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6第十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林婉玉《台北抽搐》翻閱人間音樂百科黑狼黃大旺

2016/05/06 ,

評論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Photo Credit:TIDF提供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成立於1998年,兩年舉辦一次,每屆歷時十天,選映來自全世界近140部紀錄片,並規劃專業競賽、論壇、工作坊,吸引來自國內外三萬以上的觀影人次,是亞洲最具規模、也備受期待的紀錄片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支片有一個意圖是,跟著黃大旺去看這個城市的邊緣。我覺得那些都呼應我的想法、他的生命狀態,像是我們要去哪裡、想講什麼,只是我沒有很直白的在片子裡說。

採訪、撰稿:游家榕、李旻、林芳如

「你要去哪裡?總有一天會回到那裡去。」站在廢墟中的黃大旺,輕聲地對手裡的娃娃說著。鏡頭中的大旺在廢墟中四處張望,彷彿也在為自己找尋一個出口。

黃大旺、黑狼、聲音藝術家,以獨特的即興演奏、電子噪音與黑狼那卡西說唱秀聞名。舞台上的黃大旺才華洋溢,卻自認是人生失敗組,難以被社會大眾接受。處在社會邊緣的他,常常藉著改編歌曲對台灣社會發出怒吼,也自我嘲諷,但一首首聲嘶力竭的創作與歌曲,卻讓人們從中紓解焦慮,重新獲得能量。

林婉玉導演的作品《台北抽搐》,除了記錄黃大旺獨具魅力的表演風格,更貼近觀察他與社會微妙卻緊密的關係;導演透過一顆顆精準且優美的鏡頭,勾勒出黃大旺的生活樣貌,讓觀眾隨著鏡頭前一段段真實的赤裸告白,緩緩進入黃大旺豐富卻敏感的思緒裡。

TIDF採訪林婉玉導演從發掘題材到拍攝的心路歷程,以及與黃大旺的相處過程,以下為訪談紀要。

《台北抽搐》導演林婉玉。Photo Credit:TIDF提供

《台北抽搐》導演林婉玉。Photo Credit:TIDF提供

Q:如何發掘這個題材的?

我長期都有關心聲音藝術的表演,剛好2011至2012年做了很多這方面的紀錄,也在這段期間認識大旺。原本沒想要拍他的紀錄片,但可能是在他的表演上有看到感動的地方,才決定拍攝。

我覺得有趣的地方在於,大旺的台上演出常串聯當時社會事件或自己對社會的觀察、對社會的嘲諷。而舞台下的他,就是平常的他。他的故事放在日常生活中,大家會覺得這個人怪怪的,但當他在站在舞台上的時候,一切都變得很合理,他很開心,觀眾也很開心。但是在這些開心之中,還是有悲傷的東西,有他的自嘲,和對這個社會的憤怒。所以我發現我透過他,可以有一些我講故事的方式。

像大旺這群藝術類型的人,屬於比較小眾的表演方式,而我在紀錄片界也算是處在邊緣。在拍攝的那段時期,我常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所以特別想拍出大旺的這種心情。

Q:決定要拍的時候,想要呈現的哪一面向的黃大旺?

大旺是個嚴肅的創作者,並不是毫無思考地表演,所以他也會因為對自己不滿意,而感到焦慮,和日常生活的他還是會有差距。

我跟大旺的關係也奠基在我的個性跟他的個性上,他表現給我的樣子,有些只有我看得到,但也有很多部分我看不到。不過,這也無法避免,導演有觀點是一回事,但我的個性也會影響他面對我的方式,我覺得這些都存在,所以我也特別選了某一塊的大旺來討論。

Photo Credit:TIDF提供

Photo Credit:TIDF提供

大旺的個性善良,沒有猜忌的心。也因為他的個性,他很難隱藏自己的秘密,我覺得這也是大家很喜歡他的原因。另外,我也想認真地了解他,所以並不會把他所有的表達視為理所當然。

我跟他的對話也都剪進去,如果聽不懂我會直接再問他。我把我的聲音剪進去,保留後會發現他說的某些話不是很清楚,如果我不把那些斷裂的感覺放回來,大家或許會以為黃大旺不是一個邏輯清晰的人,其實他的邏輯很清晰,只是不容易在我們習慣的方式表達。

Q:這是妳的第一部作品,怎麼架構整個故事的?

