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六四30週年:天安門鮮血帶給共產世界的勇氣

六四30年過去,走出鐵幕的中東歐卻陷入「慢性民主衰退」

2019/06/04 , 評論
張福昌
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天鵝絨革命,民眾拿起史達林雕像要求民主化|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張福昌
德國科隆大學政治學博士,現任教於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留學德國近12年,專攻歐盟外交安全政策、歐盟政治制度與國際安全議題,代表著作《歐盟司法與內政合作:反恐議題解析》、《邁向歐洲聯盟之路》與《Autonomie und Allianz: EU statt NATO für die Europäische Sicherheit?》。周遊歐洲二十餘國,熱愛歐洲古典音樂、德國啤酒、法國可頌、英國下午茶、義大利Gnocchi、奧地利Mozart-Kugel、西班牙Tapas、瑞典Fika文化、挪威Sámi文化……平常喜歡沈思、寫作、閱讀與旅遊,希望台灣社會能多ㄧ點歐洲新元素。

在哈佛大學教授杭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的眼裡,第三波民主化運動(1974-1989)起自於西班牙和葡萄牙,向西傳播,經過西葡兩國的中南美洲殖民地(巴西、阿根廷、智利等),再到東亞(台灣、南韓、菲律賓等),最後來到中東歐國家。當時的中東歐六國(東德、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在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所倡導的「辛納屈主義」(Sinatra Doctrine) 下選擇自己的路,步上民主化的道路。

算一算時間,今(2019)年剛好是中東歐民主化30週年,在這段期間,東德和西德在1990年和平統一成為「德國」;而捷克斯洛伐克則在1993年和平分家,成為「捷克」和「斯洛伐克」兩個國家。因此,本文要觀察的「中東歐國家」是指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等六個國家。

中東歐國家的民主發展差強人意

探討一個國家的民主發展,不外乎要觀察該國政權是否從威權轉向民主、選舉程序是否公開透明、政府是否清廉、政府運作是否依循制度等。對此,英國「經濟學人資訊部」(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EIU)自2006年起,每年針對全球167個國家之政治多元性、政治參與、政治文化、政府運作與公民自由等發展程度所做的「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評估報告,正好可以用來解構中東歐國家的民主發展狀況,其中有兩個點值得一提。

(一)中東歐六國的「民主指數」差距甚大:捷克的民主程度在中東歐六國中始終位居首位,最好的成績是2010年和2011年世界排名第16,然2018年卻掉到34名;而羅馬尼亞的民主表現最差,2018年世界排名第66,與捷克的第34名相比足足差距32名。

(二)除保加利亞之外(從2008年的第52名上升到2018年的46名,進步6名),其他五國的民主排名皆不升反降:首先,匈牙利、羅馬尼亞、捷克的排名起伏超過十名(匈牙利在2006年排名38,2018年卻掉到57,下滑19名;羅馬尼亞與捷克則下滑16名);其次,波蘭與斯洛伐克兩國的排名波動則在十名之內(波蘭跌了8名,斯洛伐克3名)。(請參見〈表一〉)

  • 〈表一〉中東歐國家「民主指數」排名表
中東歐國家「民主指數」排名表
*2007與2009年未出版年度報告(n.a. = not available)。
資料來源:作者自製,資料參考自: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Democracy Index 2006-2018, available from: https://www.eiu.com/topic/democracy-index. (Accessed 31.05.2019)|Photo Credit: 張福昌提供
中東歐國家的新聞自由環境每況愈下

第二個可以用來評估一個國家民主發展程度的指標是「新聞自由程度」。

悉知,媒體與政治是共生體,兩者相互創造議題、相互監督與相互影響。通常「民主與新聞自由程度是一組正比關係,也就是,越民主的國家新聞自由的程度越高,反之亦然。」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RSF)自2002年起,每年針對全球180個國家之新聞自由程度進行調查,其出版之「世界新聞自由指數」(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已經成為評估新聞自由程度的重要指標;基本上,無國界記者用來評估各國新聞自由程度的依據主要是政府的媒體政策、政府與媒體的關係、媒體公司經營權的規定、媒體資金的來源、對新聞記者的保護等。根據〈表二〉,中東歐國家新聞自由的表現可以歸納出以下兩個特點。

  • 〈表二〉中東歐國家「新聞自由指數」排名表
中東歐國家「新聞自由指數」排名表
*2004年斯洛伐克與丹麥、芬蘭、冰島、荷蘭、挪威、瑞士等6國並列第一。
資料來源:作者自製,資料參考自: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 2002-2019, available from: https://rsf.org/en/ranking. (Accessed 31.05.2019)|Photo Credit: 張福昌提供

第一,斯洛伐克的「新聞自由指數」位居中東歐六國之首,保加利亞敬陪末座:在新聞自由的表現上,斯洛伐克的表現是特別亮眼,2004年斯洛伐克竟然創造了與丹麥、芬蘭、冰島、荷蘭、挪威、瑞士等6國並列第一的紀錄,實屬難得;但是後來的發展就差強人意了,2018年斯洛伐克的「新聞自由指數」排名嚴重下滑到第35名,令人感到驚訝;然而,雖然成績變差但在中東歐六國中,斯洛伐克還是以第35名的成績保住冠軍位子。而保加利亞的新聞媒體環境就相當糟糕了,在2002年時保加利亞的「新聞自由指數」還排在第38名,大概是全球180個國家中前五分之一的位子,成績相當不錯;但是,之後卻像溜滑梯一樣,一路往下滑,自2014年起排名還跌倒100名之外,2018年和2019年最慘,排在第111名的位子,這應該和保加利亞總理鮑里索夫(Boyko Borisov)的不友善媒體政策,以及2018年10月電視台記者莫里諾娃(Viktoria Marinova)遇害事件有很大關係。

