獎禮不僅讓那些被排斥的非主流電影得到公平的對待,也鼓勵了往後華語電影人拋開創作包袱,更直接地拍攝與國人息息相關的課題。

我希望來自馬來西亞的華語電影人以本屆的突破作為轉捩點,開發更多屬於本土精神面貌的題材,直視歷史和社會,拍出屬於自己的《返校》和《陽光普照》。在連舉行電影放映會都不自由的馬來西亞,唯有提高整體社會對電影的醒覺,才有可能改善華語電影的質與量,向其他區域看齊。

_DSC0380
Photo Credit:杜晉軒
新加坡電影《熱帶雨》導演陳哲藝、主要演員楊世彬(左一)、新科影后楊雁雁(右二)、許家樂(右一)合影。
融資交流再提升

此外,金馬獎除了是一個盛大的頒獎禮,同時也是華語電影人的交流平臺,每年的金馬國際影展選片不僅讓人大開眼界,金馬創投會議也讓各地電影人尋找融資的機會,金馬電影學院更為各地栽培了不少電影新銳,這些場外活動才真正彰顯了金馬獎的地位。

馬來西亞導演陳勝吉就是獲得金馬創投的百萬首獎後才拍出《分貝人生》,第二部作品《風和日麗》也在金馬創投的護航下開拍。而今年獲得九項提名的史詩電影《夕霧花園》雖然是馬來西亞資金開拍,但卻找了臺灣導演林書宇執導,讓他帶領馬來西亞團隊展開跨國合作,一舉讓多位馬來西亞電影人首次提名金馬獎。而獲得8項提名的《灼人秘密》也有馬來西亞資金的參與,這些都是馬來西亞中文電影應該把握的機緣,在合作中提升本身的實力,爭取國際上的認同。

打開知名度

知名度被打開,就是參與金馬獎最立竿見影的效果,很多電影工作者默默耕耘多年卻無人問津,一旦被提名甚至獲獎,即刻廣為人知。

今年沒有獲獎的新演員原騰、新導演廖克發、拍短片的林峻賢、拍動畫的黃志聰,做電影配樂的辛榮安、剪輯師蘇文泰、美術設計林慶順都是原本在馬來西亞沒有多少人認識的名字,卻因為金馬獎而上了不少媒體的報導,提高了本身的知名度。

來自馬來西亞的影后楊雁雁則是更上一層樓,得獎後相信有更多演出機會找上她,她就是很多馬來西亞中文電影演員奮鬥的目標,這次得獎證明了即使身在華語電影邊緣的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只要你有實力,同樣可以和核心區的同行平起平坐。

周麗明奪得最佳造型設計,更加證明馬來西亞電影圈的幕後精英同樣達到國際水準,不再只是一味靠蔡明亮、李心潔撐場面。

最後,希望投資者和本國的政府單位可以看見馬來西亞華語電影工作者的能耐,多給一點實質的支持,讓馬來西亞在華語電影圈佔有一席之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金馬獎背後的黑馬:他們來自東南亞:

近年來不少東南亞華語電影在金馬獎獲得不俗的成績,而今年金馬獎因中國電影的缺席,更凸顯了東南亞華語電影的存在,他們的創作能力也獲得各界肯定。 另一方面,來自星馬的電影公司,在資金與技術方面與台灣的合作也成趨勢,如《夕霧花園》、《樂園》等東南亞與台灣團隊合作的電影,就獲得了第56屆金馬獎多項提名。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