算是清楚要拍什麼,有些畫面很難拍到。比如說要和他做即興互動,拍攝的方式很早就確定,但我很難掌控他的狀態,所以我設定好要拍的東西通常拍不到。

我常請他即興,我不知道他要講什麼故事,但很多接近他內心世界的東西,要慢慢等待才會出現。其中有一幕,他從家裡廁所之後倒在地上,我知道他在演,因為他常說自己會死於非命,他倒在地上非常久,我知道他在等我喊停,但我就是故意不喊,後來他就爬起來走進房間門口,說:「差不多是這樣。」這一幕對我來說是一些暗示,好像他的人生就是要回到他的房間。

用訪談來呈現大旺並不合適,也因為他常常神來一筆,突然冒出一句非常有道理的話,所以過程中我會盡可能創造一些情境,甚至是等待,讓一些他無法預期的事情出現。我有幾個方法,可能先跟他耗個四小時,最後兩小時他已經累了,已經忘記他要很努力讓我拍攝,他就會更直覺地做一些反應,或是他前一天睡很少,隔天我拍他就會覺得狀況不錯。

很多都是這種些微的心理戰,也是默契,在他表演完之後,我還是要拍他脫離表演的時刻。

Q:關於攝影方面的視覺和影像設計,在拍攝前有明確的想法嗎?

算是有先想好吧。有一個基本的想法是:大旺相關的創作產量不少,所以沿用他生產的東西是很合理的,不管是他的漫畫或是他片名的字體,有些東西是我設計然後請他跟我一起做。對於拍的方式,可能是我的本能,我長期在拍這些東西,所以我有我自己的美學判斷,或是我和他相處,我看他的方式,有些我也沒有意識到。

Photo Credit:TIDF提供

Photo Credit:TIDF提供

如果要說創作,都是在宣洩心中的想法。以這個片子來說,我當初的想法是大旺講自己的故事,但透過他的表達會發現很多其他的事,大旺像是一個中介,他對很多的事情感興趣、關心,透過他的詮釋跟表達,不只看到他講自己的生活處境,同時對於比較邊緣處境的人事物、空間,我想要透過他,讓觀眾有機會看到這些事。

Q:影片中有滿多表演片段,比如他有時候會在黑暗中單腳站立,這些是否有特別要傳達的意思?

那是在台北忠孝橋旁的西寧大樓,剛建好那幾年似乎是非常新潮的房子,現在則成了邊緣。現場的空間很暗,就像舞台,他的表演是神來一筆,事先想都沒想過,環境的氛圍也和他有一些連結。

其實這支片有一個意圖是,跟著黃大旺去看這個城市的邊緣。可能是位置很邊緣,像華光社區因為被迫拆遷,所以處境很邊緣;或是在那裡的人生活方式比較邊緣。我覺得那些都呼應我的想法、他的生命狀態,像是我們要去哪裡、想講什麼,只是我沒有很直白的在片子裡說。

《台北抽搐》將於第十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中放映,詳細資訊如下:

《台北抽搐》TPE-Tics
林婉玉Jessica Wan-yu LIN
2015 /台灣 / 68min / 彩色 / DCP

「把自己不如人的東西,當成一種反擊的工具。」聲音藝術家黃大旺,又名黑狼,人稱「人間音樂活百科」,他的演出形式包含即興演奏與電子噪音。舞台上的他變化多端,但他卻自認是人生失敗組,舞台下的他在城市穿梭遊走,生命與創作緊密連結,從聲音到身體,從臥室到廢墟,從表演到日常,從罕病到價值。

2016/05/06 13:20-14:30 華山A2廳(導演映後座談)
2016/05/09 11:00-12:10 華山A2廳(導演映後座談)

延伸閱讀

黑狼夢幻騎士那卡西:專訪黑狼黃大旺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黃亞歷《日曜日式散步者》風車詩社的幻夢歷史



2016第十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兩年一次的紀錄片盛會-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在2016年邁入第十屆了。作為亞洲重要的紀錄片盛事,TIDF期許自己在形塑獨立視野的同時,也能同理觀眾的需要;在與世界對話之際,兼具與在地的連結。而關鍵評論網也很高興能與策展單位合作,記錄並刊登本屆影展重要的評論。希望藉著這樣的專題,能讓各位更加認識紀錄片的世界,回應策展單位「與世界對話,與在地連結」的使命。

看完整特別報導