第二,中東歐六國「新聞自由指數」出現普遍下滑現象:我們可以將此六國的波動狀況分為三類來做說明:

(一)捷克從2002年的第41名上升到2019年的第40名,勉強可以說「有進步」,但實際上捷克在「新聞自由指數」的表現也是惡化得很厲害,譬如說,2006年捷克還排名世界第5名,之後逐年降到2019年的第40名,所以嚴格來講,捷克也應該算是「新聞自由指數」普遍下滑這一類。

(二)保加利亞、匈牙利、波蘭與斯洛伐克的跌幅都相當驚人:首先,保加利亞的跌幅最深,從2002年的第38名掉到2019年的第111名,慘跌73名;其次,匈牙利則是從2002年的第24名掉到2019年的第87名,下跌63名;再者,波蘭在2002年的世界排名是第29名,但2019年卻降為第59名,退步了30名;最後,斯洛伐克則由2003年的第12名下降到2019年的第35名,倒退了23名。

(三)羅馬尼亞是相對較穩定發展的國家,2002年的世界排名是第45名,2019年的第47名,微跌2名,期間雖有波動,但大多維持在四、五十名的位置。

中東歐國家「慢性民主衰退」的隱憂

根據上面的分析,我們必須很遺憾地說「中東歐國家的民主化並沒有隨著經濟成長而進步」,相反地,中東歐國家在經濟逐漸穩定、工業逐漸發達之後,卻未同時兼顧民主與新聞自由環境的發展,使得中東歐六國的民主形象受到損傷。基本上,我們觀察到這30年來,中東歐國家的民主與新聞媒體環境是逐漸地、緩慢地惡質發展,因此我們把這種現象稱之為「慢性民主衰退」,而其導因可以歸納為以下三種:

(一)中東歐政府普遍有反民主、反新聞自由的政策思維,導致民主與新聞媒體環境逐漸惡化:過去幾年來,中東歐的政治生態出現向右傾現象,極右派、民粹與民族主義政府佔據中東歐政治版圖,對民主價值的維護與新聞自由的發展造成挑戰。例如:波蘭政黨「法律與公正」(Law and Justice;PiS)執政後,逐漸將新聞媒體國有化,並且推行限制法院功能的不當司法改革,讓波蘭民主亮起紅燈;而匈牙利奧班(Viktor Orbán)政府的極右派作風,不僅排外、反歐盟,而且也將政府的手伸入新聞行業,控制了八成左右的匈牙利媒體,展現十足的威權統治架勢;而斯洛伐克「庫奇亞克(Ján Kuciak)謀殺事件」更讓新聞專業人員感到寒心,那些認真報導政府弊案、勇敢說出事實真相的記者們,卻沒有受到生命財產的保護,斯洛伐克政府的黑箱作業與貪腐成風,不僅犧牲了新聞記者的生命,同時也讓斯洛伐克的民主發展陷入困境。

(二)保加利亞現象值得擔憂:作者於前文述及「民主與新聞自由程度是一組正比關係,也就是,越民主的國家新聞自由的程度越高,反之亦然」,但這個通則卻被保加利亞打破。根據〈表一〉和〈表二〉,保加利亞的「民主指數」上揚,但「新聞自由指數」卻下降,這種特殊的「保加利亞現象」是研究「民主」與「媒體」關係的良好素材。悉知,民主國家最標榜的就是程序合法,因此在政治運作過程中,政府只要依照規定的程序辦事,基本上就沒有問題。保加利亞總理鮑里索夫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老政治人物,相當熟悉政治操作技巧,他一方面,表示遵照「財政補貼政策」給予新聞媒體補助,以形塑「民主」形象;但另一方面,則是暗地操盤,只選擇性地對友好政府的媒體進行補貼,進而達到控制媒體的目的。保加利亞就是在這種人為操縱的環境下,空有民主之名,而無新聞自由之實。

(三)歐盟民主與新聞自由制度對中東歐國家的規範力遭到質疑:中東歐六國分別在2004年(波蘭、捷克、斯洛伐克與匈牙利)與2007年(保加利亞與羅馬尼亞)加入歐盟,根據歐盟條約的規定,所有歐盟會員國必須遵守與保護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歐洲價值。但是,從〈表一〉和〈表二〉的統計數字來看,歐盟的領導地位是乎受到嚴重挑戰。實際上,中東歐國家成為歐盟會員國後其「民主指數」的評比皆不盡理想,除了保加利亞有些微進步外,其他五個中東歐國家的「民主指數」皆明顯下滑。而「新聞自由指數」的表現更是全面暴跌。

由此可見,歐盟在「民主」與「新聞自由」上還不能夠構成一個水準一致的整體,會員國間的差距仍然很大。就這樣的發展結果來看,歐盟制度對會員國的規範力似乎稍嫌不足,未來要如何提振歐盟的領導能力,以讓中東歐會員國或歐盟整體更加民主開放是一個刻不容緩的課題。

專題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親華情結、樂觀主義——如何理解美國的六四政策?

六四30週年:天安門鮮血帶給共產世界的勇氣:

從東歐民主化走向蘇聯解體的原因很多,且看似與遙遠的中國毫無關係。但六四事件的震撼,卻催生東歐人民力抗共產政權的勇氣,其中東德倒台前夕的萊比錫大遊行中,民眾所高呼的口號最具代表性:「記得天安門!」東德當局曾以這句話警告民眾,遊行抗議可能會遭到血腥鎮壓,但民眾也以這句話回應政府,粉碎當局的鎮壓企圖,終使柏林圍牆倒下。六四事件爆發的時間點,是共產世界土崩瓦解的指標,對中國、東歐、蘇聯與美國,都有不同的歷史意義。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